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瓦台不歸路.二】金泳三、金大中 反對派上場 難抵金錢萬惡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韓國在1990年代初經歷了威權政治的洗禮,由朴槿惠之父朴正熙,到發動軍事政變的全斗煥與他欽點的接班人盧泰愚手握大權,直到反對獨裁,帶領民主化抗爭的民運領袖金泳三與金大中先後上台當總統,但二人並未如電影一樣,成為韓國歷史書中的英雄。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成為韓國人心中的恥辱。(路透社資料圖片)

金泳三和金大中都逃不過「萬惡之源」的詛咒--一個令多多少少個位高權重者從高處墮下的詛咒:錢。金泳三的收受鉅額政治資金的醜聞,加上對韓國家族企業和大財閥的放任政策,被視為種下了97金融危機的禍根,而金大中雖然極力收拾前人留下的爛攤子,但仍逃不過政治獻金醜聞。而且二人在位期間均積極打貪,但到頭來都因為親生兒子的貪污醜聞而落得「只治國不齊家」的惡名。

到底這是時代的錯,還是一己之禍?

金泳三獲美國大學頒發榮譽學位時向民眾招手。(路透社資料圖片)

   金泳三:毀譽參半 由模範生到滿缸紅

韓國在結束32年軍事獨裁後,終於出現首個文人政府,金泳三原是反對派領袖,但後來他他所屬的反對黨與原執政民主自由黨合併,由反對派領袖成為執政黨領袖。金泳三在執政初期是一個「模範生」總統,支持率曾超過90%,全因他以嚴厲打擊貪污腐敗為綱領,又推崇節約,例如在總統府亦只以湯麵宴客,又關閉總總統府內的高爾夫球場,身先士卒一洗奢華風氣。

「韓國目前平均國民收入每年不到7000美元,但韓國人的生活方式竟與平均收入3萬美元的國家類似,這並不恰當。」高爾夫球彷彿已成為「打貪」的代名詞,金泳三也是先以高球會員卡會籍開刀,又提高酒吧、夜總會等娛樂場所的稅率。

路透社曾指「金泳三是韓國的改革家」,金泳三認為貪腐是「韓國病」癥結所在,而他堅持反貪腐要先從自己做起,不但發誓在5年任期內決不接受任何企業及個人提供的政治獻金,更公開了自己與家人的財政狀況,開啟了公務員公開財政狀況先例,韓國高級官員需要每年就財產變動公開申報,並推行金融實名制以防洗黑錢。

兒子金賢哲貪污事件曝光後,韓國學生示威,要求金泳三下台並逮捕金賢哲。(路透社資料圖片)

1993到1994年間,受到貪腐風波波及而被免職者多達1300人,最後懲處的官員更超過4000人。金泳三在上任後不忘翻翻舊賬本,提出「導正歷史運動」審議前兩任總統全斗煥與盧泰愚在發動政變後的涉及的叛亂、謀殺及貪污罪,二人最終被判以重刑,後來獲得特赦。

可惜老貓燒鬚,1995年10月爆出前總統盧泰愚秘密資金醜聞,有指他在任期內秘密籌集了5000億韓圜,剩餘的大約1700億韓圜仍保存在銀行的假名帳戶內,而後來成為繼任總統的金大中更爆出在1992年大選時,盧泰愚曾協助金泳三籌集3000億韓圜選舉資金,但金泳三堅稱自己不曾受過針鋒相對的前任專政總統幫助,指只是對方一廂情願地提供資金,錢甚至未經他手。但事件已對金泳三的信用和清廉形象造成無可挽回的傷害,並引發大量示威抗議。

1997年時,金泳三再「因錢失大」,親生子金賢哲被查出兩度收受賄款,金額達66億韓圜(約4,548萬港元),又涉及逃稅14億韓圜,最後被捕並判處2年有期徒刑。金賢哲在金泳三執政時期被稱為「小總統」,親生子最後成為金泳三的一大污點。

金泳三曾訪華,與時任中國領導人江澤民碰杯。(路透社資料圖片)

   國債高築 成「一國之恥」 

但將金泳三從「模範生」之位拉下的,也是錢。在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期間他因並未妥善處理經濟危機,而韓國家族企業、大財閥擴張無度,最後韓國因無法負荷債務,而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求助,貸款金額高達580億美元,一直被視為韓國之恥。      

