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慈重提三十年前被性侵:驚到唔敢報警唔敢同屋企人講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Pinky重提多年前慘被性侵一事。

近日備受各界關注,於社交網上發起的「#MeToo」運動,令愈來愈曾慘遭性侵的女性勇敢站出來,公開講出自己的經歷,同樣有這種可怕遭遇的張文慈 (Pinky) 日前亦接受了無綫《東張西望》的訪問,重提多年前被一名男同事性侵的傷痛往事,同時也鼓勵所有不幸受害的女生要堅強面對。而Pinky在憶述的過程中就一度雙眼通紅,眼泛淚光,可見事件對她的傷害有多大和多深遠。

Pinky觸及痛處一度雙眼通紅,眼泛淚光。

Pinky在訪問中表示自己十多歲返暑期工時認識了一位男同事,兩人並非情侶關係,有一晚她與該位男同事相約食飯,同行還有一位女同事。期間Pinky喝了被落藥的飲品繼而昏迷,醒來後就發現自己的耳朵及身體都有流血,不過她害怕得不敢報警,也不敢告訴屋企人:「我覺得大鑊喇!講俾屋企人聽死梗喇!其實我好驚,一諗起報警會被人知,我覺得自己好醜,唔敢同人講。」當時冇報警,唔敢同家人講,好驚!好怕畀人知!」

Pinky話再揀過嘅話一定會報警處理。

因此Pinky一直隱瞞事件多年,直到入行後在偶然機會下才告知了傳媒,豈料情況卻變得更糟:「報道出街我畀人話我造新聞搏宣傳,又畀亞視雪藏,承受好大壓力。我覺得好難面對屋企人,我仲係唔敢講『迷咩』呢兩個字,覺得好核突,用性侵會易開口啲,個心會舒服啲。」她坦言一直未放得低,有段時間更控制不到情緒,懷疑自己患有有鬱躁症,說至傷心處一度眼泛淚光。她鼓勵其他受害者一定要搵人幫助,勇敢面對,如果可以再揀過她一定會報警處理。

Pinky話一直放唔低。

佢鼓勵其他受害人要勇敢面對。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