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噏亂評】《是咁的,法官閣下》收視差 三個「太過」分析敗筆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收視滯後報告又再出爐,今次的日期是11月26日至12月2日,這個星期有兩個值得關注的地方,第一就是《是咁的,法官閣下》迎來大結局,可惜成績不似如期,遠遠低於它值得的收視,下文將會分析原因。第二就是周日劇《救妻同學會》的第二集,收視比起第一集暴跌3點,證明在首集的負評過後,有接近二十萬人選擇棄劇。

《是咁的,法官閣下》最終平均收視錄得23.7點,這個點數放在今年絕對是差的,雖然未到最低,但作為一套台慶劇,肯定不合格。早前已經講過,其實《是咁的,法官閣下》絕對有其賣點,內容大部份改編真實故事夠寫實,劇集多以反思角度出發,每個角色故事獨立等等都是它的優點。那麼,劇集為何收視仍然低迷?以下就以三個「太過」分析劇集的敗筆。

有人話未見過大律師會著住件袍通街跑,唔係咁喇,戲劇效果啫!(《是咁的,法官閣下》劇照)

太過塑造王梓軒

王梓軒在劇中飾演董丹橋Daniel,家人本身都是律師,因此他也被逼成為律師,可以說是一個法律界名人後代。當這部劇是圍繞住一班大律師如何在事業與生活之間拼搏的時候,出現一個如此離地角色的確夠出位,連兩個大師父級別的大律師都要為租樓而煩惱時,他竟然可以勁離地無喇喇拉小提琴。問題就在這裡,記得有一幕,拍攝他在海邊拉小提琴,完全跳出劇情,當時心想:「做乜嘢呀?拍MV呀?」如果是想交代他的心路歷程,也不用這麼Chok吧?還有,很多時王梓軒一出場,背景音樂便響起他的歌曲,太過硬銷了吧?

反而今次唯唯梁烈唯做得唔錯,有人形容佢夠「狗」!(《是咁的,法官閣下》劇照)

王君馨太過失準

有留意開王君馨的觀眾,相信由《城寨英雄》中的花曼便開始對她作出肯定,再到《心理追兇Mind Hunter》更對她的演技進步感到欣慰。不過在《是咁的,法官閣下》中,她飾演莫希萊Ophelia,竟然將角色和對白完全分離,彷彿像讀稿一樣把對白釋放,令角色失去靈魂。另外,劇中她不時會說出一些愛情金句,如果換成亦舒講相信會很浪漫,可能君馨始終沒有這方面的經驗,未能好好駕馭,因此出來並沒有理想的效果。

今次王君馨真係好似有啲花瓶。(《是咁的,法官閣下》劇照)

劇集太過說教

在文章一開頭有所提及,《是咁的,法官閣下》有一個賣點是令人反思,不過卻顯露太過露骨,有很多說教位,明明在案件過程當中十分不明顯,但最後卻要特地放大抽出來形成一段道理。劇集很多時都是以年輕一代心態出發,認為當下的香港已經跟以往不同,想帶出這種價值觀、普世觀的改變,本應是好事,但就是來得太過突兀和多,不停說香港有問題。此做法其實不能說是差,因為當年《天與地》也是如此爆起,但由於是分析收視差的原因,想想TVB觀眾大多是哪種人,你便會明白。

《天與地》係播完之後先爆起,唔知呢套又得唔得?(《是咁的,法官閣下》劇照)

《是咁的,法官閣下》絕對是一部值得有更高分的劇,編劇李茜很用心去製作每一個故事,背後絕對花了不少功夫,除了上述所講三個「太過」外,劇集卡士是一個硬傷,連演員當初都說卡士不是劇集的賣點。不過在TVB收視差並不代表一切,希望以後繼續有用心的編劇、監製,為我們寫出一部又一部的好劇。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