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n B.專訪】陸駿光入行16年終上位做主角:係我主動Cast返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陸駿光在ViuTV劇集《Plan B》中飾演一個殺人不貶眼的殺手和「清道夫」,花盡心機投入角色的他更為此而冒住脫髮危機去漂白頭髮,犧牲不少。不過,他絕非由始到終都如此「去到盡」,剛剛加入無綫做演員時更「Hea住做」足足9年,而他坦言這個便是自己被投閒置散的主要原因:「其實你真係唔怪得TVB……」

場地:Homemade Party

造型:Cedric Lau

還記得上年採訪《Plan B》開鏡儀式時,陸駿光向記者親述自己因為漂染一頭白髮而甩頭髮,當時他指自己好怕自己從此變成M字額。在大半年後的訪問當日講起此事時,變回一頭黑髮的陸駿光便指自己額角,似是放下心頭大石說:「你睇睇,開始生返啲毛仔出嚟喇!」男人最應該堅守的界線──髮線,他亦能為演戲暫時放下,可想而知他在這個方面的確可以去得比其他人更盡。「我真係冇乜底線喎。」但其實他心裏面卻有另一種顧慮,便是害怕自己未夠成熟去掌握到角色,以及飾演完畢後帶來的後果:「我拍完《PG戀愛指引》後,真係好似少咗嘢做咁,有人就同我分析套戲係咪太激,好容易俾人覺得我就係演嗰種戲嘅演員。第時人哋我認識多啲,知我為咗做戲先冇底線時先接,我可能會比較大膽啲。不過,我啱啱拍《G-殺》都有露到Pat Pat。」

陸駿光在ViuTV劇集《Plan B》中飾演殺手兼「清道夫」閻羅,他坦言接到劇本那刻覺得這個角色太癲太偏鋒,世間哪會有一個人專門負責「劏屍」,但細讀劇本後才發現角色「也不過是個人」。他又指自己做了不少劇本以外的角色設計:「都幾老套,就係我個角色係陳啟泰執返嚟,見到陳啟泰就好似馬戲團啲獅子見到馴獸師咁即刻笠水,有場戲我坐喺田生(田啟文)隔籬我又係笠晒水,好驚佢會鞭我咁。」(電視畫面)

在無綫Hea足9年:有人因為咁而話過我

可能大家只記得陸駿光肯為角色拚搏、為藝術犧牲的一面,但曾經有一段時間他也不太了解自己想點,日後的路應該怎樣行,在無綫工作的9年絕大部分的時間是「Hea住過」,每天只求背得出劇本,幫手出席宣傳活動時從不化妝、梳頭,只當自己是識行識走的佈景板:「其實當時我同鄭俊弘、麥子樂佢哋有個群組,嗰陣大家都係Nothing,好似畀公司投閒置散咁,我哋就喺度諗其實點解自己唔紅,諗諗下就覺得其實係自己未Ready,即係就算畀個主角你做,要你做訪問你都唔識答人。嗰9年我都係業餘心態咁,凌晨隊公仔麵又唔介意,踢拖返工又冇所謂,好頹好Hea,有人因為咁而話過我,我就話佢畀咁嘅人工就係咁返工。」

陸駿光受訪時認當初在無綫工作時苦無上位機會,絕對不是TVB的責任:「其實你唔怪得TVB,自己咁冇機會,係因為自己都未整好自己,就算有時做得好都係一兩場咁,而大部分時間都係唔好,個人未Ready就係未Ready。」(葉志明攝)

+2

因為愛煲劇去學戲 入行後自信心變零

其實陸駿光一開始並非是個得過且過的人,在加拿大成長的他就指自己小時候便是收睇無綫劇集錄影帶長大,每次煲劇更是一次過睇十集不願熄電視休息,看着看着眼前的大牛龜電視,「要成為演員」這個想法便慢慢在心裏面形成。回港後,他便考入演藝學院修讀兩年的戲劇文憑課程,之後再雄心壯志順勢入讀無綫的藝員訓練班:「但其實學戲同做戲係兩件事嚟,讀完出嚟我覺得自己係好屎,太多嘢要兼顧,講句對白都講唔掂,自信心跌到去零。」陸駿光亦直認自己其實是「Hea底」,雖然的而且確在演藝學院出身,但事實上該兩年時間完全是「Hea住讀」:「可能同我冇乜負擔有關,我係孻仔,有兩個阿哥,係去到過咗去HKTV後先開始識做運動,等自己有正能量啲,諗諗下先發現人哋唔用你唔關人哋事,係我自己冇搞好自己。」

陸駿光為《導火新聞線》演出時付出的心力好可以比起在TVB拍劇9年加起來更多,在正式開工拍後巷追逐戲的之前一晚,他喪煲神劇《大時代》尋求負面情緒,又瘋狂隊啤酒:「我特登唔瞓令自己睇落好殘,我阿媽成晚就見到我喺度隊,開工前又喺度隊,我開工時問導演,我可唔可以飲住酒做呢個角色,導演話冇問題,支酒仲擺埋喺鏡頭面前,嗰一刻阿媽終於知我係認真做戲。」(電視畫面)

