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家棟拒承父衣缽全心做演員︰本土題材正在摸索尋出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照片紀錄了每一個當下,在這個數碼的時代,我們都不再需要相機,無論是家人聚餐、跟朋友出遊,還是獨個運動,只要有手機就可以隨時拍照,自拍也好,合照也好,手機相冊塞得滿滿的,128GB也不夠用。但你可記得上次手握一張沖曬出來的照片是什麼時候?是畢業照、中學的班相,還是小學運動會上的英姿?你還有沒有那麼一張照片紀錄着那刻情意?林家棟有。中一那年他跟兩個同學膽粗粗到城門水塘一遊,沒有大人,只記得搭巴士都要一個小時,「咔嚓」一聲便攝下了那個沒有壓力的白紙時代。

林家棟坦言電影要能給觀眾更多養份。(梁碧玲攝)

林家棟自言這個角色要一定經歷才演得來,沒有太多時間跟爸爸相處過,或者不是那麼想念爸爸講的每一句話,也不會有這個反應。(梁碧玲攝)

林家棟自認是個念舊的人,今次在《此情此刻》中飾演死守爸爸影樓的兒子,用菲林相機拍着一張張照片,卻怎樣也拍不出心目中的那個樣子,因為每張照片的含意絕不只是紀錄那麼簡單,「有人說要留住這一刻,我覺得不止要留住,而要面對這一刻。」要數深刻的照片,林家棟直言是跟同學出遊的回憶,「我記得是一張sideshot,遠眺着城門水塘,以前不懂拍照,只是站得直直,那一刻的全部印象都很深刻。」他說那時生活沒有壓力,讀書沒有壓力,也不用考太多試,不用顧屋企,不用考慮感情問題,也不用工作,笑言是白紙一張,「嗰陣最型。」

不時出現「困境」二字

時日太快,白紙上亦添了許多東西,林家棟不諱言不時也會出現「困境」二字,因為演員要不斷追求,包括滿足感、角色的完成度,但最後也不是掌握在自己手上,「正正是這個原因才會令我(握緊拳頭)要繼續,我認為演員這個身分好虛無,有人會說:你片酬好多喎,有光環喎。我會答:你講啊。當你面對未曾擁有,甚至失去又或者失手的時候,那種失落、恐懼,我覺得不下於其他職業。」正因為「公眾人物」的身分,林家棟坦言那種恐懼並非個個也能承受到,「所以自己經常會繃得好緊,表面上可以好輕鬆,其實(深呼吸)心裏正在籌措下一步,個腦不停轉,害怕上述的情況會出現。」

首次跟潘燦良合作,林家棟透露二人在拍攝時很有默契。(梁碧玲攝)

林家棟強調劇本是一劇之本,電影的故事內容重於一切。(梁碧玲攝)

要想做到自己心目中的「林家棟」,也許要時時警惕,細心注意每個表演;但爸爸心目中的那個兒子,他有一部分卻是怎樣也做不到,「很多爸爸都會想你承繼他的職業,特別是華人社會,我爸爸以前也是這樣。他是做玉器生意的,所以也想我做玉器生意,但我堅決抗拒,怎樣看這塊東西也不明白為什麼值幾萬蚊。」因為他們以前是老一派,所以想兒子繼承衣缽,林家棟說他於是「側側博」推給弟弟,「相信好多人都一樣,會好介意爸爸媽媽怎樣看你,或者你會想到底他們想我做一個怎樣的兒子。我爸爸曾說過不贊成我做演員,但我堅持一定要做演員。」

望影壇前輩留港「播種」​

近年香港電影不乏以情懷為賣點的作品,《此情此刻》亦在其中。林家棟認為有此現象因為未有更好的出現,「這10年間,合拍又好,本地作品又好,都未走得出市場,只好拍一些最擅長的題材。電影在某些人眼中是一個產業,但在我心目中是個文化產業。如果裏頭沒有你自己的奶水,根本無從發揮。」他以《伊朗式離婚》為例,一套關於他國文化的電影,語言不通,偏偏追字幕也甘之如飴,「因為從電影裏看到你們的人與事,只要講你最擅長的事,最感動人心的東西就可以,市場留給投資方去擔心,拍電影的人是做創作的,怎可把市場掛在嘴邊。電影最重要是人與事能夠流傳,能夠讓你共嗚,讓你感動,讓你永遠記住。」

貼近生活的東西最能產生共嗚,要獲本地人青睞少不了本土題材,然而「本土」二字卻頗具爭議,林家棟說內容重於一切,「現在正在摸索出路,很多經驗充裕的前輩都去了資金充裕的地方發展,香港又不可以沒有出品,一班新的導演就想嘗試新方向,包括拍攝手法、編劇方向、用人取材,正正填補了這個空間。」他補充要比機會新人,也希望有更多前輩願意留守香港扶他們一把,「現在是播種的階段,必然經歷但不要氣餒。」

林家棟認為近幾年少有以人為主的劇本,多數都是以特技掛帥。(梁碧玲攝)

提供
服裝:McQ@I.T.
髮型:Alex Chan @ projetz4 / J.A.C.K. Timeless
化妝:Poly Tsang@J.A.C.K. Timeless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