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培達‧專訪】配樂大師以外的身份 因AngelaBaby開始攝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金培達,這個名字標誌著香港電影業內,電影配樂光輝的一頁。但在配樂大師的身份以外,其實他還是一位攝影師,在12月18至24日即將舉行的生息藝術展2018《小城‧大愛》中,金培達則會以攝影師身份參與展覽,展出多幅出自他手筆的攝影作品。對他來說,攝影跟配樂從藝術角度上來看,既是同出一轍,又是各有差異。歸根究底,藝術還是來自生活,亦是從人和城市身上獲取靈感。即使是最拿手的配樂工作,他亦試過與導演意見不合,卻能從中感到成長的情況。其實做配樂、做攝影,也是做人的修為。

攝影:葉志明

配樂大師金培達,其實也有接觸攝影,更將於生息藝術展2018《小城‧大愛》展出攝影作品。 (葉志明攝)

攝影與配樂 最大差異在於時間

在今次的展覽中,金培達鮮有地以攝影師身份參與展出。對於身份上的轉換,他有一套理解:「做音樂咁多年,我發現音樂其實係一個同時間有關嘅藝術。意思係佢需要佔用觀眾嘅時間,因為音樂係有開始有結尾。而攝影吸引我嘅地方係佢將時間鎖住咗,冇開始冇結束,正正同我做開嘅相反,所以成為佢嘅好玩之處。」

開始攝影的契機,或多或少其實也跟AngelaBaby有關。2009年,夏永康執導《全城熱戀熱辣辣》,休息期間,演員之一的AngelaBaby正凝視著螢幕看回放,而夏永康則在旁攝下了這一幕。「我未試過俾一張相捉住我成個人,然後我當晚網上見返呢張相,仍然不斷想再睇,我以前未試過呢種經歷,只有聽歌先會係咁。其實幅相好簡單,一張黑白張影住AngelaBaby,但令我覺得原來攝影可以咁迷人咁吸引,所以令我開始接觸攝影。」他如此說道。

金培達開始攝影的契機,是看到夏永康為AngelaBaby拍攝的一張照片而起。 (葉志明攝)

城市節奏成攝影主題:香港人搭地鐵好有趣

今次的展覽題目為《小城‧大愛》,展品題材也離不開跟城市及人之間的關係。在金培達看來,香港帶給他的感覺是「從不止步always on the move」,他解釋:「搭地鐵係一個好好嘅例子,上車落車,每一個人永遠都係趕住去下一個目的地。而佢哋嘅感情變化係好有趣,乘客喺搭車嘅途中,個樣會好呆滯,一落車又立刻著返機。」對他來說,香港地方有限,但在焗促的空間內看著人與人之間微妙地共享著這些地方,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與此同時,金培達又為今次展覽創作了一首音樂作品,命題為《Breath Life》,放在展覽中播放。正正與他形容的攝影作品相反,在這首音樂作品上讓人感受到的,卻是一種洗滌心靈的舒適。故此展覽內,入場觀眾除了可以欣賞到視覺上的藝術作品外,也不忘要留意場地播放的這首《Breath Life》,也是展覽的一部份。

從香港人搭地鐵上車落車的表情中,金培達看到香港人「always on the move」的特性,情緒變化很大。 (葉志明攝)

做配樂好容易過度解讀:有時導演未必鍾意

如果說攝影是一種很個人的工作,那麼配樂反而要跟不同單位溝通。金培達入行多年,坦言較少遇上跟導演監製有爭執的情況,不過間中持有不同意見還是有的:「拍《門徒》嘅時候,爾冬陞係編劇,亦係導演。有一幕係張靜初同吳彥祖喺街市鬧交,我用自己嘅思維去睇呢場戲,我覺得好慘情,簡直係大悲劇,於是就擺咗啲比較悲哀嘅音樂落去。導演一睇,佢話唔係咁,我就喺度諗,點會唔啱呢?張靜初喺戲入面好可憐,嗰幕又有隻狗比人車死咗,好煽情。」

怎料爾冬陞的一番話又讓他開了眼界:「因為爾冬陞嘅拍法,唔希望批判呢個角色嘅命運,因為毒品而令佢有悲劇發生,好可能係佢自己攞嚟。於是爾冬陞就同我講,呢個角色悲唔悲,我都唔好用音樂去批判。」對金培達來說,進行配樂工作多年,原來還可以有新的角度看待事物,跟對與錯並沒有關係,只是創作人並不一定要為觀眾立論。大概這種看法,也能從他的攝影作品當中體現出。

因《門徒》的配樂工作,令金培達發掘出不同角度看待事物的可能。 (葉志明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