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奐仁40而「不求人」 計劃出實體碟:沒有資源亦沒有限制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與「神」對話已經難,更遑論成為被「神」揀選的幸運兒。音樂鬼才陳奐仁(Hanjin),初出道分別被兩代歌神張學友和陳奕迅選中而創作歌曲,初登大銀幕又奪得金像獎「最佳新演員獎」。40歲的陳奐仁看似是人生勝利組的一員,事實上他的人生滿佈荊棘,被拒絕和打擊是等閒事。他的成績,絕對是老土名言,「苦盡甘來」。

攝影:李孫彤

與陳奐仁的對話,坦白說已經有過數次,我們談過新加坡組屋、李光耀的貢獻等等,今次訪問終於問及他的強項。雖然心知音樂為他帶來名利,但筆者還是客套問音樂為他帶來什麼。「音樂帶給我無限挫折、無限樽頸,樽頸和挫折是進步必經之路。」語出驚人,到底是40歲擁有的智慧,或是眼前果真是一位鬼才? 還未搞得清。Hanjin便回憶在新加坡遇到的辛酸往事。

Hanjin憶述小學一年級時,老師在成績表寫上,「陳奐仁愛唱歌,但把聲很難聽」。人身攻擊當然不可接受,但Hanjin並沒有介意老師的惡意批評,他指:「好好笑,好諷刺,愛唱歌但很難聽,我和弟弟碌在地上笑,父母看着我們都笑了。」被評為唱歌難聽的陳奐仁,後來卻成為歌唱比賽評審。Hanjin繼續說:「12歲患上耳疾,結果雙耳聽力比常人低,左耳少三成,右耳更少一半。」他沒有放棄,用反覆聆聽歌曲來克服先天不足。直至15歲時,鋼琴好不容易考上第七級,不過老師卻指他沒有天分,着他放棄,他當然不服輸,但他說:「我讀譜很慢,一年只可以記着兩三首歌,老師當然惱我,這麼遲才趕我走已經很仁慈。」音樂鬼才原來都有音樂弱點。

Hanjin精通多國語言,中學時期在新加坡與日本學生進行交流。

「為什麼我對你們好,都要欺凌我?」

陳奐仁17歲時,由於名校間競爭激烈,Hanjin曾經轉到別家「敵對」學校讀書,後來又重返舊校修學,結果慘成犧牲品,被同學散佈謠言排斥他,他坦言:「連老師都對我有偏見。」Hanjin自小抱着「我對人好,人對我好」的信念,怎料來到這個時候卻不奏效,結果患上抑鬱症,無故會哭起來。吃了一星期藥後情況才有所改善。「心理上的調節需要成長才能克服。」如今回想起來,Hanjin認為:「學校群體生活中,當有部分人帶頭,其他人便會跟隨,其實他們都不想(排斥我)的。」經歷過校園欺凌,Hanjin學到的就是,對人好的出發點,不應期望別人都會對自己好,而是很純粹的幫助別人。

唱片公司:你不夠靚仔

陳奐仁可說是關關難過關關過,聽着他的成長經歷,都不禁讚嘆他的堅強。苦盡甘來或許是時候在陳奐仁身上出現。20歲左右,他成功得到在酒吧的演出機會。在酒廊唱着歌,一度令他幻想起往後的星夢,於是找尋新加坡不同的唱片公司,怎料唱片公司對他說:「你的樣子和聲音不夾,你的音樂又不夠商業,簡單講,你不夠靚仔。」

在新加坡一次又一次的打擊,Hanjin都堅強地挺過來。「雖然說香港音樂行業萎縮,但對比新加坡仍然很大!其他地方做不到的,在香港可以做到。」憑着這股信念,加上被兩代歌神選中,結果「客似雲來」,先後為李玟、鄭秀文、陳冠希、黎明,甚至韓國歌手Rain監製歌曲。

「除了音樂 我沒有技能」

耳中聽着陳奐仁的成長往事,眼前看到的卻是圓頭笑臉,坦白講,是很奇怪的。樣子看似歡樂,內心卻是複雜。「如果要進步就要抵得起挫折,就要投資時間和痛苦。」他補充道。

Hanjin迎難而上,或許你會覺得他是「攞苦嚟辛」,但他享受音樂是他的所有。雖然Hanjin成績優良,但於大學期間,他萌生不再讀書的念頭,卻因為爸爸一番說話而又再堅持。「2年級時我已經和爸爸說,我不想讀書,想做音樂。」可是爸爸回應相當有骨。「可以的,你掃地也是可以的,你開心便可以吧。」雖然順利完成學位課程,但他坦言:「除了音樂,我沒有其他生活技能。」

音樂帶給我無限挫折﹑無限樽頸,樽頸和挫折是進步必經之路。

李玟在《我是歌手》翻唱Hanjin作品,他更親身到場支持,確保編曲順利。

商業下犧牲夢想

千禧過後可說是陳奐仁的黃金時代,創作過《愛是懷疑》、《阿士匹靈》等歌曲,當過陳奕迅專輯的監製,被問到現在為何少了幫他人打造音樂時,他這樣回答:「我是服務提供者,永遠是聆聽服務者的指示,別人想找我自然會找,或許別人覺得我忙吧?我又沒有特別追問。」他再補充:「別人都有自己的計劃,有種種原因,所以我答唔到你,但合作是無時無刻的。」

