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徐榮曾演路人甲九年:企喺主角後面演村民,真係做到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徐榮捱了20多年,由路人甲捱到成為主角之一,他非常感激珍姐的提拔,另一個是監製戚其義,徐榮第一次出現在天書的角色,就是戚其義的作品。(葉志明攝)

《反黑路人甲》徐榮飾演喪鐘,外形到演繹方式完全切合一個奸人,演了22年戲,這個角色對他來說手到拿來;演戲不難,但演藝生涯不容易,徐榮入行後,當了9年路人甲、村民、冇名字的角色,他說:「企喺主角後面做村民,真係做到你灰,你會有好多點解問自己,質疑自己,慢慢你就反映喺你面口到。」

直至2007年徐榮終於等到一個機會,《同時三分親》飾演裘俊,「珍姐(曾勵珍)當時同我講,有留意主角後面啲人做戲嘅,睇咗你好耐喇,今次俾個機會你,俾心機啲。」沒有發光的螢火蟲,原來一直有人留意。

雖然等了九年,最青春的時間當了路人甲,但徐榮很感恩,「有啲同事做得耐過你嘅,都係企自己隔離做緊村民,我唔敢話留低就最好,但如果你有興趣,同自己講唔好怨啦,做咗先,乜角色都好,俾心機。」由路人甲到裘俊、《愛‧回家》馬強,再到《反黑路人甲》喪鐘,戲份越來越重,徐榮絶對是大器晚成。

徐榮這幾年位置不同了,星味漸濃,加上顧家好男人形象,非常入屋,他說:「顧家好男人我ok嘅,但其實40歲嗰陣我都去玩咗個電單車旅行。」徐榮想話俾家聽,其實佢唔悶架。(葉志明攝)

我不是悶蛋

徐榮給人印象是顧家好男人,外表平實,沉默寡言,絶對是好老公,但對於這行來說,可能給人感覺太悶,他想擺脫這個固定形象,他說:「顧家好男人一定係好嘅,但我想講,我唔悶喎,我好多嘢講架,不過以前係新人,我知自己多嘢講易罪人,所以就唔出聲,而家做得耐喇,就講多啲囉,正如馬明一樣,你哋以為佢唔出聲,其實不知幾多嘢講,佢好鬼馬架。」的確徐榮不是想像中那麼悶,至少他40歲那年跟朋友在馬來西亞,駕電單車玩了十天,換著第二個有家室的男人,連向老婆提出都不敢。

9年路人甲

性格影響命運,徐榮入行時因為怕得罪人所以少說話多做事,加上有沒有緋聞,很典型的實幹型,所以角色都很少有發揮機會,他亦自言做得灰心,「我返工嘅時間同主角一樣,但因為你演嘅係企喺主角後面的村民,無嘢做,企喺到,時間好難過,年資比自己耐嘅同事一樣企你隔離,你點會唔灰呢?有段時間自己越做越hea,後尾都係自己撻返著自己,因為咁做落去唔係辧法,既然留得喺到就堅持啦。」做了9年路人甲,終在2007年等到一個機會《同事三分親》。

裘俊是徐榮第一個入屋的角色,他非常感謝珍姐,令他有第一個機會,亦令他明白原來路人甲是有高層留意的。

離開處境劇是另一挑戰

《同事三分親》之後《畢打自己人》《天天天晴》《愛‧回家》連續四套處境劇,徐榮入哂屋,是事業一個高峰亦可能是樽頸,徐榮亦擔心過,「完咗《愛‧回家》好想大家會有第二個角色俾觀眾睇到,開頭大家都仲會有覺得馬強嘅影子,今次《反黑路人甲》入面嘅喪鐘,就冇人再講,自己都好滿意呢次演出,記得有次同個仔一齊睇,佢叫我做返喪鐘其中一個反應,我話我真係做唔到,因為你跳出咗之後,好難即刻又入返去。」除了太太外,一仔一女亦見証著徐榮的演藝生涯,「我喺屋企讀劇本,佢哋見到哂,大仔就已經無嘢慣咗,細女就仲會覺得daddy好奇怪。」兩個小朋友看著爸爸練戲,想像到畫面温馨過《愛‧回家》

徐榮同蔣家旻都是靠《愛‧回家》入屋,《愛‧回家》結束後二人都要經過幾套劇集,搣甩處境劇浸味,尤其《反黑路人甲》兩位的演出脫胎換骨,令觀眾有驚喜。

老實情人

徐榮大部份演的角色跟他性格很相似,很少看到他演浪漫情人,他亦覺得自己不浪漫,問到他有沒有送過花給太太,他望一望站在攝影機後的太太,「應該冇喇,咁嘥錢,新年嗰啲就有,佢話唔鍾意嘅,(寫下紙仔或message氹下佢?)都冇呀,我哋試過有一年哥哥都大咗喇,咁我學下人兩個浪漫下啦,食完一餐好浪漫嘅晚飯,跟住點呢?下一餐又浪漫呀?嘩,我兩個都覺得攪唔掂,要有啲細路喺隔離熱鬧下先開心,不過你提一提我都好,有時講啲嘢氹下佢,但...都係唔好,太反常,我驚佢以為我做錯事,哈哈...」送花、甜言蜜語這些花招只是點綴,最重要是一家人親密的感情,徐榮任何事都將太太及子女放在第一位,單是這個心思已勝過一千朵玫瑰,徐太一定滿意。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