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雪焦媛舞台角力90分鐘 《晚安,媽媽》巡演反應熱烈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晚安,媽媽》巡迴演出到了第六站廣州,在擁有1,700個座位的廣州大劇院,台上只有兩位演員和一台佈景,如何把最後一排的觀眾也投入劇作中呢?

舞台劇《晚安,媽媽》來到廣州,已是他們巡演的第6站了;周日的日場,通常對舞台劇來說,很少有滿座的好下場,但廣州大劇院在距離演出還有個多小時便已人頭湧湧。

監製高志森雖然不在現場,但接到捷報都相當興奮,他說:「今次巡演成績得來不易。要知道廣州站演出點『廣州大劇院』,是一個1,700座位的大場館,全劇只靠兩位演員,一堂佈景上陣,演員的演出功力一定要非常強,才可以壓得住台,否則如何可以令坐在最後一行的觀眾也給劇作懾服。」

米雪與焦媛在台上互動時間配合愈來愈無縫,令觀眾看得自然投入。

焦媛演的女兒最後吞槍自殺,但當中在生與死的拉鋸,令人不禁反思生命的不容易,更化為正能量,告訴大家活着才是最重要。

兩位演員,就是飾演媽媽的米雪,和演女兒的焦媛。這個由劇作家Marsha Norman(瑪莎.諾曼)原著的「普立茲戲劇獎」作品,故事說一對相依為命的母女,在一個平凡的晚上,談話家常,突然女兒告訴母親,她要殺死自己……

舞台上一開始一面大鐘告訴觀眾,時間是8時過後,忽然分秒針快速擺動到差不多10時,傳來一下槍聲!然後時鐘回復到8時後,從這一分鐘,兩位演員開始演出,90多分鐘站在舞台上的便只有她們,二人帶動觀眾的情緒,在生與死的拉鋸中,相信大部分的觀眾都會站在母親雪姐的一邊,希望女兒不要自殺,最終雖然沒有成功,但當中的無奈、可惜,卻化為正能量提醒大家,珍惜眼前人。

演出後到大堂替觀眾簽名完畢回到後台的焦媛說:「剛剛有個女觀眾告訴我,她的親身經歷,她曾有過情緒病;我們要感恩仍然活着,要活着才有機會呀,生活是不容易,但克服到才勁呀!」米雪亦說:「演出這個劇,幫到自己幫到人,生活就是起起跌跌,處之泰然吧!」焦媛說全劇最令她難忘的是,女兒對母親說:「我們今晚可以談得這麼好,是因為我快要死。」我們往往把身邊最親的人忽視了,他開心快樂嗎?他精神健康嗎?就是缺少坦誠相對。

與香港演出有不同

剛剛謝幕時,看得出米雪很為觀眾的熱烈反應而激動;她們甫下台板,記者隨即就對焦媛說,今次演出與在香港首演時有所不同,台燈關掉黑暗中,走在前頭的雪姐也忍不住回頭說:「是呀,是呀,是有不同!」2015年《晚安,媽媽》在香港首演,排練後隨即上台,演出之後,兩位演員沉澱下來,把角色、劇情、對白都想得更透徹了,令她們演得更細緻更有默契,所以說,識睇一定要睇重演。米雪說:「我好享受剛剛個多小時的演出。在台上有時是她交給我,有時是我交給她,互動、時間性剛剛好。初時高先生(監製高志森)找我演此劇,說要在台上一氣呵成演個多小時,我一聽到便說殺死人!」結果雪姐愈演愈有感情。

舞台上身經百戰的焦媛亦有演出以外的滿足感,「這個劇我有份做翻譯,這兩天演出,都看到觀眾在一些不是笑料的位置笑,是因為他們投入了劇中,領會到箇中的幽默,不枉我們花心思去翻譯。」

觀眾看到只有兩位演員在台上,其實幕後工作人員眾多,一個都不能少。

《晚安,媽媽》從11月開始作巡迴演出,歷經無錫、上海、北京、廈門、珠海等站,廣州演出後還會有深圳、新加坡站接力,然後暫時收兵。焦媛說:「《晚安,媽媽》會成為焦媛實驗劇團的保留劇目,一定會長期演出,只要雪姐有期就會演,其實今次巡演還有很多邀約,甚至遠至哈爾濱亦有邀請,可惜雪姐無期。」今次演出正巧踫着電視劇《溏心風暴3》的宣傳期,米雪好多時是從一個地方回到香港幾小時,又會到另一個地方宣傳或演出,馬不停蹄,難得精神奕奕不會叫累,問她還會演出舞台劇嗎?米雪說:「有好劇本一定會,不過,我的期都排到明年了……」能不寫個服字嗎?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