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黃偉文林夕填詞霸業 陳詠謙的高山低谷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由填詞人到歌手,再身兼陳奕迅巡唱的和音,陳詠謙的一日就算有48 小時都不夠用。經歷過無數次被催、歌名被改、窮到撳不出錢的日子,他終於在黃偉文與林夕連霸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填詞人大獎18 載後,連續兩年走上了這個頒獎禮的舞台。「以往我是寂寂無聞小伙子時,可以任意賤踏,現在都會忌我三分。」噢!他還有一個身分——黃偉文徒弟。 撰文:鄺鈺瑩 攝影:梁碧玲、黃國立、符祥定
陳詠謙

陳詠謙說近年歌詞被改的 次數減少了,除了是因 為「忌」了他之外,還因 為:「寫了這麼多年,愈 來愈了解歌手、唱片公司 同聽眾的口味,自己都會 寫得更準確,這是最重要 的原因。」

在公在私,二人關係非常密切。在訪問中,每當提 到黃偉文時,陳詠謙講得特別起勁。(網上圖片)

從事創作的人,個性是否比一般人較飄忽?陳詠謙說是,而且這種飄忽,早在他學生時期已經出現,當年在華仁書院畢業後,他跑到商台當撰稿員,做了半年,考上香港大學音樂系,但兩年後退學。「因為不喜歡見到人,不喜歡見到任何形式的團體活動,我覺得返學大家坐在同一個課室、聽着同一課堂,考同一個試,覺得好討厭,退學之後留在家打機,厭世到極點。我並不是因為有工作機會而退學,所以在這事情上,我真是好相信自己的能力,總之機會是會來找我,我不要一張文憑去保障自己的將來,總之我會得,不會死。」對於以上行為,問陳詠謙可曾感到後悔,他笑着說:「曾感到大鑊,但無後悔。」

能夠如此輕鬆,皆因他很自信,而他的自信從他填詞的《脂肪葡萄》中「我叻仔我可以肥」可見。「創作是一個如此走入死胡同的工作,做gym就好似每日都完成一些任務,可以挑戰自己,然後發現自己的能力又被提高,這種每天累積的小小成功感,能回復自信,但始終都辛苦,所以要寫歌去記錄這件事,於是就出了《脂肪葡萄》。其實從來我都是連呼吸、飲水都會肥,個人要好自控,所以好恨一些食極都唔肥的人。而社會告訴我們如果想識到靚女或魅力四射,可以買遊艇買飛機或者讀多點書,令社會身分地位提升,到時就會變到我叻仔我可以肥。」

瘦身之後,自信多了,人也靚仔了,再加上無盡的才華,真的可以好容易識女仔嗎?陳詠謙有以下的解讀:「我覺得所謂才華,我的歌詞背後,都是在說一種自信,而這種自信令我與人相處時好願意去open up自己被對方認識,加上女仔一向都話認真工作的男人分外吸引,我當然也有認真工作時,但是這種玩法會慢好多,所以我始終相信在我的配套上,加上model身形或者樣子,是會事半功倍,哈哈!」

當我不斷寫,不斷被要求要寫到好似大師級的風格,是一種難,我相信愈喜歡創作的人,自尊心就愈強,而在這條由低向上爬的路上,自尊心會時常被踐踏,這又是一種難。
陳詠謙

在黃偉文與林夕連霸叱咤樂壇填詞人大獎18 載 後,2013 及2014 年,陳詠謙摘下此榮譽。而 他那時已經是黃偉文發起的填詞人組織Shoot The Lyricist其中一份子。

最欣賞的填詞神

至於與黃偉文(Wyman)的緣起,是由一通託別人打的電話開始。「我收到個call,是Wyman託人打給我,約出來見面,我有問他為什麼會找我,他的說法是:『有些人你會覺得合眼緣,歌詞就是合耳緣,我聽完你的歌,覺得合耳緣。』是不是好奇妙?我想是因為當時替Swing寫了復出歌《我有貨》。」就這樣,陳詠謙成了黃偉文徒弟,期間他試過扭計、試過失去了靈感,但在他獲獎一刻,黃偉文激動落淚。「當我在創作低潮時,我傳信息給他,說不想再寫,他回我:『咁快?如果你真的不想寫,我就幫不到你,但如果你純粹想扭計,我可以告訴你,我都經歷過,只要諗吓你今日穿的、食的、你得到的尊重、你的地位等等都是因為填詞而來,你就會咬緊牙根寫下去。』」其實除了Wyman之外,林夕、周耀輝、林振強、黃霑都是他的偶像,「但真正令我『毛管戙』的是李宗盛《我是一隻小小鳥》的歌詞:『所有知道我的名字的人啊你們好不好』好有型,他用最淺易的文字和語調去講最警世的道理,如果我有日做到就真是好勁,能夠寫到是因為他的經歷豐富。」

