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約旦王后走出童話世界 做個敢於挑戰的在職媽媽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白天她是職業女性,晚上她是賢妻良母,約旦王后拉尼亞(Queen Rania)與不少現代女性一樣,也是需要兼顧家庭與事業的在職媽媽,自言是「一個媽媽、一個妻子,有份很不錯的工作」。

拉尼亞的父母是巴勒斯坦人,1948年以色列立國後成為難民,拉尼亞則在科威特出生,後來又因1990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舉家逃難到約旦。有這樣背景的一個女孩,突然嫁入王室,簡直就是《灰姑娘》的現實版。然而對於她來說,成為王后不像童話故事,不是嫁給國王後養尊處優;王后更是一個職業,「王后不代表我,王后只是我做的事。」

拉尼亞去年4月到訪希臘難民營,探望來自阿富汗的難民。(Getty Images)

這位約旦王后,打破了俗世對她的想象框架。王室總予人高高在上的感覺,即使是在資源比較貧乏的約旦,王室成員也是受萬人景仰的。不過地位崇高不代表離地,拉尼亞就是約旦王室的「貼地」代表。這位王后出巡要親自駕駛,「我常常這樣做,我不感到危險,反而覺得被家人和朋友包圍……感覺很親密。」一名老人衝到馬路上,原來是想請她喝杯咖啡,她停下車打開車窗,拿着杯子與老人對飲談天,喝完交低杯子又再繼續行程,整個過程就如與鄉里打了個招呼。

  親自接送子女 常與民眾接觸

民眾夾道歡迎,有人上前希望接觸到王后,熱情的甚至衝上前擁抱她,有人向她遞出寫上訴求的紙條,保鑣的阻隔似有還無,拉尼亞也來者不拒,一一微笑回應。拉尼亞說,這是與國民接觸很重要的一環,可了解到國民的生活情況。

與一般在職媽媽一樣,拉尼亞在孩子年幼時,也會去接他們放學。她向老師查詢孩子在學時的狀況,放學又與他們玩遊戲。她說:「我希望他們感到我與其他媽媽一樣,我也在他們的生活中,我關心,也知道發生什麼事。」

貴為王后卻沒有架子,全因她的平凡背景。「我在一個非常平凡的平民家庭,做一般人做的事,看電影、做運動、去餐廳,認識不同的朋友,與不同的朋友相處,我很高興我這麼做了。我的父母向我們幾個兄弟姐妹灌輸勤勞工作是成功的方法。」

讀大學時的拉尼亞修讀商業,夢想是成為企業的行政總裁,她也以為自己必然會加入商界,或者成立自己的公司;畢業後她曾在花旗銀行及蘋果任營銷工作。聽來與一般女孩分別不大,亦成就了她這麼實際的一個女孩,即使成為了王后,她還是保持實事求是的性格。

拉尼亞與丈夫及子女一家合照。(Queen Rania)

  走到「幕前」 宣揚丈夫政治理念

傳統上國家元首夫人都是躲在丈夫後面,專心慈善事業,大是大非前摻和一兩句,平日舉止大方得體,便已交足功課。拉尼亞不止這樣。她敢於批評國內外的政策,而且身體力行宣揚丈夫約旦國王阿卜杜拉二世的政策及理念。她說,不認為與丈夫的婚姻牽涉太多政治,只是簡單的婚姻。「我非常關心我的丈夫,我認為我的角色是支持他,支持所有他想做的事。」

她不單止站在國王的背後,她更會和國王討論。「國王有行政、政治及經濟的權力,我則是通過民間社會機構工作。不過與其他的夥伴關係、其他的婚姻一樣,你會在晚餐上與家人訴說一天過得怎樣,他也會告訴我他做了什麼或在做甚麼,有時我又會給他看看我的講話,他會告訴我『噢,很好啊!』或者『不太好。』我們經常說是對方的粉絲,亦是批評者,這是很好的關係!」

約旦教育事業發達,很多人的教育程度都很高,但都找不到工作,當地失業率高達14%。阿卜杜拉在十多年前繼承王位,一心實行大規模經濟及教育改革,將國家打造成區內高科技行業樞杻;拉尼亞則由民生出發,推行「微型信貸」計劃,目的是向小企業發放貸款,特別是幫助女性創業。

