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簽月薪4000元合約消失樂壇 麥貝夷:不能不攞錢回家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鵝頸橋之戀」令《勾手指尾》再度翻生,麥貝夷提到舊公司協議令情侶檔已成絕響。當年二人不續約,不少媒體均指二人獅子開大口,向公司要求「天王天后」級待遇,從而令老闆非常憤怒。不過,Karene卻解釋,她的要求其實很簡單。

Hair : Daniel@ii hair & nail

Wardrobe : Fray I.D

攝影:黃國立

月薪4000元,你接不接受?Karene選擇不接受。

「因為我的家不是很富裕的家庭,我有養父母的責任,我不覺得情侶檔時能負到這個責任。」麥貝夷畢業於浸會大學英文系,因為興趣而放棄穩定收入,毅然全職投入歌手世界。怎料情侶檔出道後,雖然為人熟悉,但月薪卻未有按知名度而增加,連五位數都不到。

Karene坦言:「我們得個名。版稅從來沒有得分,只是出騷錢和公司對分,我們有2個人,公司拿大份,都Cover不到做歌的價錢。」

多年來被指「麻煩友」,她都選擇忍氣吞聲。

「我計過,我當時大概有一份普通文職的薪金,因此我跟他們說,即使我死慳死抵,都需要一萬元一個月,我面對的是5年合約,但他們說很困難,不如畀4000元月薪你。」於是麥貝夷向舊公司問及有什麼計劃,但他們卻沒有具體想法。「我望著4000元的合約,我嘗試提出過其他解決方法,例如找份全職工作,但他們說很難,做這份工作很難抽時間。」

為了生計,麥貝夷不得不拒絕這份「五年大計」,回想起來,她承認自己可以處理得更好。「當時有記者打給我,我指我爸媽供書教學多年,我有大學學位,你計返個成本,我都要賺錢去幫補,至少不能不拿錢回家。」或許這樣的回應,已足以令雙方都不愉快。

轉行感尷尬 終重歸演藝事業

因為拒絕續約,「鍾一憲麥貝夷」從此在樂壇消失,Karene又要再捱過。她坦言:「最後聽聞有人要封殺我,但我覺得他們(舊公司)不會這樣做,不過真的有聽說麥貝夷好麻煩。」她理解畢竟因為有舊公司投資,自己才會有人認識,因此選擇沉默不作回應。「點計都好,他們確實是真金白銀投資在我身上」。

娛樂圈從來不好混,如意地入行,卻黯然地退出。Karene一再反問自己應否繼續做這行,「之後我做過幾份工,但同事很驚訝,為什麼明星會做這份工?」她解釋自己不覺得是明星,只是因為音樂而多人認識,但同事驚訝的反應卻令她非常尷尬。「頭一份工令我好尷尬,我忍不了,兩個月就離開,後來到一間媒體公司做Writer,之後再到廣告公司做,你問我是否完全不想回娛樂圈? 我奮鬥這麼久,當然希望繼續做。」

訪談中,Karene盡顯傻大姊性格。

「人生就是這樣,我家都是這樣,做生意但家道中落,重新起步沒什麼大不了。」

有人話娛樂圈很現實,你風光時,個個都是朋友,一沉百踩是常識,這種現象,都出現在Karene身上。她回應:「當你是Hot Topic時,你會多些朋友;你不是時,就會少很多朋友。這段時間很好,因為沒有經理人情況下都試了很多東西,微電影﹑舞台劇都有。」

重新起步,又會否再組出合情歌?她耍手擰頭:「不會了,做一次夠了,這麼特別就由他繼續特別吧。」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