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發功亂插倫敦市長 原來一早結怨?英美關係何去何從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周六(3日)的倫敦恐襲事件後,各界政要的回應自然是焦點之一。當中,美國總統特朗普在Twitter上連珠發炮引來強烈反嚮;一來是他不恰當的「抽水」,借機宣傳自己的入境禁令;另一方面則是他無故而且無理狙擊倫敦市長簡世德(Sadiq Khan)之舉。

簡世德終於在今日開腔回應,表明自己「沒有時間」回覆特朗普,查實早在今次事件之前,二人之間已曾多次交手,而且每次均充滿火藥味。

倫敦市長簡世德在倫敦恐襲後忙於收拾殘局,最後決定無視特朗普言論,發言人指他「有比回應特朗普帖文更重要的事情」。(視覺中國)

特朗普在導致7人死亡的倫敦恐襲慘劇發生後,在Twitter上一連發了好幾則帖文,其中一則矛頭直指簡世德,但卻是斷章取義地引用他其中一句發言。特朗普先說「最少7死48傷,而倫敦市長說『沒有擔憂的理由!』」,事實上簡世德的發言是指倫敦市民看到街上警力增加,尤其是武裝警察時「不需擔憂」。

市長發言人回應指,比起回覆特朗普斷章取義的帖文,簡世德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特朗普其後對這位忙於處理正事的市長窮追猛打,再在Twitter上隔空狙擊簡世德,指是「可悲的藉口」。

▲特朗普在恐襲後寫了兩則針對簡世德的帖文。

簡世德在此之後終於開腔回應,在接受英國第四電視台訪問時指「我真的沒有時間回應特朗普的帖文」。其後被問對特朗普今年稍後的訪英計劃的看法,簡世德一如以往,指應該取消特朗普訪英之行。「我不認為我們要為一個政策與我們的信念反其道而行的美國總統展開紅地毯。」他說道。

英國堪稱是美國在歐洲的最堅實盟友, 但簡世德對英美的特殊關係卻不以為然:「一段特殊關係與一個密友無異。你在低潮時與對方共同進退,但在對方犯錯時出言提醒。而特朗普有很多錯誤行為。」

延伸閱讀:另類放閃! 特朗普與文翠珊「世紀拖手」 重演80年代英美蜜月期

事實上,英國各界對特朗普應否作正式訪問議論多時,早在1月時,一個反對特朗普訪英的請願信已有超過186萬人簽署,國會不得不就議題進行辯論,並在2月時決定應向他發出邀請。

特朗普與簡世德的結怨可追溯至他競選美國總統時期。(VCG)

   隔空交鋒已成習慣 結怨全因穆斯林?

簡世德與特朗普結樑卻非一朝一夕之事。簡世德在美國大選期間一直公開支持特朗普的競選對手希拉里,而本身是穆斯林的簡世德亦在去年5月的一個《BBC》訪問中批評特朗普「對穆斯林的看法無知」。但真正令對立白熱化的,可能是2015年底加州聖貝納迪諾縣(San Bernardino)發生恐襲,特朗普繼而提出禁止穆斯林入境美國後。

2016年5月簡世德當選倫敦市長,就在他當選數日後,仍是總統候選人的特朗普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表示簡世德可以被當成特例入境美國,指禁令「當然會有例外。」簡世德顯然不領情,回應指「不想成為例外而被允許入境美國。」

延伸閱讀:【專頁】特朗普「入境禁令2.0」被質疑針對伊斯蘭教徒 全國叫停

有其父必有其子,特朗普長子小特朗普(Donald Trump Jr.)亦試過同樣以斷章取義一招槓上簡世德。3月時英國發生恐怖襲擊,小特朗普在Twitter引述簡世德言論,並語帶諷刺寫道︰「你一定在跟我開玩笑吧!?恐襲是生活在大城市的一部分,倫敦市長說。」

事實上簡世德的言論並非回應該次恐襲,原文是鼓勵倫敦人提高警覺,打擊任何危險活動。有趣的是,連簡世德對小特朗普的回應亦與今次隔空開炮差不多:「我在過去24小時有重要的事要做。」

《紐約時報》評論指,特朗普這名「Twitter中毒」的美國總統,前所未有地將現代的國際外交關係變得如此接近一個「真人騷」。特朗普近一年似乎燃點了與英國這個傳統上的歐洲盟友之間不和的火種,更在傳媒間引起連鎖效應,道出了現時美國國內以至世界對特朗普的兩極評價。

(綜合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