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緣】黃栢文曾提名金馬獎最佳男配 出發台灣前被通知擺烏龍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常言道「一命二運三風水」,《逆緣》中賀永年(黎耀祥飾)一角自小命途多舛,因此篤信風水命理,想從龍羽堂龍羽居士(黃栢文飾)處購得並精通「通天靈鑑」,藉以改變命運搖身變上等人。可惜天不從人願,原來龍羽居士是個「神棍」,胡亂編一部假的「通天靈鑑」賣給賀永年騙他的錢。

這位龍羽居士由最初人人尊敬的「得道高人」形象,在最近幾集突然黑化成為神棍、對女性上下其手的面目可憎之人,前後對比令觀眾對他印象深刻,亦令很多人從新認識飾演龍羽居士的綠葉演員──黃栢文,他是位電影圈前輩,更是一位命途多舛的人,年輕時提名過金馬獎「最佳男配角」,可惜大會宣佈提名擺烏龍,令他經歷「滑鐵盧」,從此演員之路一蹶不振。

【逆緣】黃栢文發掘並起用周星馳:合作完之後無聯絡過

【逆緣】黃栢文執導筒聲名日盛卻患癌 為看女兒成長棄事業移民

《逆緣》中黃栢文飾演的龍羽居士,原來是個騙財騙色的神棍。(劇集截圖)

黃栢文在第6期無綫藝訓畢業兩年後跳入了電影圈,與李修賢、鄭則士自組班底獨立製片,由幕後開始做起:「那時我們沒有寫字樓,只坐在咖啡店內想劇本、籌劃拍攝工作,後來以小成本炮製了一部喜劇警匪片叫《Friend過打Band》,成績十分之好。從此我們這組人在電影圈被視為是有實力的一群製作人。」據資料所示,《Friend過打Band》票房收入逾640萬,而那時是1982年。

黃栢文雖主力幕後發展,但亦有幕前演出的時候,其中《公僕》一戲他更擔任重要的反派角色,並成功令他短暫提名第21屆金馬獎「最佳男配角」。細心者或許會看出端倪,為何說他是「短暫提名」?黃栢文重提往事,感慨萬千:「這部戲令我有很多感觸,當年金馬獎李修賢提名最佳男主角,我就提名最佳男配角,但很不幸,頒獎禮前一個星期台灣那邊忽然發出消息,指金馬獎最佳男配角提名錯誤,原來他們想提名的是《公僕》中的太保。這對我來說是「滑鐵盧」,打擊很大!」

相隔34年,黃栢文仍能相當仔細地形容自己當時的心情,受挫程度可想而知。「臨去台灣之前很多人走來與我握手,笑著說恭喜我,更說那邊傳來消息指我已拿了半隻金馬獎。不過,忽然間臨去台灣一個星期前傳出提名錯誤的消息,當時我覺得自己很羞家,為何被人捧了上天,忽然間會『嘭』一聲掉了下來?為何一覺醒來竟變了另一回事?真的很大打擊!那時我年輕,很多事情想不通會鑽牛角尖變成了意氣用事,我當時發悔氣說:『不演了!以後都不演!』李修賢有勸過我,但我什麼都聽不入耳,所以我往後的日子就專心在幕後發展,向導演那條路進發。」這件往事,黃栢文說得感傷。

黃栢文於1984年憑《公僕》的大反派黑仔一角,曾被提名金馬獎最佳男配角,但原來是擺烏龍,最後改為提名同戲中的太保。(電影截圖)

「滑鐵盧」一事後,黃栢文並不如悔氣話所說的一樣,真的完全不參與幕前演出,畢竟他還是有戲癮的,所以他會客串一些角色,卻推卻很多重要的演出。「我再沒有積極爭取什麼重要角色,就算李修賢找我做戲我也推卻,說:『你找不到人我才做吧。』所以還是有客串一下,不過沒有認真去爭取。曾經有導演看見我,說黃栢文是能演的人,還表示恰巧有角色適合我問我做不做,我才會試做一下,畢竟總會有戲癮,但年輕唔識諗加上不開心,所以一直都不主動爭取。」其實,黃栢文是有後悔的,因為他細細聲地說了一句:「要是當年不這麼想,或者我已上位也說不定。」

+5
+4
+3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