【01專訪】荷蘭敘國餐館常滿座 美味秘密:有心人善意拼難民期盼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這間位於烏德勒茲(Utrecht)一處街角的餐館,門面看來與其他中高檔的西餐廰無異,牆子都是白色,鮮黃的天花、椅子、鮮花與瓷磚,以及盆栽不經意地為這片純白空間點綴,添上生氣。這裏星期一至星期日晚上,訂座都是早早爆滿。

在荷蘭大選前,我們採訪了Syr的故事。

敘利亞菜式是以小碟奉上,客人在一餐享用多款食物。(Syr提供)

乳酪汁嫩羊肉,辣肉碎敘利亞烤餅,韃靼鯖魚,手撕雞漢堡,都是今期餐牌上的美食,來一杯gin tonic也許最教女士驚喜,番石榴籽與薄荷葉,紅紅綠綠的在酒杯裏浮沉。印象中,在歐洲的中東菜式總不外乎土耳其烤肉、卡巴與咸乳酪,Syr的敘利亞菜或者對不少歐洲人來說,口味新穎之餘,更超越了大眾對中東菜一般認知,原來可以來得這樣優雅別緻。不過食客來享受美食之餘,背後還有更大的意義。

「一流的概念,食物美味,健康!絕佳又友善的服務,最重要的是物超所值。我們一定會再來光顧。」食客Ozgur給Syr一個五星評價,對整個用餐體驗讚不絕口,也希望大家來這間以社會企業餐廳,支持這個初到烏德勒茲展開新生的社群。Syr的代表Anne Kwakkenbos向《香港01》記者透露:「反應很棒!我們有很多熟客,他們都很喜歡我們的慨念。」

餐廳的員工都是敘利亞或阿富汗來的難民。(Syr提供)

荷蘭現有大約47,500名難民,當中不少來自敘利亞。Syr顧名思義是敘利亞英文“Syria”串法的頭三個字母,創辧團隊是一群荷蘭的年輕人,包括金髲碧眼的Anne,眼見敘利亞難民潮在歐洲社會惹起辯論,萌生起協助難民的念頭。他們深信着荷蘭社會上其實有眾多有心人,渴望幫助這些難民,因而想到以眾籌方式開辦一間餐廳,讓初來報到的難民透過工作,較易投入社會。眾籌網頁在2016年2月開設以後,在短短三個星期已籌得多達16萬(逾130萬港元),投資者足足有500人,還有70名義工願意前來協助。Anne還說,Syr的團隊本身來自烏德勒茲,大多捐助都是來自烏德勒茲,所以與社區的聯繫也較緊密。

+2
+2
+2

   開辦語言cafe與故事之夜 

Syr團隊,透過政府接觸一些正在尋找工作的難民,他們大多是到達荷蘭不久的敘利亞或阿富汗人,從廚師,侍應,以至公關及設計等後勤應都是他們的職責。餐廳終在去年6月底開業。Syr開業當日讓Anne感受最深,即使下着雨,但前來到賀的人卻很多。

自一開始,22歲的馬哈茂德(Mahmoud)已是Syr廚房裏「伙頭將軍」,在廚房裏扭開音樂,便著手準備他今天的料理。暖乳酪(Shakriya)是敘利亞傳統菜式,通常以羊肉等入饌,馬哈茂德把乳酪下鍋,再準備煙燻青麥粒。「在大馬士革時,我在一間曲奇廠打工。在Syr工作最大優點是什麼?當然是我們的團隊。」來荷蘭已兩年的他又指,這段時間跟大家相處學習了很多,認識了很多新朋友。他們在設計菜式方面,還會在傳統敘利亞菜式之上加入西餐元素,以象徵兩種文化可美妙融和,寄語的當然還包括他們在荷蘭的生活。

  「不要視我為難民」

Syr今年起定期舉辦「故事之夜」及「語言cafe」活動,前者是以分享會形式,讓難民分享自己的經歷,後者則是阿拉伯語及荷蘭語的互動學習班,反應相當踴躍。早前一次「故事之夜」活動上,馬哈茂德以荷蘭語訴說自己的故事,他憶述自己第一次聽見荷蘭語時,以為自己永遠也無法學得懂,但現在已說得頗流暢。有聽眾問他,荷蘭人該怎樣支持他們?他不假思索便說:「把我視作人,而不是難民。」

綜觀近日荷蘭大選的報道,圍繞的都是反移民聲音如何高漲,Syr的故事卻提醒我們,在荷蘭這個自由之國,仍有不少人樂於包容世界上受到迫害的一群,願意借出耳朵聆聽難民的心底話,了解及欣賞他們的文化。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