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陳家樂31歲想結婚:可能會同公司立場唔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自覺是演員,需要有自己的生活,也不用刻意去討好觀眾,陳家樂的想法連他本人也認為是迂腐,而他其實只不過31歲。

唔再死背對白、唔再有事粒聲唔出走人,原來只要肯多行幾步,世界即時唔同晒,甚至連收入都多埋,人生仿如打開了新一頁。去年一口氣拍了3部鬼片,目前人在北京演奸角,這種忙到無時停的感覺,陳家樂絕對享受,至少不用再被妹妹笑「無野撈」。

「收入係有,但未足夠成家立室。」陳家樂自覺年紀唔細,有成家立室的打算,但他其實才31歲。(黃國立攝)

「入行12年,都係得3年搵到錢,呢幾年先照顧到屋企,攤均可能得幾千月薪。」藝人表面風光,內裏有幾坎坷,陳家樂完全話到俾大家知,既然一年開得兩三日工,為什仍然留在這圈呢?「因為真係好鍾意。」最正的是,家人從不過問,老竇甚至會塞錢俾佢使,任性大概就是這樣培養出來。「爸爸小時都想做演員,所以佢好縱容,真係一句都無叫過我唔好做,但如果零收入係發生係呢幾年,爸爸開始退休,就可能唔同講法。不過,我妹妹係有說話嘅,例如『喂你都無嘢撈,重唔出去返工?』」陳家樂說這是他與妹妹的相處模式。

早前與黎耀祥及姜大衛拍攝新劇《逆緣》,陳家樂原先十分擔心跟黎耀祥沒有話題可以聊,幸好對方對他照顧有加。(ig圖片)

去年《幸運是我》與惠英紅合作,記得當時訪問二人時,紅姐多次提到家樂進步不少,打從心底感受到前輩的關懷,舊事重提,當事人也笑着表示與紅姐是一種緣份。「之前有一套作品係做佢個仔,當時係需要用對白交代劇情,所以我成日都好怕講錯對白,最後就變咗背對白,紅姐當時直情話我唔得,呢句說話一直記喺心,之後不斷提醒自己,到《幸運是我》可能佢見到我真係有進步,所以對我好少少咁。」擺喺心的,又何只紅組一番話,陳家樂接着又爆出casting蠢事,令他一直介懷至今。「之前cast一套大片,我做古惑仔,一到場我就代入角色,用輕挑口吻同其他人講嘢,但到真係講對白時又甩甩卡卡。」角色沒得到,劣評在數月後收到。「有導演叫同事教下我,話我態度好差,casting掛住玩。」陳家樂說時表現無奈,但身旁同事卻笑到癲。「咁我真係緊張嘛,到而家都好介懷。」

陳家樂說自己無工開的日子,全靠港台找他拍劇,而3年前的港台《總有出頭天》亦造就了他跟余香凝的一段感情。(影片截圖)

事業去年開始有轉機,女友余香凝也因《骨妹》而突然加速,步伐會否不太一致?沒想到陳家樂的回答是:「你覺得我哋步伐唔一致咩?」他說對方無論走到什麼位置,都一樣會為替她高興。「呢行係咁,無話齊上齊落,佢都想我好,咁唔通佢有機會去外國發展,我叫佢唔好去咩。我同佢真係好鍾意做戲,有時搭搭下火車,會扮唔識或者好耐無見,又或者我收到劇本,會一齊睇,佢會俾到一啲女性角度的意見我,很多東西可以交流。」拍拖兩年多,感情穩定,陳家樂甚至已有成家立室的打算,一來是因為身邊朋友都已擁有自己的家庭,二來他認為藝人也可以有常人的生活,但他認為經濟狀態暫時未容許。「我係演員,需要嘅係生活,可能會同公司立場唔同,但我需要感受世界,出街唔需要裝扮。」余香凝今年才24歲,事業剛起步,會否話嫁就嫁?請大家等一等,看一看。

與惠英紅再次於《幸運是我》交手,成了陳家樂的一個轉捩點。(資料圖片)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