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劇毒】Netflix紀錄片《我殺人》睇到寒 竟為做死囚而殺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知道我大約有24分鐘可下手,我走到他身後輕推他,把他叫醒了。我說:『你要我把你綁起來,還是殺了你?』,後來我把他制伏,勒死他了。我不知道,大概6分鐘吧,5到6分鐘,也許4分鐘,我不覺得自責!
James Robertson(死囚編號322534)

究竟人為何會殺人?

是因為不愉快的童年而導致性格有缺憾?是天生藏著暴力的基因和反社會傾向(Antisocial Tendency),對身邊的人和事缺乏同理心或對他人痛苦的麻木?還是借殺人這個行為來宣洩對社會體制的不滿?原來可以有更加另類的原因......

今次Netflix為觀眾帶來一輯原創紀錄片,《我殺人》(I Am A Killer)。在這部紀錄片中,10位被判謀殺罪的死囚,以親身經歷的角度講述他們所犯下的罪行。

【美劇毒】Mindhunter大衛芬查新季續執導   奇案劇情真實版超心寒

有「預謀」轉去死囚房

紀錄片首個單元就講述James Robertson(死囚編號322534 )的故事。17歲那年,James因盜竊、加重傷害和脫逃罪被判入獄。他原本只被判10年,其後因不守規矩、企圖越獄及各種原因而不停延長刑期。就是在那個時候開始,態度大逆轉,經常因為捅傷別人及參與暴動而逮捕,更被列為長期最高戒護管束而禁閉在單人囚室(Close Management)。因為抵受不住被剝奪他覺得應有的「自由」,而萌生殺人的念頭,到2008年,James被移往雙人禁閉室,和孌童犯Frank Hart關在一起,談起將獄友殺死時,他直言:「那是有預謀的,我想被判死刑!」

2012年,佛州監獄被指派準備對James Robertson進行判決前調查(Pre-Sentence Investigation,簡稱:PSI),由Mike Gottfried進行調查,概述這名囚犯不為人知的一面,就是他的社經背景(Socio-Economic Background)。據Mike描述,暴力是James成長的一部分,因兒時被父母用藤條打,父母離婚、再婚、酗酒,這些問題一直慢慢醞釀和發酵,導致他在成長期所犯下的前科。雖然被送進監獄,經歷了最嚴苛的監禁,不但並沒有使他放慢腳步,反而變本加厲。最終,James被判處死刑,被送入死囚房,那是否代表James奸計得逞?

【美劇毒】HBO《Sharp Objects》夠陰沉    Amy Adams演心寒懸疑劇

死囚房是「監犯天堂」?

那為何James Robertson誓死要到死囚房?

原來死囚房跟單人囚室簡直是天堂跟地獄的分別,死囚房能夠擁有自己的電視,更好的伙食,有自己的床單、專屬護士及活動區,而最令人詫異,就是死囚都很團結。有人說,James是因為更好的生活條件而去死囚房,還是想「幹一番大事」,來讓所有人記得自己?

+2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