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攬炒愛情狂》潛藏都市黑色幽默 一個角色反映一種病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風車草劇團紮根在香港舞台劇界多年,由原創劇本到改編外國的著名作品,劇目往往帶著諷刺性的黑色幽默,製造了多個引起港人共鳴的情節及角色,嘻笑當中,卻不失背後陰沉一面,直道出日常中的稀奇荒誕。風車草將於9月頭推出新劇目《攬炒愛情狂》,改編自美國戲劇作品《Boy Gets Girl》,題材看似大路,是探討現代人愛情觀的愛情喜劇,不過角色卻滲透出點點病態行為,不禁令人反思,自己又會否是這樣的一個人?

攝影:陳順禎

風車草劇團即將演出新劇《攬炒愛情狂》,在喜劇的包裝下,卻觸及都市人的痛處。 (陳順禎攝)

當奴劇中飾演一位暖得令人「發寒」的暖男。在當奴心目中,其實一段感情不應該建基於「好處」。 (陳順禎攝)

當奴演暖男:我覺得暖男直頭係有病啦!

今次《攬炒愛情狂》當中,有一位相當重要,卻不是風車草裡常任演員的角色,便是由903的DJ當奴。今次他在劇中飾演一位靚仔暖男,對另一演員邵美君飾演的女強人莎姐展開熱烈追求。但對觀眾來說,大家對當奴的認知也是一位較具喜感的藝人,很難把他跟暖男拉上關係,不禁令人幻想,其實這個暖男角色是否也同樣具喜感?當奴忍不著大爆:「其實最搞笑是阿Dee (湯駿業),因為當日他找我出演這個角色時,其實從來沒有說過是怎樣的一個角色,他只跟我說:『當奴,我覺得有一個角色很適合你,你來演吧。』而當時我正身處於一個記者招待會,忙亂之下便隨口答應了。」

後來發現這個角色是暖男,只好硬著頭皮演下去,聊到這個地步,阿Dee坐在一旁大讚:「其實這個角色真的很適合當奴,他演得很可愛。」當奴也直言,今次的角色並不只是一個暖男這樣簡單:「我覺得自己飾演了一個很現代的男生,對戀愛感到不安、對女性不了解,卻以為自己很了解。」在他口中,所謂對愛戀的不安,其實是來自滿足不了生活的基本需要,例如有沒有住屋、拍拖沒有地方可去:「香港很古怪,是沒有一個地方可以讓大家拍拖,連尖東最老套行海旁也沒有了。所以現時年輕人拍拖也很虛擬,在網上可以做到大部份的事情,而原著當中也是述說著熱鬧的大都市當中,每個人也是寂寞疏離。」

在劇中,當奴用自以為正確的方式去捉緊女主角,他笑言其實有點像《大時代》的丁蟹。像先前所言,「風車草」的每一個角色也反映了一種病態,將現實中的一點特質放大,去到極致時優點也會變成令人不安的性格。而今次當奴的角色,他直言是一個病:「太好的暖男絕對是病態!我個人認為女生是不需要『追求』的,我意思並不是我很帥,然後很多女生會自動送上門。而是我覺得一段關係並不應該是我對你好、我給予你很多物質,然後你便跟我在一起。因為感情應該是自然發生的,我用動物作比喻,牠不會因為你給牠很多零食而喜歡你,而是牠本身有種基因潛藏著便是會喜歡你。像是我家中的貓貓,牠要是不理睬你,你逼不來的。」

當奴「攬炒愛情語錄」:你同我一齊就應該知我係咁㗎啦!

當奴認為,一段關係中如果說出了:「你同我一齊就應該知我係咁㗎啦!」可說是攬炒的開端。因為一段關係需要磨合,而這句說話則反映了死不認錯的性格。 (陳順禎攝)

湯駿業演「技安型」公司同事:有種人鐘意將所有嘢當成物件研究

提及湯駿業(阿Dee),便是當奴口中不知所以便邀請他參演的那位伯樂。今次阿Dee在劇中飾演,正是每間公司也會有一位的「技安型」同事,平時像是個「八婆」般到處點火頭,但重要關頭時又會捱義氣幫忙:「我的角色其實是公司裡的新人,入職幾個月,與邵美君飾演的莎姐是同一職位。不過由於她的霸道,故此一開始會與她處處作對,是競爭對象之餘,大家又需要聽從上司指令。所以後來知道阿奴對莎姐的熱烈追求過了火,於是便站在她的陣線去幫她。」

