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棟篤特工】做星爺御用編劇要考牌 李思臻:佢叫我返去寫3場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李思臻最新作品《楝篤特工》開盤高開,兩日已過千萬。(相片由李思臻提供)

《棟篤特工》在賀歲檔期票房已經超過2500萬,令黃子華終於擺脫票房毒葯的稱號,劇本除了子華之外,還有另一編劇李思臻,他的經歷雖然沒有特工這麼曲折,但一樣引人入勝,未入行前是山頂、淺水灣豪宅經紀,收入多少不用說,有筍工不做竟然走去當電影編劇,平均每月收入只得一萬餘,他說:「做編劇除咗要肯捱,亦要夠癲,要唔忿氣。當年人人叫我收手轉行,但我唔忿氣堅持繼續做。」李思臻除了同黃子華合作,亦是《美人魚》編劇,《美人魚》國內票房35億人仔,令李思臻在國內編劇界一夜爆紅,他說:「部戲一落,就有個投資人出5百萬人仔叫我寫劇本,但我冇接拒絕咗,因為我知道佢醉翁之意不在酒,呢筆唔係編劇費,係介紹費。」500萬掟埋嚟都唔要,李思臻果然係癲。

《黑道風雲》為李思臻第一套作品,那時他是豪宅地產經紀。

【棟篤特工】黃子華爆10大製作秘聞 「佘詩曼本來係搵我開劇先」

【棟篤特工】黃子華唔只票房收得 電視劇套套平均30點無人能及

一切由2000年說起,那時26歲的李思臻是豪宅經紀,一天,陪一位編劇朋友和監製在咖啡店度劇本,編劇和監製想不通一些情節,問這位觀眾意見,竟然啟發了他們,監製問他有冇興趣寫劇本,膽粗粗的李思臻就答應了,那套電影是《黑道風雲》,監製是雷宇揚,李思臻就這樣入行當了編劇,但更神奇是放棄當豪宅經紀,李思臻說:「豪宅經紀同一般經紀有啲唔同,我哋要湊客,陪客買嘢、食飯、放狗都試過。嗰陣我已經做咗三四年,覺得有啲厭,再加上果陣嗰市好差,南區由每月二百幾宗成交跌到得十幾宗,咁啱有呢個機會咪試下囉,就試到而家喇;第一個劇本好似收兩萬定三萬,唔記得咗,寫咗三個月,收入同地產梗係冇得比啦。」

《墨斗先生》為李思臻作品,當中陳小春到銀行借錢被詹瑞文玩一幕,成為經典,之後更成為廣告。

因為一次陪朋友傾劇本就入了行,看似順風順水,但編劇這條路在香港特別難行,他說:「你又幾何會留意編劇係邊個?電視台roller快到你睇唔到,只有套戲好差嗰陣,你先會望下,哦,原來呢條友寫。」李思臻入行後,試過一年寫五六個劇本,但之後越來越少,08年是他最難捱的一年,經濟、精神都有好大壓力,連由細玩到大嘅兄弟都勸他收手,於是他就打算放棄轉行,做桌球用品生意。正當公司裝修好準備開張之際,他卻收了一個改變他一生的電話:「向生(向華勝)想攪返電影,叫啲編劇上佢屋企傾下。」

