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視后專訪】陳煒最有資格擊敗黃智雯? 「輸咗就叫自己加油」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每年12月,由無綫主辦的《萬千星輝頒獎典禮》均會成為圈中熱門話題,當中「最佳男/女主角(視帝視后)」的競爭可謂最議論紛紛,惟獨今年視后一席,似無討論空間,在《三個女人一個「因」》中飾演人格分裂患者方以因的黃智雯呼聲最高。在上月台慶當晚,黃智雯更連奪新加坡及馬來西亞兩地視后,勢如破竹,連好姐妹李施嬅、胡定欣和姚子羚都開口在《萬千星輝頒獎典禮》讓路,其餘17名慘變陪跑。

黃智雯今次在《三個女人一個「因」》的角色方以因是一名多重人格患者,而黃智雯在演飾「方以因」、「菠蘿椰奶」、以及「愁擘擘」三個人性格亦各有特色,演出到位。

視后非黃智雯莫屬?

這個推論屬情理之內、亦意料之中。所以當記者收到「陳煒專訪」四個大字之後,確實有點難為情,但經過約一個小時與煒哥的相處,記者相信煒哥絕對有資格壓倒大熱黃智雯問鼎視后,就憑「太平公主」的霸氣。

陳煒:「信心要對自己有嘅,始終自己都真係努力咗,個劇集反應又好,國內嘅點擊率又高,係大家畀咗好多心機心血去做嘅大型古裝片,同埋好耐無古裝嘅宫廷戲喇,所以大家都好期待,到播出嘅時候大家都好滿意,所以希望部劇會有好成績。」

+4
+3
+2

識英雄 重英雄

訪問陳煒當日,她剛完成新劇《法證先鋒IV》的拍攝工作,隨即趕往銅鑼灣接受訪問,還未吃午飯,在記者簡單介紹自己後,煒哥隨即問:「你哋食咗嘢未?嗌嘢食啦!」仿佛有一陣豪爽的風迎記者面上而來,雖然最後記者並無點餐,但拒絕煒哥的好意,心中卻有點難為情,畢竟,煒哥在現今電視界是一位「人物」。
「對於今年視后嘅競爭,黃智雯嘅呼聲好高,你認係佢係咪最大嘅對手?」記者問。「最大競爭對手係自己,交代到自己先係最重要。」陳煒回覆:「我努力啫,但人哋都好努力,而《三個女人一個「因」》入面佢(黃智雯)有三個唔同嘅角色,個角色亦都會令觀眾視覺上好強烈,而佢亦都做得好好,攞獎係好合理,亦都好支持,如果輸咗,咪惟有自己加油囉。」

與煒哥做訪問,並無太大距離感,沒有太平公主的咄咄逼人、亦無姚桂生的擲地有聲。沒有架子,卻有明星的氣勢。(陳順禎攝)

太平公主 霸氣再現

在今年5月至7月,無綫古裝宮廷劇《宮心計2深宮計》全港追看,當中由中變奸的王蓁(胡定欣  飾)與由頭奸到尾的太平公主(陳煒   飾)最為觀眾熱討。《宮》劇的太平公主,儘管霸氣凌人、壞事做盡,但她與附馬(曾偉權  飾)的一段情,卻令觀眾在她身上找到一絲憐憫,為她所做的各種壞事找來最理所當然的藉口。點擊以下連結回顧煒哥的精湛演技:

【深宮計‧任噏亂評】2017韜光養晦 2018是陳煒封視后最佳機會

其實煒哥飾演「霸氣」的角色,太平公主並非唯一,年初的《果欄中的江湖大嫂》亦大獲好評,而2015年《梟雄》中飾演的姚桂生也是霸氣的代表,《萬千星輝頒獎典禮2015》、黃秋生憑《梟雄》奪視帝的一屆,煒哥亦有份提名視后,可惜當年敗給與田蕊妮神同步、在《鬼同你OT》飾演姜蓉的胡定欣。

在《宮》劇尾聲揭棺一幕,總共拍攝了三日,但最難是事後回港配音:「因為當時在橫店,無論喺大殿入面定還是喺室外,都有好多雜聲影響咗,個大殿又好多迴音。最難係返香港配音,喺配音室入面配返晒所有對白出嚟,啲語氣呀,嘶吼呀,要做返出嚟真係好困難嘅一件事,夾口形之餘仲要係演出嗰個節奏。」(陳順禎 攝)

