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俄風波愈揭愈多 弗林涉早已誤導調查員 拒絕向參議院作證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正當美國總統特朗普繼續其外訪之旅,暫時遠離政治壓力之際,美國國內有關通俄風波的事情仍然鬧得沸沸揚揚。眾議院監察委員會的副主席於周一(22日)發布一封信,顯示通俄風波主角之一的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很可能曾經誤導奧巴馬年代的調查人員,隱瞞其與俄羅斯的聯繫。弗林亦已表明拒絕就通俄事件在參議院作證。

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中)因通俄風波而於2月13日請辭,是特朗普24天任內首個辭職官員。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James Comey)後來被特朗普「閃炒」,他的日記揭露特朗普曾經勸他放過弗林,令事件更為可疑。(路透社)

由於弗林曾與俄羅斯大使私下聯絡,兼在此事上誤導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他在上任國家安全顧問24日之後就被迫辭職,亦為通俄風波揭開序幕。早前突然被炒的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James Comey)的日記,更紀錄過特朗普曾勸他「放過弗林」,稱他是個「好人」,弗林又再成為傳媒焦點。

眾議院監察委員會的民主黨籍副主席卡明斯(Elijah Cummings)(右一)於22日公開一封信件,內容顯示弗林曾經誤導聯邦調查人員。(路透社)

▋ 為取安全許可欺瞞調查人員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眾議院監察委員會的民主黨籍副主席卡明斯(Elijah Cummings)周一發布一封信,顯示弗林很可能於2016年2月向五角大樓的調查人員說謊,為了更新絕密安全許可(Top-secret Security Clearnace),繼續得到接觸機密文件的權限。當時他向調查人員聲稱沒有從外國公司獲得收入,亦只與外國人有「不重要的接觸」。

可是,今年4月初,美國白宮卻披露弗林的財政狀況,顯示他曾經收受俄羅斯電視台RT的4.5萬美元報酬(約35萬港元),應邀出席該電視台的10周年慶典以及發表演講。因此,弗林很可能在申請安全許可時誤導了聯邦調查人員,而這在美國是嚴重罪行,最高可判監禁5年。

另外,今年3月弗林亦承認,當他為特朗普競選運動擔任顧問期間,他曾經收取逾50萬美元(約389萬港元)代表土耳其政府去處理一宗土耳其與美國的紛爭,當時他並未向美國司法部登記為外國人員以及詳細解釋他的角色,這亦很可能構成嚴重罪行。

弗林拒絕應參議院情報委員會要求作證以及提供相關條件,企圖令對方接受轄免起訴他的條件。(路透社)

▋ 以第五修正案為由拒絕就通俄作證

另一邊廂,美國參議院情報委員會繼續調查俄羅斯涉嫌干預美國大選一事,自3月底開始召開聽證會,通俄風波主角之一的弗林自然也成為被傳召的對象。不過,在卡明斯發布信件的同日,弗林透過其代表律師,稱他不會遵從委員會的要求,交出委員會希望取得的文件,並且引用美國憲法第五修正案作為理由。

美國憲法第五修正案主要是防止政府濫權,內容包括不可強迫一個人在任何刑事案件中自證其罪,但它並沒有對文件或物理證據提供相同保護。今次弗林的舉措,明顯是要向參議院攤牌,挑戰對方的底線。

其實當參議院情報委員會開始召開聽證會時,弗林曾經表示願意作證,但前提是獲起訴的豁免權,但被委員會方面拒絕交換條件。現在弗林拒絕作證,很可能是意圖迫使委員會接受交換條件。

▋ 特朗普曾向兩名情報人員施壓

通俄風波沒完沒了,特朗普雖人在國外,但他的醜聞仍然在國內四散。《華盛頓郵報》報道指,根據一些現任及前任美國官員,特朗普曾於3月分別向國家情報總監(DNI)科茨(Dan Coats)以及國家安全局(NSA)局長羅杰斯(Michael S. Rogers)施壓,促請他們公開否認有任何證據,證明特朗普競選團隊與俄羅斯合謀左右美國大選選情,惟兩人拒絕就範,認為做法不妥。

▋ 特朗普親信稱警告勿聘弗林

另外,新澤西州州長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周一在新聞發布會上亦談及有關弗林的事情,他向記者說︰「如果我當選為美國總統,我不會讓弗林進入白宮,遑論給他一份工作。」他聲稱自己與弗林的意見不合,並且不認為他能夠為總統或政府帶來任何裨益,他聲稱已清楚向作為總統候選人的特朗普以及當選總統後的特朗普警告過此事。

克里斯蒂是共和黨人,有份參選過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在棄選之後成為首批支持特朗普的共和黨重要人物。他曾經擔任特朗普過渡團隊的負責人,但有傳克里斯蒂與特朗普女婿庫什納(Jared Kushner)不咬弦,在選舉之後被副總統彭斯取代。

(綜合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