被踐踏的自尊心

第一次在叱咤得獎時,陳詠謙擔心比開心多,因為創業難,守業更難,他說:「我好容易會覺得自己不配,嗯……做任何事都是,可能是因為好容易去崇拜或者欣賞其他人,所以往往會覺得其他人比我更好,我其實是個好飄忽的人,有時會覺得叻仔可以肥,但下一秒又會覺得自己只不過是好平庸好普通的人,而這種心態出現得幾頻繁。」填詞人嘛,如果沒有這種情緒起伏,何來一首首夭心夭肺的作品呢?又如果,沒有以下的經歷,何來《高山低谷》呢?「我在歌詞上得到很多滿足感,但付出亦很多,無數個通宵的晚上,無數個瘋狂打來追歌詞的電話,那種壓力都不容易承受,所以由當日來到今日,我得到的是很多很好的際遇,同時,我亦都要多謝自己在最艱難最辛苦時,沒有放棄自己,因為放棄就是最徹底的失敗。」

由幕後走上幕前,陳詠謙並不太擔心失敗。「唱片 公司簽我,一定是在我身上,看到一些我自己見不 到的東西。」習慣了做歌星的他,在《脂肪葡萄》 的MV 中,無論是大頭或半身shot,都比之前多很 多。另外,還挑戰跳舞,突破到連他本人也預料不 到。(網上圖片)

訪問過不少創作人,他們口中的難,離不開際遇同三餐溫飽。「當我不斷寫,不斷被要求要寫到好似大師級的風格,是一種難,我相信愈喜歡創作,自尊心就愈強,而在這條由低處向上爬的路上,自尊心會時常被踐踏,這又是一種難。而當你未做出成績,朋友的耻笑、家人的擔心、伴侶對你的勸勉,會令你想過不如轉行,都是一種難,自己對自己的懷疑是最難過的一關。」

說到自尊心被踐踏,陳詠謙提到由李龍基和李蘢怡合唱的歌,用他的講法是,一開始為了「辟(邪)一辟(邪)」,所以將歌名定做《百無禁忌》,結果到首歌出了街才知道已被改為《明天你是否依然教我》,他說:「事情荒誕到你已經不會生氣,另一個被改歌名事件是JW的《掛住你》,我已經忘記原名叫什麼,人原來對創傷會有一個洗腦系統機制,他們說黎明認為要叫《掛住你》,所以都無辦法。」

陳詠謙說自己不是個貿貿然會去敲門找合作機會的人,而他敲過的門,除了商台之外,亦有意想不到的足球網頁。「對上一次自薦已經是10年前寄信去商台的創作部,做了半年;第二次是4年前左右,寫信去goal.com,因為好鍾意足球,想做他們的專欄作家,而我又覺得他們網站的文章可以更精采,但不被理會,我提議每星期幫他們改隻歌,講那星期球壇發生的事,但對方沒有回覆。」講波不成,惟有專心寫歌。

陳詠謙說話斯文,但又有點鬼馬幽默。經歷多多的他,曾讀到 大學二年級停學、曾經離婚又曾經窮到銀行戶口撳唔到錢,而 他今年才29 歲。

不論是位高權重的人,或者是身邊經過所謂的閒人,他(陳奕迅)都一視同仁,並不會因為是老闆或投資者,而特別殷勤,亦不會因為他只是負責掃地或搭台而忽視……他重視每個跟他工作的人,這令到大家都非常尊重他。
陳詠謙

陳詠謙的「客戶」名單

陳奕迅一年有一半時間都在巡唱,陳詠謙就算再分身不暇,也 沒有打算放棄當他的伴唱團。(網上圖片)

其實,除了李龍基同李蘢怡之外,陳詠謙的「客戶」還有陳奕迅、周柏豪、林奕匡、李克勤、薛凱琪……先講講陳奕迅吧,既替他寫詞、又幫他做伴唱,陳詠謙說從這位歌神身上學到太多太多,所以只能挑選最精采的來說說。

「我親眼看到的是,不論是位高權重的人,或者是身邊經過所謂的閒人,他都一視同仁,並不會因為是老闆或投資者,而特別殷勤,亦不會因為他只是負責掃地或搭台而忽視。每次排練之前,他跟我們每個人都擁抱一下,他重視每個跟他工作的人,這令到大家都非常尊重他。在我眼中,他在他的領域是如此出眾、如此有才華,但是仍然會keep住追求所重視的藝術,力臻完美,一隻歌他唱了這麼多次,大可以一上去就唱,但是他時時都會諗可不可以這樣唱?那個位可以怎樣唱得好一點?所說的是《歲月如歌》、《明年今日》這些唱了過千次的歌,到今天都還在諗緊。我希望自己可以跟他一樣待人處事。」

