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影片】梁琤打出個戲癮 工作以外投入親情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梁琤(Jade)自出道以來,打女形象深入民心,而筆者首次跟她見面,總以為她是個鐵娘子,滲透幾分霸氣。惟經過對談後,隨着阿Jade以輕柔的聲線說出第一句話,發現她除了在事業上很搏很能接受挑戰之外,私底下其實柔情似水,感情豐富。

回顧過往近20年的演藝生涯,梁琤自言是見步行步,因為上天總會為她安排。(梁碧玲攝)

難忘「火球敵人」

1998年,梁琤憑着電影《黑貓》打出一片天,她坦言由踏入娛樂圈,走打女路線,入TVB轉戰電視,走到現在,都是上天一手安排,「我沒有想得太遠,事件發生在我面前就會做,從來都是見步行步。」見步行步聽起來似乎有點負面,但說實在,梁琤努力把握每一個難能可貴的機會,「人一生不會有很多機會,失去了,就不知要等到何時,無得返轉頭,所以我會好好爭取。」

憑着這份信念,梁琤走上動作女星這條路,聽起來比其他女演員走得辛苦;加上動作片總會有些危險場面,90年代未有CG特技,許多時候為求真實感,演員都要親身上陣,所以搏起上來更要「瞓身」去做。而1995年,梁琤拍攝《影子敵人》其中一場爆破場面時遇上「火球敵人」,燒傷手並留下疤痕,她現在想起依然猶有餘悸,「當時火球包圍着我,幸好並非正面而來,不然臉會有疤。事後有段時間我開煤氣爐,表面上我好似無事,但我其實心跳得很快。」遇到千鈞一發的場面,驚恐乃是人之常情,但Jade到後期選擇面對,「我拍《飛虎2》的爆破場面,一拍就投入境界,感覺到有股動力叫我面對。我都安慰自己,隻手可以活動自如,沒有太大障礙,只是無咁好睇。」

梁琤在《巨輪II》飾演沈美華,她坦言今次角色很強勢,特意從妝容、服裝塑造形象。不過最爆的,莫過於劇集尾後她被高天鷲(吳岱融飾)打到瞓低。

感激TVB:是一個好平台

梁琤在2004年因《金枝慾孽》飾演的納蘭·福雅受到注目,獲提名飛躍進步女演員。雖然最後沒有獲獎,梁琤覺得沒有所謂,最緊要做到特別的角色。(網上圖片)

有過揮之不去的陰影後仍拍《飛虎2》,梁琤顯然不介意再拍動作、危險場面,不然快將上映的動作片《辣警霸王花》就沒有她,她更直言因打戲培養出戲癮,沒得演會心癢。還好,除了打鬥,梁琤更嘗試了不同類型的角色,早前更隨經典舞台劇《我和春天有個約會》到上海演出,將麗花皇宮裏的姊妹情發揮得淋漓盡致,有望將來在全國巡迴演出。再望望電視圈,梁琤過往做過多個為人熟識的角色,如:《烈火雄心》的駱曉翠、《金枝慾孽》的福貴人、《梟雄》的劉美琴,還有《巨輪II》的沈美華,由柔弱到強勢,應有盡有,梁琤笑言還欠一個潑辣的角色。能夠嘗試演出不同角色的滋味,梁琤對TVB有無盡的感激。她憶起剛由電影走進電視圈,感覺很陌生,「幸好TVB像一所學校,有不同製作、角色,讓演員有一個很好的平台去演繹。」做過印象深刻的角色,又曾被網民力讚,在TVB總共度過了十多個寒暑的梁琤,會恨攞獎嗎?「沒有所謂,我所執着的是演繹方法,如何表現得更突出。當然有獎攞,我不會抗拒,會開心,但不會給予自己壓力。」

家人大過天,梁琤坦言最珍惜與他們相處的時間,那愛情呢?她相信總會遇到一個對的人。(梁碧玲攝)

最好的尚未來臨

不過,梁琤的愛情路上,卻比她所演的角色來得空白。她笑言打女形象實在太過深入民心,「無人埋我身,可能驚我會一拳打落去!」另一方面,婚姻附帶的責任讓她感到恐懼,「如果我有小朋友,這是我一生離不開的責任,我會很怕。」哈哈幾聲,她再說:「我就是不負責任的女人。」誠然,梁琤過往談過戀愛,而且刻骨銘心。她也並非百分百畏懼愛情,隨着時間淡化傷痛,開始了解自己的需要,「最緊要可以相處到,有良好的溝通,會給予對方空間,我相信還未遇到而已。」

沒有情人,至少有家人。梁琤非常重視親情,「以前細個要為愛情、事業、家庭排序,我會填事業、家庭、愛情。除了工作以外,我會將所有時間放在家人身上。」而她的弟妹如今各自工作發展順利,彼此關係仍非常緊密,「好開心有這家人,除了是緣份,與他們相處讓我感到自在,大家一齊hea、講起往事,那種快樂,有錢都買不到。」

經過這次對話,打破了筆者對梁琤固有的剛強印象。她溫柔的聲線、加上為事業闖蕩、重視親情的故事一直走,愈見梁琤這個人有血有肉、剛柔並濟。

服裝:S.Icon Fashion
化妝:Ling Ng@ LB make up studio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