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展鵬婚後即開工唔趕住造人 單文柔:我係想生但順其自然!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陳展鵬和單文柔今日(13)正式拉埋天窗,在四季酒店搞婚禮宴請親朋好友。下午4時許,一對新人接受傳媒祝賀及訪問:

問:覺得陳生、陳太這個稱呼點?

陳展鵬:我OK㗎,唔知佢(老婆)覺得點。

單文柔:我梗係OK啦!

問:昨晚有否瞓唔着?

陳展鵬:都有少少,呢幾日都真係好攰,所以安排晒所有嘢之後,好安樂咁,安心咁瞓,因為又要梳頭,開頭以為男仔唔使梳頭,當原來真係要喎,跟住要擺好晒成個架步,所有嘢呀,方位呀,對住個窗門,貼好晒先瞓得覺,尋晚又幫佢搬啲嘢過嚟(酒店),當然有人幫手,將佢啲婚紗搬過來,跟住先返自己屋企做自己要做嘅嘢,嘩,真係學識好多嘢。

(黃國立攝)

問:單文柔你係唔係因為唔夠瞓,所以聲沙?

單文柔:其實係因為之前已經喉沙了,亦都可能因為想再籌備得好啲,所以我都好緊張,因為之前已經安排咗,但我又心大心細,有Plan B的時候,又想去Replace咗佢,所以就搞到自己冇埋把聲喇。

問:今早你哋船上的Party係一早諗好咗,定係一個Surprise畀老婆?

陳展鵬:呢個都諗好咗嘅,因為要安排太多嘢喇,所以冇得Surprise,但係呢一個想法,其實佢開頭係O晒嘴。(老婆話)唔係呀嘛,咁如果落雨點算呀?會唔會暈船浪㗎?跟住我就同佢講,我話你問吓有冇人會暈船浪囉,但係因為我哋真係,頭先講過啦,真係希望有一個比較莊嚴,比較舒服,比較安靜的地方,可以舉行我哋自己的婚禮,邀請一啲自己身邊的朋友、親人,所以最後喺好多朋友嘅幫助之下,我哋就揀咗呢一個嘅方法。

(黃國立攝)

問:見到你好有型咁坐住快艇咁樣出場,單文柔有冇好冧呢?

單文柔:襯返佢平時嘅造型,應該咁樣講啦,因為其實,在船上搞呢個Ceremony都係展鵬嘅主意,因為佢有好多鬼主意,佢又好想特別啲啦,畀一個難忘啲嘅經歷我啦,結果真係令到我好難忘,因為喺船上面,真係會諗好多問題會出現。

問:例如呢?

單文柔:例如,第一,驚暈船浪啦,之後我又擔心點樣過船啦,時間點樣安排啦,即係好多問題都會諗到,咁佢又好有活力,安排得好好。

陳展鵬:但其實因為我已經全部諗晒㗎喇,因為冇一個地方係好過呢一樣嘢,例如在香港東北風,邊啲海灣會有問題呢?我哋有三四個地點,如果吹北風會點,在甚麼位拍航拍又會靚一啲呢?又有果個感覺啦。

(黃國立攝)

問:呢件事,係唔係發現老公真係好可靠?

單文柔:都唔係呢件事嘅,平時都好可靠,佢都係一個計劃好周詳的人。

問:剛才你說展鵬有很多鬼主意,剛才聽結婚宣言的時候,有冇都令到你,我都冇諗過,佢會講呢啲說話?

單文柔:反而宣言上,佢就比較踏實一點,但我都鍾意咁,因為始終都係生活喇,同埋就係佢表達到一個好大的誠意,最緊要就係喺父母面前讀呢個宣言,冇得走喇已經。

問:點解有咁大張貓紙?

陳展鵬:係呀,因為真係緊張,真係緊張,同埋今次對我來說係非常之重要,係好重要的事來的,因為結婚除咗我自己嘅大事,對Phoebe,仲有佢父母,同埋佢屋企人都係好重要,所以唔希望有啲咩閃失,盡量去講到自己想講嘅嘢啦。

問:但聽講你地好犀利,講完個宣言之後,可以忍得住啲眼淚,冇流出嚟,因為連啲賓客都話已經忍唔住喊。話聽到0.5+0.5 = 1的時候。

陳展鵬:0.5+0.5其實我幾年前已經睇到呢篇文章,都唔係幾年前,十年前,我覺得好啱呀,即係以前係1+1㗎嘛,0.5+0.5係非常之好,我都有同佢講過,佢話睇到之後,佢話咦,喂,呢個就係你講嗰樣嘢,其實我的意思係叫佢做0.5,咁我都要0.5啦,咁點知又真係咁啱有喎,咁我地就立即改咗個誓詞,所有嘢,都係跟個原稿,大約啦,所以係好有意思。

(黃國立攝)

問:但都忍住可以唔喊?

陳展鵬:其實都有喊㗎,只係你哋見唔到啫。

問:即係單文柔都頂得住唔喊?

單文柔:因為佢有更加多嘅嘢令我感動,所以就留返,今晚你哋就會知。

問:今晚展鵬係唔係會預備咗表演呢?

陳展鵬:今晚都有表演,之前亦製作咗好多嘅片,拍咗好多片,我諗好多婚宴都係未見過。

問:你咁樣講完搞到我好好奇喎!

陳展鵬:咁真係喎,係送畀Phoebe的禮物來。

(黃國立攝)

問:完咗婚宴會唔會畀自己放鬆下?

單文柔:呢一點我反而就未安排,但我就諗咗幾個地方,但展鵬放咗假太耐喇,之前我哋又去咗英國、巴黎影婚紗相,所以真係要唞一唞,做下嘢先,再去都唔遲。

陳展鵬:同埋真係要睇個期囉,因為你都知啦,拍劇,一直延後,咁都要睇住工作啦,係時候真係要拍啲好嘅電視劇,好嘅角色畀觀眾睇。

問:成家立室下一件事都要開枝散葉,有冇諗過生B?

單文柔:都係順其自然啦,因為展鵬的關係,都會影響到我,令我想生小朋友,但我暫時又冇話好有planning,都係睇下天意。

陳展鵬:順住去啦,我當然想啦。

問:幾多個?

陳展鵬:唉,唔好咁算命師傅。

問:佢話想生女先?

單文柔:之前有人同我講話生仔、生龍鳳胎,我都唔知要邊樣。

問:生晒囉!

陳展鵬:其實個機會率都算高嘅,因為通常唔係生女就係生仔架喇,可以龍鳳胎嘅,龍鳳胎就好似圍骰咁嘅,亦都應該幾準下嘅,你(記者)都應該可能係會生女先!

問:識睇咩你?

陳展鵬:估啫。

(黃國立攝)

問:想再問下,戒指係邊個揀?

單文柔:係我地兩個一齊揀。

問:有冇啲咩特別,或者刻咗啲咩係入面?

單文柔:反而結婚戒指因為想成日帶,所以都要搵一隻展鵬同我都鍾意,佢鍾意比較狂野少少。

陳展鵬:真係嘅,結婚戒指係佢就我嘅,真係,因為傳統果啲,我覺得,戴咗之後有啲唔太慣,咁我就問,會唔會有啲黑黑哋,結婚戒指會黑黑哋?之後大家一齊去搵,變咗個牌子都幾特別幾有意思,如果開工我哋未必戴,會掛住佢,好似個人咁,因為有時拍戲,好多人都唔明,我會掛住。

(黃國立攝)

+83
+82
+81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