李思臻可以同星爺、黃子華合作,羡慕死唔少人。

「我當時諗咁多高人喺度,點會輪到我呀?但我想見下向生,呢位影壇巨人係點嘅呢?去到佢屋企都腳軟㗎,好多出名編劇都喺到,我就縮埋自己坐喺度,大家就開始傾。」這個集思廣益的大會,原來是「㨂卒」,向生一邊觀察那些編劇合適,最初有十人左右,慢慢來的人越來越少,最後剩返幾個,李思臻是其中之一,他說:「到真係叫我寫劇本,我唔知點算,我仲得唔得㗎呢?桌球生意又開始,有次襯向生飲咗兩杯問佢『我得唔得架?定係向生你覺得呢到我最後生,先俾機會我?我寫到幾乎家破人亡咁劑。不過向生同我講你得㗎,我好少睇錯人,你差啲基本嘢,差一啲機會,你跟曾謹昌學啦』」曾謹昌為星爺御用編劇,《食神》《少林足球》《功夫》全是他的作品。他說:「後來到真係叫我寫劇本,我唔知點算,我仲得唔得㗎呢?如果寫,桌球生意就要請人打理,於是有次襯向生飲咗兩杯問佢『向生,我做編劇做到家破人亡咁劑,其實你係咪真係覺得我得架?定係向生你覺得呢度我最後生,所以俾個機會我㗎咋?。』點知向生同我講:『你真係得㗎,我好少睇錯人,你只係差啲基本嘢,差一啲機會遮。你好好跟曾謹昌學啦,只要你肯下功夫,我肯定你十年之內成為一綫編劇』」

李思臻(右二)和星爺合作寫《美人魚》,每次拍攝亦會跟場,三年期間和星爺合作無間。(相片由李思臻提供)

未遇到向生和曾謹昌之前,李思臻當編劇每月收入只得萬幾蚊,要不斷做散job為持生計,原本想轉行放棄,但竟然有人睇起,他決定重操故業,跟隨曾謹昌學編劇,每日除了睡覺就是聊故事寫劇本。他說:「昌哥係個天才瘋子,曾經有一場戲,我寫極佢都唔滿意,話我唔止係咁。結果我搞盡腦汁寫到第八稿佢先至收貨,點知第二日昌哥又寫咗一稿出嚟,我一睇…嘩!真係精彩過我好多,唔到你唔服!」李思臻就是這樣寫了四年,有日,曾謹昌突然對他說:「你差唔多喇,下星期一帶你見周生啦。」李思臻很記得見到星爺的第一天,他說:「嘩,我緊張到企喺身同佢握手,佢叫我坐底,叫我唔駛咁緊張。」其實又怎會不緊張,首次見面亦是考牌日,星爺談完故事就對他說:「你返去寫一寫頭三場戲啦,寫好打俾我。」那是《美人魚》頭三場戲,李思臻花了兩天就寫好了,可是反覆修改了一星期也未敢交俾星爺,怕過不到關。於是他把劇本交俾師傅曾謹昌過目,但師傅拒絕,叫他自己有信心一點,結果考牌成功,李思臻和星爺合作三年寫《美人魚》。

李思臻在深圳開了自己的工作室,陪育新一代創作人。(相片由李思臻提供)

《美人魚》的成功令李思臻一鋪上位,有人出到成層樓的價錢請他寫劇本,但他亦拒絕,他說:「大陸啲排場嚇死人,一個導演或編劇可以有經理人,兩三個幫手保姆。佢哋點養到?國內一綫編劇一個電影劇本起碼三五百萬人仔,寫電視劇二三十萬一集,一寫就四五十集以上。香港無乜人留意編劇,但國內就唔同,突然間好多人走嚟結識我,吹捧我。我師傅昌哥叫我定啲,唔好飄,做自己嘢,我自己都經歷過低潮,知道呢行花無百日紅,所以我就收埋自己半年,謝絕所有應酬,沉澱一下自己。」曾經窮到褲穿窿,現在李思臻有自己的工作室,他希望幫到一眾後輩,他說:「編劇成日不受尊重被人蝦,我已經叫好好彩,無乜畀人走過數,哈哈。如果畀我重新再揀過,我都會揀返呢條路,因為自己真係鍾意。雖然搞創作好辛苦,要迫到自己好盡先得,但當見到自己寫嘅嘢响大銀幕出現,感覺好正,滿足到…唔識講。」李思臻同星爺合作三年,當然有不少生活點滴,究竟星爺在片場點教戲?度橋係點?密切留意下集。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