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蘭都撐! 師弟洪嘉豪做創作新人唔怕窮:係一件無得返轉頭嘅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作為唱作新人,洪嘉豪除有華納這國際唱片公司作為後台之外,就連新歌也得到張敬軒這位樂壇前輩誠意推薦,有優勢但又是否表示一定會贏呢?「能夠將興趣變為職業係幾幸福的事,但自己依然有好多不足。」如果識彈琴作曲填詞、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聲音設計科,曾從事幕後音樂設計工作都叫不足,咁應該有好多人都要自我檢討一番。

洪嘉豪說做過不少demo,但沒有刻意寄去唱片公司或託行內朋友幫忙,咁請問做嘅作用係?「我有set deadline比自己,唔想煩到朋友,想等下有無機會。」呢個邏輯勁奇怪……(梁碧玲攝)

洪嘉豪說當初因為對音樂製作十分好奇所以選擇了香港演藝學院聲音設計科,有無發過歌星夢?話無就呃人嘅。畢業後,邊做幕後工作邊做錄demo,剛好遇上了唱片公司的招募比賽。「我仲記得當時係唱周國賢的《地下街》點知唱到一半就叮,後來改唱自己歌就好啲。」就是這樣,洪嘉豪去年得到了歌手合約一份。初來報到,公司安排他先去藝人與製作部工作,有騷就去睇、有人錄歌就去聽,工餘時間再學唱歌、影相點擺甫士,至於幾時出道,當時都算係一個謎。「簽約時就知唔會係2017年,公司想我再學多一點,可能我太多地方未夠成熟,多啲訓練都好。」

到底聲音設計科嘅出路好唔好?洪嘉豪話其實畢業生並不算多。「讀書時會好多人搵開工,connection亦會好好,所以一畢業就有工返。」

十萬個為什麼

作為一個練習生,洪嘉豪幸運地得到了一個由衛蘭同監製舒文賞賜的機會。「做A&R時,衛蘭因為做碟關係,所以見得最多,她要開紅館騷時,找了我做和音,因為和音同主音唔同,加上自己又唔係好叻,所以好緊張,準備咗好耐。」紙上談兵總不及實戰好,完成了和音工作後,出道時間終於有眼眉目,但同時也迎接了一個又一個的打擊。「唔知唱歌完來係咁,即係當你唱K時,會跟住唱,但當首歌係無人唱過時,自己唔識去設計,於是監製幫忙,而唱歌係需要感情運用,我成日以為自己投入咗,但原來又係無,所以每次離開錄音室都好錯敗。」先不要談技巧,洪嘉豪說當初連監製提議「透過咬字發揮感情」都不明白是什麼一回事。「或者係自己經歷得少,所以成日都聽到『遲啲你就明』,依家唯有在其他方面做好,唔開心當然會有,但只係因為覺得自己唔夠叻。」

洪嘉豪早前推出首支單曲《半天空檔》後,張敬軒在IG為其加持。

阿媽都有啲料

洪嘉豪不時都提著自己唔夠叻,但如果唔叻的話,又哪來張敬軒的讚?提到與「皇上」的淵源,洪嘉豪說因為媽媽的工作關係,所以真係細細個就已經睇張敬軒。「佢知我有學音樂,所以送了些錄音器材,就係呢啲事令我開始寫歌、編曲,啲器材到依家都仲保留住。到入演藝第一年,媽媽有認識做音響的朋友,介紹我去做軒仔的澳門演唱會,他想聽聲,於是就叫我上台試咪,就係咁佢第一次唱我唱歌,而估唔到之後佢有默默咁關注我。」

聽落其實洪媽媽也算是圈中人?洪嘉豪說早已叮囑媽媽不要插手他的事業,因為唔想靠關係,結果他靠自己入了行,家人沒有太多的反對,反觀自己在簽約時有過一陣的猶豫。「我會覺得任性,因為屋企唔係充裕,如果我去打份工,其實可能會舒服過依家,同埋無人保證到如果真係唔得會點算,係一件無得返轉頭嘅事。」問到擔唔擔心要捱輸,洪嘉豪笑言表示自己有積蓄。「雖然已經用得七七八八,最怕係對唔住屋企人,要佢哋照顧。」

 

髮型:Haysses Ip@HAiR
化妝:Chi Chi Li
場地:Studio King
 

洪嘉豪說家人並沒有反對他入行,媽媽唯一堅持是要他完成學業。「因為佢覺得點都叫有張證書,同埋始終音樂無保證。」(梁碧玲攝)

+3
+2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