煒哥對「霸氣」的看法:我係一個白癡

「明明我個人就係好靜,可以留喺屋企幾日唔出街,唔講嘢都可以,但始終入咗行廿幾年,都要識得點同人溝通,而我到而家都係唔識同人嗌交。」在《果》劇中,煒哥說話豪氣,與樊亦敏有多場鬥嘴戲份,在播出的畫面,霸氣盡現。煒哥續說:「同樊亦敏嗌交我係輸晒。戲入面我哋有好多場口都要嗌交,仲要我哋會即場改一啲生鬼啲嘅嘢入去,我真係唔知點改,但樊亦敏就可以滔滔不絕咁好多嘢鬧出嚟,我輸佢九條街。(以前畀導演鬧會點?不反駁?)無㗎,我面皮夠厚,嗰時入行成日都畀鄭則士鬧,《屋企有個肥大佬》就係同佢拍,嗰時我真係一個白癡,乜都唔識,自己又冇記性,對白又唔記得,行位走位顧咁多樣嘢,成日都好似發緊夢咁,所以咪畀佢鬧囉!會用粗口鬧。但我都虛心學嘅,我又未一嚿雲到唔當嗰啲係一回事,我好重視呢樣嘢佢係睇得出,所以佢願意教我。」

(陳順禎攝)

煒哥──從稱號已有氣場 此名來自處女作

在問到「煒哥」稱號的由來,她卻拿男性荷爾蒙藥物「偉哥」來開玩笑,說:「同大家心入面諗嗰隻藥係完全無關,因為我好記得,嗰隻藥係1997年之後先出現,但我個名係喺我入行拍第一部劇開始。」1997年,煒哥當選亞洲小姐冠軍之後首次拍劇,在《雪花神劍》中飾演陳玄霜:「我係做一個俠女,經常都要吊威也,試過喺船頭,喺水上面飄嗰隻,做水上踏步,吊咗我喺個船頭4個鐘頭,其實當個人全身濕晒,鞋呀、衫呀入晒水嘅時候係好重,仲要凌空踏步係好攰到不得了。雖然我吊到返嚟都係成塊面青晒架喇,所以啲人就覺得呢個女仔幾有韌力,幾大膽,所以就叫煒哥,煒姐都唔夠!」1998年,煒哥又挑戰動作戲,在《非常女警》中拼命演出,從唐三樓跳落地面,依然絲亳不畏:「我覺得又無乜嘢啫,有蘋果箱墊底,我得㗎喎,咁我就跳喇。」

除了唔恰眼瞓,煒哥入行以來還有另一份堅持:「由入行以嚟,從來都未試過推劇,完全冇,因為我唔覺得有呢個權力去推戲(如果角色太難演?)都唔會推,因為驚係好事,咁先至有挑戰性,但如果要我推,我可能會推一啲我之前演過好多次嘅嘢,例如女高層、奸嘅女老闆呀咁。」(陳順禎 攝)

太平公主是煒哥入行二十二年最難演的角色:拍完之後白頭髮多咗30%!

要飾演真實古代歷史人物,相信對任何一個演員而言,都一定難以駕馭,原因主要有二──有真實歷史模型做對比;角色背景和思想,與現實世界相差太遠。所以煒哥為揣摩角色上花了很多功夫:「因為我本身嘅歷史都係麻麻哋,所以特登上網查太平公主嘅事跡,連啲教授講呢段嘅影片都睇埋,聽咗好多唔同人嘅講解,又睇咗一啲國內拍過有關太平公主嘅電視劇集,亦都睇咗好多唔同人嘅演出,加埋自己嘅想像,覺得自己都好有把握,但收到劇本之後都係打沉咗。」對白難讀之處,在於說古文的節奏,其次就是梳、化、服耗時甚久。開拍初期,每次由零至開機拍攝,煒哥往往花費約3小時化妝和整理髮型:「我成日都形容自己係頂住三個飯盒。同埋我有個習慣,上妝之後唔會恰眼瞓,從入行開始到而家幾攰都係咁,因為我覺得恰完之後再埋位,個人會好唔清醒,個人會離開咗,(最長幾耐無瞓?)喺呢套戲入面,我起碼試過十幾次個頭係連咗三日戲,即係無洗頭無拆頭,咁樣先可以爭取到三個鐘頭去瞓覺。算係入行以嚟最辛苦,無論係體力上,做功課,拍完之後白頭髮多咗30%!」

煒哥最想挑戰類似《大時代》丁蟹的角色:「因為佢腦入面所有諗嘅都係歪理,但佢又會覺得係啱,又成立,呢個人嘅思想好有挑戰性,因為呢個人嘅思想令你可以扭轉好多所謂正常嘅嘢,呢個係一個好大嘅挑戰,好想試吓,係唔同嘅構造。」(陳順禎攝)

太平公主還是方以因?

論劇種,《宮》與《三》截然不同,但論角色難演程度,絕對不分高下,前者要演活既真實、但只能憑幻想去拿捏的「人物」;後者是只能憑幻想去揣摩、卻又要與現實接軌的「角色」。但為何黃智雯的呼聲較高?大概與連奪新加坡和馬來西亞視后有莫大關係。然而大敵當前,煒哥仍然從容不逼,回應記者同樣是冠冕堂皇的說話,卻語帶太平公主的氣焰,沒有推卸責任,與當年在《屋企有個肥大佬》飾演朱文慧的煒哥一樣:「啲人唔投我,都是因為我做得唔夠好。」

服裝、場地提供: Vivienne Westwood

+6
+5
+4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