你問我呢幾年點樣,似唔似預期,其實係不似預期。
陸駿光

入港視至開竅 「半澤」無助上位

「到我入咗HKTV嘅時候我就開始真係緊張喇。」陸駿光之所以肯發力,其實好主要是危機感,他坦言港視當時雖然好像不斷有劇集出街,但其實大多數都是一早拍定,中段有一大段長時間是完全停擺,有監製口頭上請他演某某角色,隔了足足十個月後而且未成事:「我哋唔係傻,知道個牌真係未得,如果真係唔得,我哋就真係返唔到轉頭,喺個海度唔知飄咗去邊,所以嗰幾年我覺得自己要做得好好,先至可以繼續行落去。」雖然他在2013年於反對政府不發牌予港視集會中,因扮演港版的半澤直樹而慢慢為人認識,但他其實並沒有為此而得到很多「着數」:「呢幾年都過得幾唔順,我拍《Plan B》之前都經歷過咗啲唔開心嘅嘢,拍《Plan B》前我拍咗(網劇版)《無間道》,個角色喺初段係冇乜嘢搞,開工開咗80幾日,差唔多有成5、60日係我由朝等到晚,埋位淨係埋得一陣間。好開心後尾導演慢慢加嘢畀我,我臨尾一集有我喺泰國走佬救大佬最後俾人殺咗嘅戲份。不過,拍完《無間道》,我又變返冇嘢做,等咗成四個月。」

雖然「港版半澤直樹」的稱號令陸駿光得到一些名氣,但這些名氣都未有完全化作工作機會,搞到他經常留在家中「亂諗嘢」。(葉志明攝)

+4
+3
+2

主動出擊搲角色:因為唔知幾時有工開

等了四個月,黃國強執導的網劇《東方華爾街》找陸駿光出演主角吳鎮宇的副手,另一邊廂亦有第二套劇找他開工,很想完成到兩邊工作的他卻因為檔期問題,只能接拍《東方華爾街》,得失了另一套戲的劇組:「估唔到呢件事令到大家都唔開心,我開始覺得做演員太被動,被動得好緊要。」他「轉守為攻」,認為等待機會絕非好事,開始「搵窿路」找尋演出機會:「當時我仲未Confirm拍《東方華爾街》,咁啱又知道《獅子山下2017》嘅PA同副導演我都認識,我好主動同佢哋講想做角色『黑哥』,問可唔可以去嗰個Casting。我好耐冇做過Casting,我喺TVB係唔需要Casting,而Casting係一件好辛苦嘅事,係一個不斷懷疑自己嘅過程,俾人挑選、俾人由頭望到落腳係好唔舒服,但係嗰一刻我覺得我需要咁樣做,因為我唔知幾時有工開。」

在《東方華爾街》中飾演吳鎮宇副手的陸駿光坦言與這位影帝級人馬做對手戲好有壓力,首日開工直情是緊張到驚,只想盡力配合到對方的演繹,後來因為朝見口晚見面才開始有傾有講:「佢臨尾嗰日,佢同我講『加油』,我好感動。因為作為一個前輩,佢其實可以唔使理我,但係佢同我講咗聲『加油』,我喺朋友口中就聽得多,前輩或者一個咁神級嘅演員真係好少聽到。」(資料圖片)

其實《Plan B》呢個角色我都係係Cast返嚟。
陸駿光

做主角是夢想亦是痛苦之源

「同一時間,有個製片朋友,以前TVB同事嚟,佢同我講ViuTV有套劇搵人,所以我就約咗Danny(陳炳銓)同埋James(孔令政)喺旺角某個地方見面,嗰刻我都未知道佢哋係搵咩角色,只係當主動啲識下朋友咁樣。」但是與兩人見面後不久,陸駿光便收到該位製片朋友的電話,指孔令政主理的劇集想找他斟一斟個價錢:「我話『可以呀,依家係做咩角色呀』,『做主角呀』,『吓,個主角係做咩?』」

終於一圓主角夢的他其實一早明白「追主角」這件事是非常痛苦,正當他學習放開這種執著,機會便隨之來臨:「我記得之前羅冠蘭老師喺港台一個節目做分享,個題目係『最佳配角』,我都喺個節目裏面,我係演員角度嘅配角,我話我一直都好想做主角,羅老師就話咁諗係好痛苦,如果個角色係好玩、有挑戰性,佢自己就覺得就算唔係主角都會去做,令我突然『叮』一聲。我諗我呢種執著係因為我十幾年都投閒置散。當然啦,我都係好想做主角,不過角色好出,我都好想做。」

陸駿光在演藝學院中畢業後即加入無綫藝員訓練班,當時羅冠蘭是訓練班的老師。(facebook)

入戲到嚇親街邊阿婆

講到《Plan B》本身,戲中癲癲喪喪殺人不眨眼的陸駿光便笑談一件因為過分入戲而引發的小趣事,他指有一日自己落街帶狗散步,行至公園時,便一邊用手餵愛犬進食一些狗狗可以食用的餅乾,一邊用腦想像「閻羅」這個角色:「突然有個阿婆拖住佢隻狗行埋嚟,好好奇咁問我,『乜你啲嘢可以畀隻狗食』,覺得我好似害緊我隻狗咁,我唔知做乜嘢好入個角色度,就望住個阿婆話『我養咗佢八年喇,我要殺佢唔係今時今日啦』,嚇到個阿婆走咗。」他笑指自己回過神來後先知自己「上身」,不似平時的自己,又覺得嚇親阿婆好開心,自覺有些少變態。

陸駿光坦言與他共演《Plan B》的陳啟泰好值得欣賞,因為劇中的對方和《百萬富翁》中的陳啟泰簡直是兩個人:「拍攝期間,泰哥請咗我上佢嘅節目《有病有真相》,講甩頭髮,哈哈!最犀利嘅係,前一日佢仲係講打講殺,今日佢就官仔骨骨好斯文,我見到佢咁樣,我都忍唔住講咗句『泰哥你都幾勁』。」(葉志明攝)

+7
+6
+5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