金泳三順應全球化熱潮,積極開放國內市場,將企業由國營轉為民營,加強經濟自由,並在1996年加入經合組織(OECD),大大加強韓國在世界市場上的競爭力。但好景不常,金泳三旗下政府因疏忽監管金融機構,又未及時制定開放市場的配套措施,導致銀行大量以外債形式提供低利率貸款予財閥,整個韓國經濟極其依賴財閥,但一個金融危機,卻推倒了整個國家傾斜的經濟。

「我只能坦白承認,我辜負了大家的期望。我的心很痛,因為我每每想起你們因為現在的外匯和金融危機受苦,心裏就覺得自己應該背負很大的責任。」金泳三在卸任演說時如此說道。其實在金融危機後,距離他離任前3個月時他的支持率已經剩下8%,與剛上任超過九成的支持度形成強烈對比,「成績表」落得滿江紅。

金大中在競選活動中氣勢如虹,最後成功當選,實現政黨輪替。(路透社資料圖片)

   金大中:對朝伸出友好之手 掩不過桌下交易

金大中在軍方執政的二十年間,因政見不同而經歷被判死刑和流亡海外的苦難,曾任在野黨領袖的他更疑遭到時任總統朴正熙下令綁架,甚至暗殺;即使是其後擔任國會議員期間,被捕次數亦多達55次,身為韓國第一個堅實反對派及民運領袖爬到總統之位的人,一生稱得上命途多舛。

金大中在1997年接金泳三之位,當上韓國總統,因對朝的外交策略「陽光政策」而在2000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他的上任實現了韓國首次和平政黨輪替,結束了保守派的大國家黨近50年的管治。金大中甫上任就面對席捲而來的經濟問題,大刀闊斧地向財閥型經濟實施改革,並向企業推行合併重組及業務互換,希望收窄企業業務範圍和集中企業資金。

而且金大中從金融危機汲取教訓,深明銀行是經濟體中的支撐點,他積極以合併方式取締經營不良的銀行,防止銀行倒閉對經濟造成巨大衝擊。最後金大中用了一年半時間就將韓國平安從外匯危機中救出。

金大中支持者手持其肖像。(路透社資料圖片)

   「韓流」風暴 都要多謝他

金大中提倡發展科技與文化產業,視之為立國之本,1999年時金大中將文化部門的預算提高了四成,為韓國文化輸出世界,到形成今日稱之為「韓流」的強大軟實力立下予經濟基礎。「韓流」創造的附加經濟價值強大,比起發展傳統產業如製造業等,更有力帶動出口和就業市場。

   「陽光政策」推動兩韓關係

金大中任內最為著名的政績便是對朝鮮外交使用的「陽光政策」,成功綠和韓朝敵對氣氛。政策名字源自伊索寓言中的《北風和太陽》,故事中北風和太陽比賽,誰能更快讓路人的脫下外套,豈料北風越大力吹,路人越發將外套捉緊;反之太陽則是用溫暖的陽光令路人主動將外套脫下,簡而言之即是看準朝鮮「受軟不受硬」的策略。金大中更因此獲得諾貝爾和平獎。

金大中一反以往韓國總統立場,提出要與朝鮮結束冷戰,並在和平基礎上合作,再逐步實現南北統一。金大中政府在經濟方面積極尋求合作,包括放寬投資上限、簡化經貿合作程序等。又加強南北交流,為朝鮮提供援助和農業技術,務求解決朝鮮糧食不足的問題。2000年時更到訪朝鮮,成為55年來首名與朝鮮領導人會面的韓國總統,南北關係堪稱達至歷史高峰。

不過,金大中的對朝外交中牽涉一個與財閥有關的醜聞,在韓國舉足輕重的現代集團董事長鄭夢憲自殺身亡,當時他因被指協助金大中向朝鮮秘密輸送1億美元而接受調查,有指款項是金大中政府希望確保韓朝歷史性會晤能如期舉行。並另外向朝鮮提供4億美元,以換取現代集團在韓朝合作中壟斷開發權。

金大中是55年來首名與朝鮮領導人會面的韓國總統。(路透社資料圖片)

   花畢心力在朝政 未有管好家庭

金大中曾猛烈抨擊金泳三的兒子金賢哲因受賄而琅璫入獄一事,但是在金大中執政期間,他的三名兒子金弘一、金弘業及金弘傑卻分別因收受賄賂或逃稅而被捕,金大中在卸任之前亦公開表示,未有管教好自己的孩子是在他在任總統的5年中最大的悲哀,事件亦引發韓國在野黨連日示威,金大中向國民公開道歉之餘,更退出執政千年民主黨,此舉被視為為同黨總統候選人盧武鉉卸下政治包袱。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