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龍安志談香港一帶一路機遇 「仍是中國的金融中心」

撰文:香港01記者
出版:更新:

以最高規格舉辦的第一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已經告一段落。在這場盛會中,「一帶一路」究竟意味着什麼?對香港又能有怎樣的影響和機遇?
《香港01》記者在北京採訪了嘉賓之一的Lawrence Brahm先生。Brahm前後在香港、北京、拉薩居住共近40年之久,他是作家、攝影師、社會活動家,也是經濟及法律諮詢師和國際危機調停者,還曾向朱鎔基等中國領導人就改革建言獻策。
他有個很中國的名字,叫龍安志。

龍安志談論香港在「一帶一路」的角色及機遇:

01:《香港01》記者

龍:龍安志

 

01:你認為香港將來會在「一帶一路」倡議中扮演怎樣的角色?

龍:不管上海多麼發達,不管北京的金融界如何繁榮,香港仍然是中國的金融中心,仍然是中國企業走向世界的財務中心,也是中國最重要的國際金融中心。

01:在接下來的十年或更長的時間裏,也仍舊會是這樣嗎?

龍:我覺得只會更加如此,因珠江三角洲和海上絲綢之路的關係。海運、中轉和更為重要的金融,這些都不需要在一個特定的地方,但是香港有着比中國所有其他城市都更完善的國際化金融設施和人才市場,不僅是現在,在接下來的數十年也會如此。香港絕對是中國在推動「一帶一路」過程中不可缺失的一環,因為財務和金融是「一帶一路」得以成功的根基。

關於龍安志...

著書超過30本,包括《尋找香格里拉》、《朱鎔基傳──朱鎔基與現代中國的傳型》、《中國的世紀》等。
八十年代曾在香港修讀法律與學習中文。
在朱鎔基任內擔任經濟顧問,1990年代,他以專業律師和經濟學家的身份擔任越南、老撾和柬埔寨央行的顧問,指導這些國家在社會主義轉型期的金融改革,並幫助蒙古國進行企業改制。

延伸閱讀:奉上港口鐵路 一帶一路鋪向歐非

龍安志認為香港未來仍是中國的金融中心。(香港01)

01:如果說有一些挑戰在阻礙着香港參與到「一帶一路」倡議中,你認為這些阻礙是什麼?

龍:我覺得香港目前最大的挑戰,就是自我身份認知危機。香港人的身份是混雜的,但卻依舊有着她自己的身份。這是中國中央政府需要理解並着手的地方。因為自我身份有很強大的力量,它能夠創造很大的價值,但如今卻以諸多政治緊張的形態展示。我們年輕的一代充滿了混雜的情感,我認為將年輕的動能引導至正確的方向是十分重要的。放輕鬆一些,多聽年輕人的想法。我覺得,一方面需要考慮年輕一代的訴求,不僅僅是在自我身份認知方面,更是現實層面的住房和生活條件,因為這才是底線。本質上講,香港人是務實的。這些問題需要被解決。

延伸閱讀:【一帶一路】萬億復興絲路大計 始於建立信任

龍安志專訪其他內容:

01:除政府治理的層面以外,針對香港本身,能否點出香港時下問題更深層的原因?

龍:現在的情況是,部分香港年輕人經歷了一個極端化的過程。這個極端化之所以發生,是因為他們的聲音未能被傾聽,他們也未能夠參與香港教育結構、就業結構等方面的演變當中。因此,我們需要找到一個方法,讓香港的政治體系更具有包容性,尤其是針對年輕世代。因為今天的結構在很大程度上集中於商業精英階層,這個群體對香港乃至中國的繁榮都至關重要,但年輕的世代如何演變,如何被帶到香港未來城市化發展、金融、科技等方面的決策過程之中,也是很重要的。

香港和珠江三角洲之間緊密銜接,而這個地區將會變得異常重要和強大,我能看到太多的機遇。但是,如果年輕人正面臨着十分實際的問題,那麼這些機遇就無法實現,乃至存在着抵制的心理。本質上是經濟問題在加劇政治問題。所以,如果你想解決政治問題,那就需要直擊底線,向經濟結構動刀。在這之後,才能夠逐步以建設性的方法,將年輕人引導入政治過程中,而他們也才能為香港未來的繁榮和創新提供很多很好的想法,而非像當下這樣經歷諸多衝突。這其實是在消耗香港的未來潛力。

延伸閱讀:【一帶一路】共同挖掘歐亞大陸潛力 中俄輔車相依

(節錄)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要看龍安志的足本專訪,請留意5月22日出版的《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以按此訂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