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為《延禧》配樂令陳國樑揚名:《金枝》《巾幗》最難忘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配樂,是影視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它可以幫助我們去感受畫面的動作,領略感情的高低起伏,帶動劇情的起承轉接。當電影還是默片時代,除了運用鏡頭語言和演員的表演之外,配樂就是「對白」,而這些都倚靠一班幕後的配樂師。

陳國樑(Jacky),TVB金牌配樂師,從業20幾年,配樂作品逾200部,當中最為人耳熟能詳的,一定少不了《金枝慾孽》中,令人魂牽夢縈的《詠歎調》。如怨如慕,如泣如訴,幽怨的女聲哼唱出深宮女人的青蔥時光和成長歲月,哼出深宮沁人心脾的無盡悲涼和傷感。

《延禧攻略》配樂大獲讚賞 200段音樂香港完成

在前往訪問的途中,出租車的收音機傳出《火舞黃沙》主題曲,悠揚的笛聲感心動耳,蕩氣迴腸。

第一次見到Jacky老師,他頭戴灰色報童帽,著住藍色格仔襯衣同黑褲,鼻樑上架著一副眼鏡,溫文儒雅。他由中學玩school band開始接觸樂器,單簧管、薩克斯風、彈琴都不在話下。

正在TVB熱播的內地古裝劇《延禧攻略》引起好大迴響,當中的配樂更令人「似曾相識」,沒錯,也是出自Jacky老師之手,對於劇集大獲好評,他輕描淡寫地說:「都預咗嘅。」言語中充滿自信,「因為播出前嗰條Trailor,咁啱剪咗幾條好似《金枝慾孽》嘅音樂,所以未播出嗰陣時,啲人就咁睇嗰條Trailor就覺得好似囉。但其實《金枝慾孽》嗰陣時寫咗30幾輯音樂,今次反而寫咗200隻(200段音樂),其實係咁啱嗰幾隻係似嘅,好多嘢係《金枝慾孽》冇嘅,即係風格方面。」

其實今次《延禧攻略》的監製于正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港劇迷,找人搭路找到Jacky老師幫手配樂,其實他也未曾與劇組有過一面之緣:「所有嘢香港做完就掟個email,好得意,我從來冇同劇組見過面,即係佢(于正)搭個導演嚟打個電話搵我,有幾集就可以開工。我嘅做法就係會揀啲有代表性嘅場口,就好似電影咁樣跟住畫面去做。」Jacky老師坦言,跟著畫面寫,變化會自然好多,好似電影一樣,好流暢。

由聶遠、秦嵐、吳謹言、佘詩曼等主演的《延禧攻略》口碑收視頻頻報捷,Jacky也被更多人熟悉,值得一提的是,今次的配樂是他在香港完成的,由頭到尾未曾同劇組人員見過面,雖然當中有幾段音樂聽起上來和《金枝慾孽》相似,不過Jacky說今次的音樂多過《金枝慾孽》好多。(葉志明攝)

陰差陽錯入讀浸會 開啟配樂之路

講起當初沒有入讀香港中文大學而大受打擊,Jacky直言:「整定嘅!嗰陣時浸會有一個電子音樂中心,係全港冇嘅,用電腦sequencing嗰啲,反而畀我接觸到呢樣嘢。」

他表示當時的中大音樂系在學術方面最出名,自己都想有大食大:「我以前喺中學玩school band,即係吹下嘢,其實冇受過正統嘅訓練,去到音樂系考試嗰陣,好多嘢都唔識,即係佢考啲我未接觸過嘅,譬如聽下啲嘢要你分析返啲和弦,即係嗰啲技術上嘅嘢,我未受過訓練。」那一年,1989。

Jacky當年原本想入讀中大音樂系,但卻因缺乏專業樂理知識,最終入讀浸會大學音樂系,主修作曲。(葉志明攝)

《洛神》為首個獨創作品 難忘《巾幗梟雄》北京錄音

Jacky透露,剛剛入行的時候,配樂的做法都是落罐頭音樂(又名版權音樂,即已做好的音樂,且有版權保護,不可隨便流傳,只可用於已簽約的工業用音樂)和sound track多:「如果你話寫,即係個比例去到9成幾,都差唔多係《洛神》嗰啲。」

這麼多年來,Jacky最難忘的經歷,當屬2009年他去北京為劇集《巾幗梟雄》錄音:「其實一路都想喺大陸嗰度見識下,之前有啲前輩或者啲導演呀啲音響係大陸都有嘅,有啲喺上面有studio添,咁我探下路,試下,聽講話平啲,咁就試下出嚟嘅效果係咪真係好囉。」可惜最終的效果卻不盡人意:「首先,大陸嘅價錢係逐隻歌計,香港係逐個session計。」簡單來講,如果錄一隻歌,內地就好平,但如果10隻歌,就香港實惠。「其次,大陸跟返荷里活嗰個做法,即係一坐低,一擺低份稿,一嚟就錄架啦,你錄完第一次你覺得唔滿意呢,跟住我話第二次個感情點樣再慘啲呀,佢哋就話『Jacky老師,我哋咁樣唔得嘅,我哋唔係咁樣做法嘅,你有咩問題即刻停架』,即係一take過。」Jacky自覺在香港工作,大家容易溝通,不過內地劇就會訓練到「快」:「因為大陸劇要求嘅速度快過香港,譬如一個月就要起晒六、七十集,但TVB都係要求一個禮拜做四、五集。」但是賺錢方面相比,內地卻略勝一籌:「香港有版稅,大陸冇版稅,計埋版稅大陸多一半。」

