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躍生命線.專訪】張彥博由細寶到雄姐學會開竅:唔想再限制住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大台劇集《跳躍生命線》有口碑有收視,劇中飾演救護員「雄姐」呂劍雄嘅張彥博大走暖男路線獲觀眾受落。其實張彥博兩年前曾以劇集《一屋老友記》細寶一角彈起,之後參與《幕後玩家》、《超時空男臣》、《棟仁的時光》等劇集雖屬話題之作,但目光似乎都不在張彥博之上,面對這種後勁不繼的狀況,其實都幾揼心口。「我覺得係一個高山低谷位,每個藝人都會經歷在線與唔在線,唯有喺不同地方更努力、甚至再努力啲,或者係因為我未夠好而去咗一啲位置,無得怨。」

髮型: Deep Yu @ Beijing Hair Culture

當人人都恨做大台親生仔時,張彥博卻有所顧慮:「你選擇人氣定生活?我覺得都要為屋企人諗,所以我選擇用另一個方式去令佢哋安心。」(葉志明攝)

張彥博說雄姐那搓圓撳扁的性格同自己幾相似,所以在拍攝時,他不時會把張彥博元素放到雄姐身上,但如果要說不同之處,定必是那似有還無的肌肉。近年露肌成了小生們的指定動作,張彥博為了在劇中學堂受訓時的騷肌鏡頭,事前死操爛操,但由於膚色太白,最終被笑是反光板。「一直都覺得自己係音樂人,唔需要爆肌,但依家會朝呢個方向走,其實我係想有好大轉變,亦都唔想再被任何藉口限制住,係時候要去開竅。」

「之前喺《棟仁的時光》做救護員,但今次較細仔,真係要去操,亞SIR都幾嚴,因為佢哋想我哋真係去感受一個學生嘅感覺同熱血。」

知道要開竅,應該算是好事吧?至於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大概是因為自覺有太多不足吧。「我成日都覺得自己喺五線位置,外人來看或者唔係好有架在感,但其實係上緊堂架。」如何在存在感較低的環境下令自己過活得比較快活呢?張彥博細想了一回,說性格影響了一切,更以自己多年來堅持做音樂作為比喻。「我相信係你就係你,無得怨。我亦相信觀眾會睇到我變化,呢個係最重要,無論我企喺咩位置,如果真係鍾意我嘅人會都會留意到,叫我繼續跑,呢個亦都係我好大嘅動力之一。」張彥博不喜歡與人比較,常抱著「要羸人先要羸自己」的心態,看似老土,但他認為既可氹自已,又可以活得舒服一點。

張彥博話拍呢場戲時,又白又無線條,自己都覺得醜怪,劇集拍畢,決心跟郭子豪健身,而家真係有肌肉,唔再係反光板。

查看張彥博的資料,看到他自《一屋老友記》後,一年至少有四劇出街,甚至之前找他訪問,也因為劇接劇的關係,連期都度唔到。雖然係做到無停手,但又唔覺人氣有上升,他小心奕奕的說:「其實有好多原因,我覺得係一個高山低谷位,每個藝人都會經歷在線與唔在線,觀眾見到或見唔到都係等公司安排,有可能係公司覺得公司未必啱我,我覺得做好本份就夠,你話我係未積極去做?我好進取,每日都無乜點浪費時間。」他曾為沒有抓緊機會而感到可惜,但另一方面也提醒自己要再努力一點,並深信公司總有一日會給他機會,結果,他等到了《一屋老友記》的監製,找他飾演「雄姐」。

 

樂隊赤子出身的張彥博,就算拍劇再忙,都依然堅持會BUSKING或者開LIVE,係愛?「呢個係我對觀眾承諾,因為佢哋follow我都真係喜歡我唱歌。」

張彥博在《一屋》後,加盟了王祖藍的公司,但如今他又回覆了自由身,他說祖藍為他創造了很多機會,也從他身上學到不少,但聚散有時。「每間公司都有自己嘅方向,人揀你、你揀人,可能我之後做到一部好作品,又會有另外入嘅合作空間。可能祖藍覺得我更適合喺外面跑,不過無論點佢都真係幫左我好多。」在沒有公司的情況下,張彥博更能感受生活、自由工作,特別是網絡世界的工作。兩年前他曾說過自己的經濟長期處於拮据狀況,如今是否依然,他笑著終於唔需要再過推麵包的日子,甚至夠比居屋首期:「屋企人退休,我唔可以咁自私,所以要安隱自己荷包,令佢哋唔好咁擔心。」相信「雄姐」之後,張彥博的生活環境又會更進一步。

 

場地提供:菊月町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