近年大批敍利亞難民湧入周邊國家,約旦收留60萬敍利亞難民,對當地經濟造成極大壓力。阿卜杜拉積極爭取其他國家及外國機構資助,拉尼亞也不斷到處宣傳,指難民問題需要國際的關注及協調。「我們需要國際的協助,約旦是個小國家,欠缺資源,因此這對我們來說是大問題。」

當拉尼亞在約旦「落區」的時候,不少民眾都上前拍照。(Queen Rania)

  難民出身 關心敍利亞危機

拉尼亞關心國家,關心世界,特別是難民、兒童及女性等議題,這也許與她的出生有關。拉尼亞出生於科威特,1990年與家人離開家鄉到約旦。流離失所的日子令她明白難民的苦況,認為人們需要有更多行動去支持敍利亞難民。「當人們看到這些難民危機,他們會問:『我們可以做甚麼?』之後你要行動……行動不止是「讚好」,然後看另一個帖子,因為你假設有其他人會做些事。你就是其他人,你需要為你的信念行動。」

拉尼亞認為,各國要合作去找一個全面的方法去應對難民問題,又指:「我們首先要做的是設身處地考慮難民的處境,他們沒有選擇,這是移民及難民的分別。」她補充:「移民選擇到其他國家,因為他們想找到更好的工作或想接受教育,但難民則為生存而奔波。」

她認為,現時世界對難民危機未能快速反應,主要由於大部份難民為阿拉伯人及穆斯林;極端份子主導國際議題,引發外界對阿拉伯人及穆斯林的恐懼,對他們不信任及不寬容,一直以來不少人對他們有偏見。因此對於恐怖份子ISIS,拉尼亞認為須與一般穆斯林劃清界線。「我想將ISIS(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al-Sham)的第一個I抹去,因為伊斯蘭與他們完全沒關係。」又指ISIS是瘋狂的人:「這是一場文明世界與一班想帶我們回到中世紀的瘋狂的人,一旦我們了解了,便知道這需要團結去保衞我們的生活方式。」

當人們看到這些難民危機,他們會問:『我們可以做甚麼?』之後你要行動……行動不止是「讚好」,然後看另一個帖子,因為你假設有其他人會做些事。你就是其他人,你需要為你的信念行動。
約旦王后拉尼亞

延伸閱讀:當梅拉尼婭遇上拉尼亞 特朗普夫人接待約旦王后 美媒:被比下去

拉尼亞了解約旦女性的傳統手工藝。(Queen Rania)

+4
+3
+2

  倡議女性有權選擇是否戴頭巾

約旦是伊斯蘭教國家,傳統伊斯蘭教對女性有很多限制,偏偏這位約旦王后與一般中東女性大大不同。她甚少戴頭巾,一把棕色的亮麗秀髮飄逸,穿着時尚明亮,突顯優雅身段之餘,又不失貴氣。她的打扮,與傳統伊斯蘭教女性不能顯露女性身體曲線及頭髮等的要求大相逕庭。

這正正就是回應了伊斯蘭不等於頭巾,伊斯蘭不能簡化為衣著的問題。知名主持人奧花雲費(Oprah Winfrey)曾訪問拉尼亞:「其他穆斯林女人都會戴頭巾(hijab),為甚麼你不戴頭巾?」拉尼亞認為,很多西方人以為頭巾是保守主義,是對穆斯林女性的壓抑。她解釋:「頭巾是個選擇,女性戴頭巾是因為她相信,她有權去戴,而不是被逼。」

拉尼亞雖然行為打扮不傳統,其實卻是個虔誠的穆斯林,會做所有的宗教儀式。然而她希望,透過西方與穆斯林世界的持續對話,消除雙方的誤解。她認為應該在全球各地也應公開討論,並包括在學校的課程,讓小朋友發展出環球的視野,學會尊重不同國家及不同信仰。

童話故事中,灰姑娘最後與王子過着幸福快樂的生活;拉尼亞婚後則積極為國為民求福,為女性為兒童發聲。她說自己不會以王后定義自己:「我對此不太有感覺,我有自覺地對此不在意。因為我就是拉尼亞,你知道嗎?人們叫我王后,但你知道,那不是我,我是拉尼亞。」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