之所以成為陳奕迅的伴唱團成員,陳詠謙說是小時候參加的合唱團在十周年聚會時,舉行了一個音樂會,然後就這樣遇上了「合耳緣」的陳奕迅,音樂生涯由此起。雖然與陳奕迅經常見面,而口中的他又是如此nice,但陳詠謙仍未敢開口邀對方合唱,「順其自然吧,太快合唱感覺不是太好,不想好似找靠山一樣。」

陳詠謙本來與林奕匡只有一面之緣,《高山低谷》的出現,其實是監製Edward Chan的功勞。「唱片公司有講過這或許是林奕匡的last shot,但你問我是否特別俾心機寫呢?其實又無,亦不會特別擺個靚陣出來,只不過,有如此夕陽的氣氛,就自然有如此感覺去寫一份歌詞,結果這種夕陽氣氛又剛好切合香港人共有的情緒,所以就成功了。」

只差一個

每次有作品面世,陳詠謙都會留意網民的評價,有開心也有激心:「陳柏宇的《別來無恙》,我以為會是其中一隻金曲,結果都差幾遠,這歌在網上被comment得幾差,又話唔押韻又話點,其實首歌是有嗰句講嗰句,一個男人在那情緒之下,諗到什麼就講什麼,所以,在那情況之下是不會押韻的……」

陳詠謙的「客戶」除了陳奕迅,還有薛凱琪、李克勤 、林奕匡、周柏豪。

2005年開始寫歌,每次數首作品,2009年因為Swing的復出歌,令行內人知道陳詠謙的存在,至今發表過近300首作品,實力看來已被肯定,但他還有一個小小的心願。「其實由我寫歌詞開始,就已經有個陳詠謙的名單(笑),一路完成,一路打剔,陳奕迅剔了,張學友、譚詠麟又剔了,好多都剔了,只差一個……就是G.E.M.,她還沒上宇宙時已經好欣賞她唱歌,她的音樂在香港很少有,所以很想幫那種音樂填詞,但一路都沒有機會,然後感覺這機會愈來愈細。」

自從《高山低谷》之後,林奕匡閒 時會到陳詠謙家中作客,二人有聊之不盡的話題。

低谷之友林奕匡

林奕匡(Phil)因一首《高山低谷》令自己的事業重見光明,再多得鄭秀文,令歌曲唱到街知巷聞。Phil在溫哥華對出一個小島上面的小鎮長大,人口不多,令他思想較為簡單。2008年回港發展,於兩年後出道,但種種的不順,令他差點被out,還好陳詠謙的《高》,扭轉了他的人生。在《高》之前,陳詠謙與林奕匡只有過一面之緣,當然,經過這山谷之後,他們已成為好友。

在我們眼中,陳詠謙是林奕匡的救命恩人,而在林奕匡眼中,陳詠謙是這樣的:「是一個很厲害的人,譬如雙方之前無傾要寫什麼題材,但他會知道什麼題材最適合哪一位歌手,而他的詞,不但令我事業、人生改變了,他是個好叻的後生仔,他其實比我年輕,我見到他的時候,總是覺得有很多東西要向他學習。他的智慧是極之發達,我有他一半已經好掂。」

陳詠謙在14 年得到「填詞人大獎」 後,加盟了華納做歌手,從此與周 柏豪關係更密切。

周柏豪要追尚欠的詞

陳詠謙說不會貿貿然敲門找合作機會,除非對方非常信任他,同事周柏豪就是其中一位,他會主動向周柏豪提議什麼歌應收錄在大碟當中。在多次合作當中,周柏豪認為《只有一事不成全你》是最有意義的一首。「是寫給我一個患病的朋友,那時候他在死亡的邊緣,當然他現在過得很健康,這歌意義很重大,也對我很有歸屬感。」

既是朋友又是同事,周柏豪對陳詠謙的看法也很直接:「他忙到人格分裂,就快整個人都裂開,俾人碎屍萬段又好,他自爆又好,既要做陳奕迅的tour,又有4、5個監製同時追他歌詞,自己又有幕前工作,早排發燒病倒了。其實他拖欠我一份歌詞,所以……過濾一下再追他吧,他如此炙手可熱,要追都追不到。大家經常合作,都會互相偷師,我寫歌時,他會給意見,他寫詞時,我又會提議怎樣才會好一點,會互相input大家。」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