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長的身影留在北非沙漠 狂人卡達菲敗亡6年 利比亞仍國不成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利比亞曾經與卡達菲劃上等號,長達42年。到了2011年,阿拉伯之春來到利比亞,反對派起義推翻了卡達菲,還在槍火中結束了他的一生。只不過卡達菲的身影似乎沒有離開,數年下來仍然映照着這片北非沙漠。

卡達菲喜歡住在帳篷,育有七子一女。(路透社)

在所有亂局出現之前,卡達菲(Muammar Gaddafi)的前半生可算是一個勵志故事。他生於1942年,也可能是早一點,或者晚一點。沒有出生紀錄,父母也目不識丁,總之只有他這麼一個兒子,一家人以遊牧為生。

  西方扶植政權 石油都給別人賺

利比亞這個國家位於北非,一大片都是沙漠,幾乎人人都是遊牧。卡達菲的父母都由外人來統治,起初利比亞是意大利的殖民地,二戰之時來了英國和法國,他們甚至不打算歸還。到了戰後才獲得聯合國支持獨立,成立利比亞王國。不過在卡達菲眼中,其實情況沒差,因為西方將國家交了給伊特里斯(Idris)——一個親西方、由西方扶植的政權。

在那些年頭,利比亞出產的石油都給外國公司拿去賣,賺到的錢都落入了別人的口袋中,利比亞人沒什麼得着。

卡達菲年紀輕輕已經可以謀朝篡位,推翻了西方在利比亞扶植的政權。(Getty Images)

  發動軍事政變 奪回石油權益

卡達菲雖然出身寒微,來自小部落,但他考進了班加西大學唸地理。還未畢業,他已經半途輟學,入伍從軍。之後的路走得平坦,幾年之後已經能夠發動軍事政變,拿下了伊特里斯,建立一個不靠西方的全新政權。那時,卡達菲才27歲。

雖然年輕,但卡達菲絕不好欺負,要求與西方石油公司重新談判,甚至威脅中止一切生意。他曾經狠狠地說:「人民5千年來生活都不靠石油,現在為了奪回他們的合法權益,沒幾年石油也可以生活。」

結果,卡達菲贏回了主導權,成為第一個發展中國家可以掌握國土出產的石油,附近其他國家亦紛紛仿效。對市場來說,帶來的是1970年代油價上升;但對利比亞等國家來說,可謂是一吐烏氣。

卡達菲與西方改善關係後,獲邀出席聯合國大會,但他還是在演說期間撕毀了《聯合國憲章》以示不滿。(路透社)

  自創一家之言 設計淨綠國旗

卡達菲這人雖然讀書不多,但他卻自命高瞻遠矚,滿有一套想法。他甚至參考中國毛澤東的《毛語錄》,在1975年寫成一本《綠皮書》,以110頁闡明自己的政治哲學。全書分成三大部份,一談民主問題,主張摒棄代議政制,要由人民直接當家作主;二談經濟問題,提倡社會主義;三談「第三世界理論」,反對資本主義和共產主義,認為發展中國家要有自己的一套。

不只著書立說,卡達菲喜歡創建到一個程度,甚至在1977年將國家改名為「阿拉伯利比亞人民社會主義民眾國」,還賦予它一面全新國旗——淨綠色,設計之簡單冠絕所有國家。

對外,卡達菲想非洲的人民能夠站起來,與埃及、敘利亞或者突尼斯大一統合併。這種反西方殖民的意識,亦有份促成了後來的非洲聯盟。對內,大企業歸政府擁有,而且實施嚴刑峻法,監禁和殺害異見人士,人權紀錄可謂劣跡斑斑。

2011年,利比亞大批民眾上街示威,反對卡達菲政府。(路透社)

  異己「被消失」 對外策恐襲

不過打壓人權不足以令國際社會反目,卡達菲與西方鬧得最僵的日子在1980年代。首先有美軍在法國巴黎遇襲,後來再有泛美航空在蘇格蘭爆炸,釀成洛克比(Lockerbie)空難。英美矛頭直指卡達菲,時任美國總統列根(Ronald Reagan)更加形容他是「中東癲狗」,狂人之名自此家傳戶曉。

狂人雖狂,但也醒目。在九一一之後,他看見美國攻打伊拉克,薩達姆(Saddam Hussein)慘淡收場,卡達菲就知道自己要學乖。他在2003年承認了洛克比空難的責任,向遇難者的家屬賠錢,承諾放棄大殺傷力武器。自此,利比亞獲得美國取消禁運,還有英國貝理雅(Tony Blair)來訪,與西方恢復正常關係。

儘管在人權方面為人詬病,但卡達菲也盡力運用國土豐富的資源,令大部分人民活得好一點。就在阿拉伯之春爆發之前,利比亞已成為非洲最富庶的國家,人均GDP及壽命都是這片大陸之中最高。卡達菲在國內建立了區內數一數二的醫療系統,所有利比亞國民均享有免費的醫療及教育服務。

此外,電費也是全免的。如果國民想在這片沙漠開始務農,國家也予以大力支持。首先農夫會獲得一間屋,耕地、種子以及牲口也是由國家免費提供。為了刺激國民的生育意欲,每名利比亞婦女在生產後均會獲發5000美元(約3.9萬港元)的獎金。

2011年面對示威者上街,卡達菲沒有妥協,反而選擇了血腥鎮壓。(路透社)

  曾經現曙光 血腥鎮壓革命惹禍

對於異見人士,利比亞的確並非樂土,但情況也逐漸改善。2009年甚至有人形容利比亞出現了「的黎波里之春」,流亡海外的異見人士都可以平安返國。也是在這一年,卡達菲首次獲邀出席聯合國發表演說。不過狂人甚為「長氣」,原定10至15分鐘的發言竟成1.5小時,滔滔不絕地指控安理會有如恐怖組織,要求曾經殖民的西方國家向非洲賠償天文數字。卡達菲的演說長到一個地步,連翻譯員也中途提出「我不行了」,要求退下。

兩年之後,西面鄰國突尼斯爆發茉莉花革命,起初沒有人估到會波及卡達菲政權。表面上是一場阿拉伯之春帶動了利比亞人起來反對,政府鎮壓之後更是群情洶湧。卡達菲一直有建立大非洲的願景,後來維基解密公開了希拉里任美國國務卿時的電郵顯示,卡達菲有意以黃金作本位的泛非洲貨幣,取代歐元及美元在區內的地位,損害西方國家利益,所以北約在背後密謀推翻卡達菲政權,狂人終招致殺身之禍。

狂人離開,但和平沒有降臨這片沙丘。利比亞的主要大城市外,東西部落原本已經不和,卡達菲政權倒台後沒人再能平衡各方利益,整個國家更是亂作一團,內戰沒完沒了。在2014年開始利比亞一分為二,東面政府以托布魯克(Tobruk)作首,西面政權以的黎波里為都。利比亞這個爛攤子沒人有能力收拾,極端勢力也乘着這個空隙鑽進利比亞。蓋達組織及ISIS均視此地為培養「聖戰士」的好地方,上月在英國曼徹斯特策動恐襲的阿貝迪(Salman Abedi)就在利比亞逗留了一段時間,與當地的極端組織有密切關係。

經歷幾年內戰之後,在的黎波里看見濃煙滾滾已漸成平常之事。(VCG)

(綜合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