今次阿Dee的角色,其實也代表了社會上的一種病態,像是那種對女性有特別多意見及看法的男士:「我的角色其實是很喜歡去研究小事物,而且在男女研究這個課題上特別有興趣,他認為男人和女人也是很好的研究對象,故此會把人當成是物件或課題去看待,但這樣會令身邊的人感覺不良好,一旦把事情當成學術研究,便不需要顧及他人感受。」

阿Dee直言:「今次劇中所有男性角色,應該也會令所有女觀眾覺得討厭。像是當奴的暖男角色,不會是韓星那種表面很溫柔體貼的完美個性,他也有令人討厭的地方。而另一位演員袁富華,他飾演一位成人影片導演,演盡男人『衰衰格格』的缺點,但同時也有些執著會令人覺得可愛。其實今次的劇目顯現了人很多不同的面貌。」

劇中阿Dee飾演一位「技安型」同事,平時跟你有事沒事也吵架,有需要時卻永遠站在你身旁。不過角色卻喜歡將所有事物當成學術研究,令身邊人感到不快。 (陳順禎攝)

湯駿業「攬炒愛情語錄」:一早睇死你係咁㗎啦!

阿Dee認為,不論任何關係當中,說出了:「一早睇死你係咁㗎啦!」便很容易造成攬炒局面。而他自己也曾試過在吵架時說過出口。 (陳順禎攝)

邵美君演女強人:好多女仔將自己表面扮得好堅強

今次劇中的女主角莎姐是一位女強人,在大眾的意識形態當中,女強人大多分為兩種。一種是愛情絕緣體,完全對談戀愛不感興趣;另一種是憧憬著愛情,卻因工作的現實因素,而往往跟愛情無緣。對今次演活女主角的邵美君來說,其實兩者也同出一徹:「我想兩者也是基於對愛情的恐懼,她們恐懼有一段親密關係,可能一種是選擇用工作來逃避,而另一種是有選擇的情況下,遲遲下不了決心。今次女主角莎姐其實也一樣,曾經拍過拖一年多,後來分開了,在朋友的推波助瀾下,又叫她再找一個新對象,其實她不是不想,但她有一個問題,便是對人的不信任。這部戲當中,大家可能會將焦點放在愛情兩字身上,但實際上其實是在說,這個城市裡的每個人也很壓抑,忙亂的生活令大家也沒有時間去了解清楚一個人,所以像莎姐這種女強人,便會對人失去信心。」

莎姐的角色反映了「不信任」這種病態,對邵美君來說,對人不信任又會否是人與人關係中最嚴重的一種病態:「我覺得不是,因為對人不信任,其實是一種很明顯的行為,起碼你會看到他對你處處提防,知道對方沒有掏出心來跟你交朋友。明刀易擋,暗箭難防,最恐怖的是那種表面上跟你是好朋友,實質上心內卻懷鬼胎的那種偽善。」

劇本的主體環繞著女強人,其實不多不少也會涉獵到女權主義,阿君透露:「劇裡面探討的女權主義,並不是由男性和社會所施加的壓力,反而是有時候女性也會睇低自己。有時候她們裝強,是因為自己也將自己放在低位。」

與當奴在劇中有不少對手戲,雖然外界也會認為當奴與暖男角色有落差,但阿君則表示:「其實他真是一個暖男,例如我『生痱滋』他會帶藥膏給我。而他搞笑的特質,也很適合用於角色當中,因為角色上他是那種對人過份噓寒問暖的男生,所以在他熱情與別人冷靜之間的一個差距,便能帶出喜感。」

阿君在劇中飾演女強人,對愛情又期待又怕受傷害。她表示女主角莎姐正反映了對自己不信任的病態。 (陳順禎攝)

邵美君「攬炒愛情語錄」:你真係以為自己咁吸引呀?

一段愛情當中,如果女方說出一些傷害男性自尊的說話,便難以挽回。 (陳順禎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