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周】徘徊十字路口 英國工黨興衰二十年 如何走下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997年5月1日,對英國工黨來說是光輝的一天。20年前,貝理雅帶領的工黨,擊敗保守黨馬卓安,在下議院取得179席,展開工黨自二戰之後最輝煌的年代。有人認為貝理雅勝利背後,是放棄了工黨原來的社會主義理念,走上「第三條道路」。在勞動節的一天大獲全勝,多少帶點諷刺。

20年過去,屬保守黨的首相文翠珊宣布要提早大選,表面上是要團結內外就英國脫歐進行談判,但誰都知道決定或多或少衝着工黨的弱勢而來。在這天回顧工黨的興衰,最適合不過,未來的路,怎行?

英國工黨由貝理雅年代走到郝爾彬年代,同時由興盛走到衰落。(Getty Images)

今年75歲、戴卓爾夫人年代的在野工黨黨魁基諾克(Neil Kinnock)早前說過,恐怕他有生之年都不會再見到由工黨領導的政府,對工黨前景感到灰心。

不止基諾克,貝理雅對工黨在6月的選情亦不抱希望。工黨人鮮有公開不支持其他工黨領袖,不過,貝理雅上周四(27日)接受傳媒大亨梅鐸旗下天空電視台的訪問時,拒絕說郝爾彬是領導英國的最佳人選,並估計文翠珊會贏得是次選舉。

脫離核心政治圈子已接近10年,如何能贏得大選,貝理雅的看法似乎沒什大變化。對於工黨的未來及即將舉行的英國大選,貝理雅日前接受《衛報》專訪時說:「當你有一個支持硬脫歐的保守黨和一個激進左翼的工黨,你將會看到很多人無家可歸。從進步政治這一點來看,如果你向選民提出的一套舊有的世界觀,你將會流失中間選民,如果你讓他們感到你理解現代世界,這些選民將會支持你。」

文翠珊很天真 處理脫歐議題不合理

不過,他亦批評文翠珊是次決定不合理。作為前首相及前工黨黨魁,對於文翠珊以團結國會,增加她脫歐談判桌的籌碼,貝理雅認為她理據薄弱,「這是絕對的天真」。「問題是,她是一個講道理的人,卻要在脫歐問題上推出不合理的政策。」

1997年5月1日,對英國工黨來說是光輝的一天。20年前,貝理雅帶領的工黨,擊敗保守黨馬卓安,在下議院取得179席,展開工黨自二戰之後最輝煌的年代。(VCG)

+4
+3
+2

第三條道路 曾令工黨敗部復活

貝理雅提出的第三條路,又稱中間道路,修訂黨綱中的第四條(clause IV),標誌着傳統工黨蛻變為新工黨。當時的工黨看到了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互有不足之處,所以偏向某一極端也不是一件好事,貝理雅所提出的第三條道路正正是揉合了雙方主義的優點,互補不足。

20年過去了,貝理雅仍舊為他的政治遺產護航。「要現代化工黨的最主要原因,是要能回應新世界及社會轉變帶來的挑戰……人們視現代化為背叛宗旨,這對進步黨派來說一直都是危險的……看看法國的社會黨吧。」

然而,「第三條道路」對工黨來說並非康莊大道。儘管此路讓工黨執政達13年,但經歷過貝理雅及白高敦兩任首相,政績依然乏善可陳。最大的作為,可能就是權力下放蘇格蘭及威爾斯,本是為了平息求獨聲音,但現在看來作用其實也不大;與此同時,貧富懸殊也未見收窄。保守黨人批評這條路不夠靈活,至於左派則指此路太親市場,兩面不是人卻是工黨在革新後給人最鮮明的形象。

郝爾彬下的工黨 前路茫茫

對於工黨在2010年的大選中敗陣,有份提出第三條道路的著名社會學學者紀登斯(Anthony Giddens),認為貝理雅要負上部分責任,但更大原因是「時不予工黨」。2008年金融海嘯席捲全球,工黨也不能避免翻舟。新工黨提倡的理念已行不通,紀登斯說。

郝爾彬的激進左翼路線,他提倡免費大學教育、大幅提高向富人徵稅、由英倫銀行大印銀紙並投資到樓市及公共運輸系統,以提振經濟。他的倡議背離了貝理雅的第三條道路,在不少人眼中會流失很多中間選民,也是行不通的。

如何走下去?沒有人能提供方向

第四條款項提及有關國有化概念及「公眾擁有政策」(common ownership)等方針,被視為工黨承諾履行社會主義的標誌。貝理雅1995年重寫了第四條黨綱,新內容沒有再提及公眾擁有的政策,黨大會亦通過有關改動,為工黨現代化揭開新篇章,亦成為了工黨1997年在選舉大勝的遠因。

激進如郝爾彬,對是否要帶領工黨走回舊路,恢復工黨舊有的第四條黨綱,也未有定案。他於2015年提出就是否就從新採納舊款項提出辯論。但他的發言人立刻出來否認,稱郝爾彬並非想有如此大動作。工黨未來怎樣走?沒有人知道。對於下月的大選,工黨也只得盡力而為,唯一肯定的是,郝爾彬面對逼宮的壓力將愈來愈大。

延伸閱讀:【每逢大事講故事】老娘就是要放狠招 睇文翠珊如何華麗U-Turn

工黨黨魁郝爾彬主張的左翼路線,令到工黨越來越分裂。(路透社)

貝理雅不願公開支持郝爾彬,在郝爾彬支持者眼中倒也是美事一哉。貝理雅當年是美國前總統喬治布殊決定攻打伊拉克的堅實支持者,是他政治生涯中的一大污點,郝爾彬的支持者以「戰爭罪犯」形容貝理雅,認為背棄工黨原本理念的貝理雅,與郝爾彬劃清界線,能為後者作另類催票。

距離大選尚有一個多月時間,根據民調機構YouGov在上周四及五(27至28日)進行的最新調查顯示,工黨的支持度上升6個百分點至31%;至於保守黨則下跌至44%。兩黨支持度的差距由前一周的23個百分點,大幅收窄至13百分點。差距能否繼續收窄,還看郝爾彬的能耐。值得一提的是,保守黨今年2月在英格蘭西北選區科普蘭(Copeland)的國會議員補選中贏得一席,掌控了這個曾經是在野工黨票倉的區域,形勢看似一面倒。

不過,選舉變數從來都很大,要預測很困難。貝理雅競選幕僚透露,在1997年5月1日那天,貝理雅要求所有黨友沉着氣,所有選票點完以前,不容許任何人慶祝,相信是1992年大選那一役,那種先興奮後失望、如坐過山車的心情,仍教工黨人記憶猶新。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