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斷言不會中途轉同性戀 薛凱琪︰40歲嫁不出有人會娶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從《給十年後的我》到《十年後的我》,轉眼10年。

10年以來,每次見到薛凱琪,都覺得她成語、俚語愈用愈多,中文又進步了。唯獨這次,不知道是被中文程度規限,還是太執着,

短短一個訪問,她說了38次「快樂」。

10年前最擔心的,是快不快樂。10年後在追求的,還是快樂。

入行,是為了帶給大家快樂。在家裏,要讓父母跟自己一樣快樂。學打坐,是為了尋求快樂。

送一首歌給10年後的自己,是確定自己還很快樂。 甚至拍一首很cult的《Miss Fiona》 MV,也是要打造快樂。嘻嘻哈哈一個小時,帶給我和一屋工作人員快樂,薛凱琪是成功的。 只是她自己,把快樂掛在嘴邊是不是就真的快樂了,我實在懷疑。

攝影:黃國立

你快樂嗎?我很快樂!

12年前出道,2006那一年,好朋友黃偉文給薛凱琪寫了一首歌,名為《給十年後的我》。

10年以後,薛凱琪趕在8月11日35歲生日以前,推出新歌《十年後的我》,來一個首尾呼應。

「Wyman寫詞都是一張手寫的紙,10年前他給我這首歌,每句詞後都有一個問號,每一個問題都在問我:薛凱琪,入了行做了大人,你會不快樂嗎?會沒有自己嗎?每個問題都是我最擔心的,最主要的擔心,就是我快不快樂。我擔憂入行會沒自己,擔憂沒有時間認識伴侶,會很孤獨,擔憂我不能像別人一樣常去旅行,享受這個世界……但是今時今日為自己驕傲,我以前怕的這些所有問題,今年不再怕了,這個我要讚一讚自己,今時今日我真的為自己驕傲,因為以前怕的,現在都不怕了,因為我體會到,一個人快不快樂不是因為工作、遭遇、不在乎別人怎麼對你,不在別人的手中,在於自己怎麼看事情。以前所謂的擔憂,原來都是一念之差,原來所有都是自己決定。10年前的恐懼,10年後證明不用怕,所以錄這首歌的時候,我又哭了。」 

以前怕的所有問題,今年不再怕了,Fiona說:「這個我要讚一讚自己……」

有一次我們在閒聊,她(打坐老師)問了我一個很妙的問題:「你認為你為什麼來到這個世界?」而我答得很荒謬,我哭着說:「我覺得我來到這個世界是要帶給人歡樂……」一邊說一邊覺得自己很委屈、很可憐。

聽她總把快樂掛在嘴邊,聽她用了10年證明還能做自己,其實什麼是快樂?哪一個才是真正的薛凱琪?

「這一年以來,我因為緣分,認識一個老師,開始跟她學打坐。有一次我們在閒聊,她問了我一個很妙的問題:『你認為你為什麼來到這個世界?』而我答得很荒謬,我哭着說:『我覺得我來到這個世界是要帶給人歡樂……』一邊說一邊覺得自己很委屈、很可憐,你說是不是很荒謬?那一天的對話,真的一言驚醒夢中人……從那天開始我尋找快樂,開始發現快樂根本不需要費吹灰之力。以前我想改變自己環境、改變身邊的關係、讓身邊的人快樂起來,反而讓身邊的人擔憂,這一年我發現,別想着改變別人,不如先改變自己。」

當年薛凱琪出道,黃偉文特意為她寫了《給十年後的我》,10年過去,她在8月11日生日前,推出新歌《十年後的我》作首尾呼應。

薛凱琪與麥浚龍新近有首合唱歌《結》,被形容為卵子跟精子的對話,甚富爭議性。

《Miss Fiona》 cult到不得了!

說要誠實灑脫做自己,於是有了《十年後的我》的MV。

簡簡單單、素顏上陣,乾脆就由私人助手全權處理,左挑右選這些年裏錄音室、後台,甚至香閨裏的點點滴滴剪接成輯。MV一上架,短短兩周點擊過10萬,正評如潮……係囉,簡單清新好好的,又為什麼會有《Miss Fiona》?2,500多個dislike是如何煉成的,看過就知道。

「我覺得我是一個演員,在我心目中每個好歌手都是一個好演員,不可能每一首歌每一行歌詞都唱的是自己,既然歌曲、電影都是藝術,就應該要有很多不同的畫面給別人看。《早熟》再好看,不可能看10年《早熟》吧?觀眾再喜歡看文藝片,有時候也想看看殭屍、古裝、科幻,甚至cult片轉轉口味吧?」

薛凱琪表示,「《Miss Fiona》是cult到不得了的一套開心瘋狂幽默喜劇戰爭片……」唔明?不要緊,只要快樂便可以了。

所以呢?突然搽黑嘴唇換上洗碗裝備在茶餐廳又rap又跳是在拍cult片?