配樂多年,Jacky最難忘地是去北京為《巾幗梟雄》配音,去見識學習不同的東西,不過他坦言結果有些失望,如果要錄一輯音樂,香港的價錢反而平,不過內地沒有版稅,所以更賺錢。(葉志明攝)

配樂擅用女聲吟唱:更加動容

Jacky予人文質彬彬的感覺,散發出濃厚的書卷氣息,「我配樂嘅旋律比較優美,憂鬱啲啦,我個人比較憂鬱。」Jacky笑言,「不過唔係嗰種憂鬱,比較多愁善感啲。」他即刻補充到。講到他的風格,一定少不了女聲吟唱,《詠歎調》中李君筑的歌聲貫穿心靈,令人起晒雞皮。「因為我覺得(女聲吟唱)係最好嘅樂器,即係一個人,就咁經過自己把聲去表達感情,會直接好多。女聲嗰音就令到人更加容易動容。」Jacky說到,「《天與地》和《金枝慾孽》嘅女聲唔同,我其實主要搵兩位女士幫手,李君筑啦,係我師姐;《天與地》就係蔡瑋瑜,唔識中文,ABC嚟嘅。」而令Jacky最深刻的作品,也是這兩套電視劇。

Jacky的性格多愁善感,所以配樂作品通常比較憂鬱,而他作品中的一大特色就是女聲吟唱。Jacky認為人聲是最好的樂器,直接將情感表達出來,令人魂牽夢縈,觸動心靈。(葉志明飾)

入行二十年   最感謝盧倫常和戚其義 

對於觀眾來講,配樂可以調動他們的情緒,甚至激發他們的情感,那對於配樂師的作用又是什麼呢?

「其實好似我哋油顏色咁樣,個導演畫咗幅冇顏色嘅圖畫,我哋可以用唔同嘅風格填唔同嘅顏色,你可以畫得好鮮艷,也可以畫得好沉,(相輔相成?)可以話係,但我哋又唔可以改咗幅畫嘅,即係佢幅畫就喺度,我哋就添置啲嘢落去,佢又唔可以冇顏色嘅。」Jacky解釋到。

Jacky老師和無綫四大監製包括李添勝、戚其義、梅小青和梁材遠合作默契,原來他和1996年版的《西遊記》導演盧倫常也是老友,他好感激對方令他接觸到內地的配樂方式,為其注入新血:「因為我哋不嬲用開sound track或者罐頭呢,即係硬轉mood呢,因為根本你嗰隻音樂可能唔同公司,唔同唱片,其實係夾硬嚟嘅,我哋慣咗,咁觀眾都慣咗,反而大陸個做法就講求流暢,有陣時寧願唔轉mood都流暢緊要啲。咁盧倫常佢拍完《西遊記》已經返大陸做導演,做咗好耐,已經好熟悉大陸個運作,咁佢教返我轉頭。但我哋就結合返囉,即係大陸有陣時幾個mood都唔轉,好耐先轉,咁我哋又轉返密啲,但轉作密啲又唔會好突然嘅。同埋多謝阿戚,唔係佢都唔會有《金枝慾孽》,因為呢套劇先有更多人認識我。」

Jacky和TVB四大監製合作無間,創作出不少經典作品。他好感謝導演盧倫常,帶他去見識學習不同的配樂方式,還要感謝戚其義,是《金枝慾孽》令他廣為人知。(葉志明攝)

現在Jacky是自由職業者,不過9成的工作都來自TVB,間中可能內地一年一部。作為配樂師,通常有畫面看,他便就可以感受到那種氣氛和那種情緒,如果可以出一張sound track碟,Jacky老師表示會選擇《金枝慾孽》、《義海豪情》和《天與地》,皆因他覺得很動人,不過這種情緒是來自「時間緊迫」:「真係唔係發自內心,係睇住個錶『大佬 ,夠鐘啦』,即係我講今日要起到10隻音樂,咁就做做做,寫完一隻又一隻,即係其實順手彈。」

隨著《延禧攻略》的熱播,Jacky也被越來越多人熟識,更多人了解幕後英雄,重視他們的存在,不知道這種「在乎」會不會來得太遲?

「兩方面啦,譬如自己方面就覺得ok嘅,即係自己都會睇到自己有啲咩不足嘅,都會一路求進步嘅,唔會覺得話唔抵咁樣,其實有好多人都勁過我,有好多人成就好過我,咁都好自然啦;咁公司的確係一路都唔重視呢樣嘢,係好正常嘅,同埋你問返啲老細佢哋知唔知我哋有自己嘅sound track,佢哋可能真係答唔出,可能覺得係冇嘅喎,咁都可以理解嘅,即係我哋所畀到嘅收入係好少。」Jacky言語中透露出無奈。

Jacky這麼多作品中,最令他本人感動的要數《義海豪情》:「因為張華標啲戲好令人沸騰,譬如鄧萃雯同黎耀祥燒鴉片嗰度啦,跟住成10幾分鐘一part嘅,燒之前又講返佢以前,即係喺嗰個moment啲人先至知道鄧萃雯忠嘅,之前都以為大家姐係奸嘅。」(葉志明攝)

+3
+3
+3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