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陳詠謙靠填詞養家 陷中年危機:創作真係要趁後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填詞人王仲傑曾在網上透露自己的作品在音樂平台有近13萬點擊,但他卻只收到12元版稅;數月前,沈震軒曾在網上分享三首作品的創作收入:$7500,到底音樂何價?身兼填詞人、歌手的陳詠謙也曾收過十元支票,歷時兩、三年:「收完之後會去諗,下次點先可以係收幾萬蚊而唔係幾十蚊。」

遇上中年危機的陳詠謙,其實都有諗過發掘班人,不過暫時都係得個諗字……(黃國立攝)

入行10年多,陳詠謙先後得過3次「叱咤樂壇填詞人大奬」,但在這榮譽來到之前,他也遇上過大部分音樂人都會遇上的窮。到底係愛、係堅持抑或其他原因令他走到今天?他說每個人把尺都不同。「爬上山係一定攰,如果你立志要上到最高就一定要爬,係辛苦,但我唔介意認。」爬與唔爬,其實無人可以迫你。「質際數字雖然不便公開,但我一定係覺得合理先會繼續寫。」曾經他為了最高點而死爬爛爬,如今有了一定的地位,卻又多了另一種顧慮 。「每次寫到好攰就會諗,有咩係可以唔使靠寫嘢維持生計,呢個感覺愈來愈強,創作真係要趁後生,依家太多顧慮,導致愈難創作,我寫過4百幾隻歌,有hit亦有更多唔hit,明知有一類型係唔hit咁仲寫嚟做乜?但同時又會被舊有嘅hit歌綁住……」說來說去,這更像中年危機,陳詠謙哈哈大笑後,說心理醫生也是這樣診斷,他之所以去見心理醫生,並非有什麼大病,而係「因為未睇過」……

成功於音樂頒獎禮上台是否真係咁重要?陳詠謙指香港填詞人唔多,所以唔係你拎就你我拎,不過無份上台時,他也會檢討是否做得未夠努力。(資料圖片)

等到老闆都嬲

陳詠謙最近一連兩隻派台歌《放未工》、《飲啦小氣》,看似密集,但其實他對上一次派歌已經係去年一月。「公司擔心我進度好媛慢,所以就算去年已經錄好呢兩隻歌,都一定要我錄埋第三隻歌先派歌……」結果第三首歌遲遲未見影,老闆Gordon Lee終於忍唔住出警告信,召喚他到公司一趟。「佢一嚟就問『陳詠謙你想點?』呢個問題真係好難答,因為呢個係一生問自己最多的問題,我鬼知咩。你問我係未好急要出歌?咁一定係公司更急,我當然係想寫到最好先出,但係我同公司份約係有年期, 咁拖隨時完約都未出到,我叫Gordon比個限期,佢話『半年前過左啦』。」陳詠謙再次演繹以上對話內容時,笑到無停,要是Gordon在場,應該會爆血管。

身為一個填詞人,時刻都在返工,放假都要填…訪問前夕,趁有幾分鐘空檔努力填。陳詠謙話日日被人追歌詞嘅感覺其實好困擾……

唔做好榜樣

問到既已為人父,難道不擔心囝囝WooWoo有樣學樣?陳詠謙說自己應該是會與WooWoo蛇鼠一窩的父親,更舉例說明「我會講晒啲答案然後叫佢再寫,做完一齊出去食飯」陳太如果有幸睇到呢個訪問,大概已經頭頂冒煙,陳詠謙笑說如果殺人不犯法的話,他應該已多次死在老婆手上,死罪是隨時隨地瞓著然後叫唔醒……「之前去布吉旅行,個仔喺泳池瞓咗幾個鐘,我見到好開心,真係有虎父無犬子感覺……」

蛇鼠一窩二人組,WooWoo有陳詠謙呢位爸爸,相信一定會很快樂……

你睇我好 我睇你好

《放工未》講出不少打工仔心聲,陳詠謙成為填詞人之前,只在商台工作過半年,之後做陳奕迅演唱會的和音,每次練歌都似睇演唱會,返工對他而言是什麼一回事?「我都有月入幾十萬的朋友,自己入行初期都好羨慕佢哋,因為佢哋份工有保障,而我係唔知會唔會成功,亦都有好多人話過我係唔會成功,同埋,就算今日,我都隨時一下子無歌唱/寫。我都有問過律師朋友,佢哋唔會因為高收入而等收工等得開心啲,因為要供車供樓,唔可以無咗份工,所以更要等到夠鐘先走,壓力好大架。」正因為《放工未》,陳詠謙可以暫時放下自己的身份,以歌中提到的Franky Mok「重生」。「因為我第一隻EP做得好唔自在,每首歌都要顧返自己形象,今次係自己歌,可以玩多少少。」過往他所寫的,離不開夢想與愛情,話唔悶就假嘅。「有時寫歌都會寫到有種放工未的感覺,那怕呢隻歌係由呢位歌手唱、而且應該會hit,但都會想放工。」


 Hair:Haysses Ip@HAiR

MakeUp:Chi Chi Li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