「哈!哈!哈!cult到不得了!《Miss Fiona》是cult到不得了的一套開心瘋狂幽默喜劇戰爭片。戰爭是因為讓人很緊張:她嘴巴已經黑色了,一會兒還能怎麼樣?嘩,原來她還能穿洗碗裝跳舞,哈哈哈……它也是喜劇,因為帶了很多歡樂給人,很多人扮我跳舞、扮我rap,跟我一起瘋癲,所以它是瘋狂的……分手已經夠慘了,我不需要再唱一首情歌告訴你有多慘,come on!have fun!你喜歡批評我,起碼你有話題,現在對我來說,所有評論已經很渺小,我就想做更多不同的事情,證明給你們看,你們也能做不同的事情。人生本來就可以很不同,不一定因為太顧慮而打安全牌。有一個恩師跟我說過一句話,不是我選擇這行,而是這一行選擇了我。我又不是最漂亮,身材也不是最好,但是我有能力唱到今天、能演各個片種的戲,就是想告訴別人,這個世界不是只有悲慘工作、只為生活擔憂,有時候可以看看我的MV,心跳一下,這才是生命。我帶給你們快樂,所以我就快樂。」

愛情不該是場約定!

又來了,原來塗黑嘴唇狠狠Cult一場又是為了帶給大家快樂。這種過度用力追求快樂、製造快樂,起碼在我看來,真累!

「我最大的毛病就是,覺得自己可以幫到人……就算在家裏,我也執着於想看見我想要的完美世界。我要爸爸快樂起來,逼媽媽達到我的境界,結果我不快樂,身邊的人又怎麼看到我會快樂?這是我這一年來打坐學會的,薛凱琪,妳的心地好好,但是你的思維全錯,其實妳覺得快樂就好,不要強求身邊的人學妳那套何謂快樂。」

「我甚至還想通了一件事,人生是個成長、學習的過程,所有令人快樂的人都一樣,有很多關要過。在我的字典裏,沒有壞人,個個都是好人,他們不好,是因為他們走得比我慢。沒人想對別人壞,他們只是做的事不夠聰明而已。沒有一個老闆罵完下屬是真心快樂,沒有一個人劈完腿覺得傷害了伴侶感覺很好, 他們只是走得比較慢,他們的課題只不過還停留在那個階段,不知道怎麼讓自己快樂。」

過去10年,Fiona學懂自製快樂,對外間的批評也能處之泰然,不過在愛情路上依然受到不少壓力。

其實我身邊也有這麼一個人,說到我某個年齡再嫁不出去就會娶我……聽起來好像很浪漫,但是細想一下,會不會有些不切實際?為什麼真的愛我,不早點爭取、和我一起經營,一定要等到我40歲呢?

上次見她,她說3年沒拍拖,這次見她,又過了3年,3年又3年,身邊除了同性密友,只有好基友,難怪繼卓韻芝後,很多人心目中下一個出櫃由直變攣的,將會是薛凱琪。

「對呀!為什麼個個都擔心我會喜歡女生?拍完《閨蜜2》做訪問,我說我跟陳意涵、張鈞甯好到不得了,記者也問我,會不會開始喜歡女生……舒淇結婚,我替她開心,老老實實又不關我的事,我立即收到湯駿業的短信,說『剩番你咋!』為什麼呢?舒淇又不是我同班同學?難道說我們都是中國人嗎?我們都是單身演員嗎?」

到底是直是攣,薛凱琪特地向同性女助手大叫:「我是直的!聽到沒有?妳是不會有機會的!」然後轉向認真mode,說快樂可以自己製造,同樣浪漫也可以,只要有希望有盼望,3年又3年感情空窗,人不見得就一定很dry。

「其實我身邊也有這麼一個人,說到我某個年齡再嫁不出去就會娶我……聽起來好像很浪漫,但是細想一下,會不會有些不切實際?為什麼真的愛我,不早點爭取、和我一起經營,一定要等到我40歲呢?真到我40歲那一天,他真的來了,我會感激他守承諾,但是愛情不該是這樣的,愛我,不應該等到40歲。」

後記:喊並快樂着

僅亞於「快樂」,訪問裏,薛凱琪說得最多,是「喊」。

走去學打坐,坐在師父面前大喊一場。

錄音室裏錄歌,又哭到嚇壞錄音師。

甚至新歌MV,一樣有一幕,大哭大笑扁起嘴。 薛凱琪說:「我和MV後期的調色師有同一個疑問,為什麼哭?」這種擔心絕對合理,畢竟眼前這個薛凱琪曾因抑鬱症一心尋死,曾經說過「今天晚上一定要死!」

「現在哭,和以前抑鬱症的時候哭不一樣,哭是因為感觸,是因為心酸,有時候因為走到今天,學會不用怕這段路經歷了很多,有時候還是會苦。不過因為經歷了,今天才會甜。」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