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米證供揭特朗普3事:介意涉召妓、或妨礙司法公正、不懂做總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前局長科米(James Comey)發表7頁供詞,提及與總統特朗普的5次對話。證供不但反映出特朗普很介意他曾經被傳在俄羅斯召妓,亦顯示了他不清楚總統應有的位置及職責,更可能妨礙了司法公正。

科米在任局長之時,已經曾到國會交代通俄調查。到6月8日,他會再以被炒局長身份作證。(路透社)

科米(James Comey)出席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作證前,發佈供詞。先說限制,有3點:

此乃他單方面說法,未得白宮任何回應;科米提及他與總統特朗普最少9次一對一談話,即3次面談和6次通電話。但在證供中他只交代了3次面談和2次通電話(科米表示只會披露與通俄調查的相關部份);最後一次對話在4月11日,至5月9日科米被炒中間發生了什麼事,目前仍未得確認。

參議院的情報委員會一連幾天傳召證人,包括國家情報總監、FBI署理局長等。(路透社)

但科米供詞同時給了3大揭示。

  揭示1:特朗普介意被傳在俄羅斯召妓

科米第一次與特朗普一對一面談的時間是1月8日。當時特朗普快將上任,國家情報總監克拉珀(James Clapper)帶同科米前赴特朗普大樓,向他交代公事。由於克拉珀的任期將滿,所以主要由科米進言。二人談好了,其中一件要向特朗普表達的事是召妓傳聞。

不知科米有意或無意,他在證供中說得含蓄,只謂是「淫穢的」(salacious)資料。這樁事件在3天之後傳媒才鋪天蓋地報道,指俄羅斯掌握了特朗普的黑材料,有證據他以前訪問莫斯科時曾經召妓。但克拉珀和科米認為有必要預早一步通知特朗普,他們亦知道這件事未有真憑實據。

科米交代下一次的見面已經是1月27日,他和特朗普單獨晚飯。亦在這次記錄之中,「淫穢的」這個字再次出現。科米表示,特朗普主動提及這樁事,一再強調此事沒有發生過。特朗普甚至希望科米立案調查這事,以還他一個清白。

不但如此,到了3月30日,特朗普更加主動打電話給科米,澄清自己與俄羅斯沒有任何關係。在這則記錄之中,科米沒有再用「淫穢的」一詞,反而明明確確提及特朗普否認與俄羅斯妓女(hookers)有關。他希望科米能夠為他一掃陰霾,想辦法替他澄清。

相關文章:俄羅斯掌握召妓黑材料?俄方否認 特朗普Twitter發炮大表不滿

弗林是軍人出身,後獲特朗普委任為國家安全顧問。惜因為與俄羅斯駐美大使通電話而請辭。(美聯社)

  揭示2:特朗普或妨礙司法公正

一如《紐約時報》在5月中旬的報道一樣,科米表示,特朗普曾在2月14日向他施壓,要求放過前國安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

這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指控,白宮在5月報道刊出時已即刻否認,明言「總統從來沒有要求科米或任何人終止任何調查,包括關於弗林的調查。」科米在證供中提出此事,可謂兵行險着。何以險?科米在供詞中都解釋了,他和FBI高層當時已經知道此乃一對一對話,沒有人證也沒有物證,這是其中一個原因他們認為即使上報司法部也未必是好事。

但科米在供詞中似乎為了加強公信力,刻意提及了很多細節,例如2月14日當天最後一個離開橢圓形辦公室的是特朗普女婿庫什納(Jared Kushner),最後關上的一道門是古老大鐘旁邊那道門;中段幕僚長普里伯斯(Reince Priebus)曾經從同一道門進來,特朗普叫他出去,關上門;最後科米亦從同一道門離開辦公室,外面有普里伯斯、副總統等人。

但若然科米受壓,為什麼他不上報或公開?他表示與局內高層商討後,有3個原因:

認為司法部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要避席調查,所以不宜向他匯報;當時的副部長本特(Dana Boente)只是署任,不久就會離職;不想同僚知道此事,會影響進行中的調查。

不可錯過:「我希望你能放過弗林」 FBI證實特朗普曾施壓 要求局長停調查

塞申斯是司法部部長,但科米受壓卻不向他上報,似乎不信任其上司。(路透社)

但在這段供詞之中,紐約大學法律教授鮑爾(Bob Bauer)特別留意到一句。

我們(意指FBI高層)在商討此事(意指科米受壓一事)後決定守口如瓶,決定在調查繼續同時,將來再想出如何處理這事。
FBI前局長科米

鮑爾曾任奧巴馬白宮顧問,一直關注科米被炒一事。他指出,科米供詞所說的「這事」即是什麼事?如果將來再要處理的話,其中一個可能是他們認為特朗普妨礙了司法公正。所以他們的盤算可能是繼續調查,收集更多證據。

但科米的供詞如何可以對證呢?鮑爾指出重點落了在弗林。如果弗林向國會作證時,會指出特朗普曾經向他表示,會找科米幫他搞定調查的話,那就有證有據。

相關文章:美俄「新冷戰」搞什麼鬼?普京疑似「干政」逐格睇

特朗普由未上任開始,已經深受通俄醜聞纏身,管治團隊一個接一個中箭。(路透社)

  揭示3:特朗普不清楚總統的權與責

科米自2013年9月上任,到奧巴馬2017年1月離任,二人共事3年多。但科米表示,除了2015年一次討論執法政策之外,他跟奧巴馬再沒有任何一對一談話,直至去年告別對方卸任。但與特朗普方面,僅4個月內已一對一談話9次,甚至他也覺得不合適,以至要每次都記錄下來,以至主動向司法部部長塞申斯表明不想再有下次。

FBI上至總統下至任何人都可以調查,理應是專業而獨立的部門。科米亦表示,他在1月27日與特朗普晚飯之時,解釋了「FBI和司法部都要獨立於白宮」的重要性。但即使如此,特朗普不但要求科米效忠,不但要求他中止弗林調查,而且一再打電話給科米,希望他為白宮「掃除陰霾」,向外澄清傳言。

曾任白宮法律顧問的戈德史密斯(Jack Goldsmith)批評,特朗普不清楚他作為總統的角色、身份和責任,所以做的所有事情都會出亂子。

一名美國總統不完全掌握自己的公職,所以完全沒有正確的處境意識,或完全不了解情況,但總統正是靠此來權衡事務或處事。
哈佛大學法律教授戈德史密斯

相關文章:美司法部長嫌特朗普管得太多 據稱過去數月曾要求辭職遭拒絕

特朗普上任總統四個多月,但由內政到外交都飽受批評。(路透社)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