談起合作,果真是無時無刻的。擔任徐小鳳演唱會嘉賓,又與網絡紅人拍片唱歌,更是幕前幕後兩邊走。「其實幕前幕後都是同一個角色,只是一個見樣,一個不見樣吧了,而演員和音樂人才則是不同角色。」陳奐仁近年有多番新嘗試,先後在電視電影中出現。2011年在電影《李小龍》中,以不足20分鐘的戲分奪得金像獎「最佳新演員獎」,他坦言父母對奪演員獎驚喜萬分,他說:「奪音樂獎項,不論是什麼全國獎項,父母只是會讚個獎幾靚而已,但奪演員獎,他們卻拍爛手掌,我當然想父母開心。」

雖然得到各項成就,得到父母認同,又經常擔任演唱會嘉賓,但Hanjin顯然不滿足,因為他與夢想仍有大段距離。「我已經40歲了,我實踐夢想的路,只是走了幾步。」。他最大的理想,就是做巡迴演出。「這是我開始愛上音樂到現在,最想做的音樂項目,但我真的未起步。除了愛我家庭外,我需要好踏實追求我想做的東西。」

巡演的道路在40歲才剛起步,其實與商業世界不無關係。「全世界做純音樂都有困難,音樂要商業化,首先產品要有銷售。音樂工作者要演出,演出靠人氣多過能力!開演唱會,主辦商首要問題不是問你唱得夠唔夠勁,而是問他夠不夠紅!」難怪有些歌手只有幾首作品,都能夠在紅館開演唱會,一語道破音樂與商業的關係。雖然音樂人要面對社會現實,但Hanjin覺得香港仍然是一塊福地,畢竟對音樂的接納程度仍然很大。「作為獨立音樂人,我可以出爵士,古靈精怪的概念專輯,做慈善音樂會,甚至不求人大樂隊,香港是很特別的地方」。

除了李玟,容祖兒也在《我是歌手》中找了Hanjin幫手,一起翻唱《愛是懷疑》。節目拍攝途中,他在後台休息室累得睡着了。

40而不求人:沒有資源 卻沒有限制

別人40而不惑,他卻40而不求人,組成「不求人大樂隊」。雖說大樂隊,實際上只有他一人。因為大多音樂人都很忙,常常練慣練熟後,又再分道揚鑣,難以承受陳奐仁的巡演願望。「以前陳奐仁都是一枝結他和一把聲音,我看到外國開始有歌手用Looper,Looper可以做到聲音出來,將兩枝咪高峰,一枝結他,加上循環器和效果器,便可以營造出10人的樂隊聲效。」結果,透過好友小鳳姐的意見,將自己的音樂活動命名為「不求人大樂隊」。

「不求人大樂隊」的首要任務,就是要成功出碟。陳奐仁近期在「音樂蜂」眾籌網站,集資出實體碟。「互聯網這東西,其實我是不懂的,我在大學時的考卷都是手寫!」互聯網盛行,他仍然選擇出實體碟,銷量自然是未知數,他毫不擔心。「事實是,實體音樂未找到代替CD的媒介,而互聯網亦未成熟到能代替CD。」

獨立音樂人在商業社會不易生存,但Hanjin總是樂觀面對:「資源沒有,但限制都沒有!」投資者重視收益,但音樂人重視創作自由,難免會產生矛盾。「做完『不求人大樂隊』後,接着打算做的是繞舌的唱片,雖然我不是繞舌歌手,但繞舌都是音樂,R&B的一部分,所以做!我又想做ACAPELLA 碟,又想做搖滾碟,亦想做新的爵士碟、黑膠碟,最緊要做很多巡演。」沒有大公司束縛的Hanjin,原來都很貪心。陳奐仁不管前路如何,都要頂硬上的原因,原來是純粹的追夢。

「夢想是靠自己做出來的。」

Hanjin熱愛釣魚遊戲,在新加坡River Safari看到「Arapaima」這品種的實物後,高興得與牠合照。

以音樂做慈善

所謂相由心生,陳奐仁臉上掛着微笑,他的內心果然都是希望讓人歡笑。「我希望透過小小能力,令大環境的人開心多一分鐘,我就覺得好開心。」自稱只懂音樂的陳奐仁,原來是笑裏藏「刀」,有三項能助人的長處。「我問自己,強在什麼地方?就是音樂、故事分享和對學習的概念。」

「希望世界和平」這些客套說話,筆者在Hanjin身上幾乎找不到,事關他目標明確。「香港傳統將受助人分4類,老人家、病人、窮人和年青人。」Hanjin有研究地指老人和病人資源充足,而他們亦懂得尋求協助。窮人是問題,但他仍然在想辦法如何貢獻。

至於年青人,Hanjin表示:「很多時候都幫不到他們,直至出事前都找不到問題。近年又多了年青人傷害自己,甚至自殺,我覺得這事情上可以貢獻。」難怪陳奐仁在8月14日與「敢動尊嚴」合作,舉辦大型戶外音樂會,鼓勵年青人用實際行動找回自信和自尊。

後記:夫唱婦隨

陳奐仁如此有決心在40歲追夢,筆者總認為與他身邊人有莫大關係,至少令他無後顧之憂。賢內助Prima充當經理人和助手角色,為Hanjin準備一切所需,訪談期間亦不時拿起手機為Hanjin做網絡直播。究竟有什麼原因,令Prima願意跟隨Hanjin追夢?她直言:「最初只是仰慕他的才華,認識後才發現他心地善良,是連蚊都不會拍死,認為蚊子都有生命的人,對人亦十分忠誠。」簡單講就是因為愛。這就是典型的夫唱婦隨。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