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排女將︱陳卓賢對家人不報憂 媽媽擔心:唔想睇報道先知咩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未試過戶口撳唔到錢,因為呢件事經歷過,係幾好嘅體驗。」陳卓賢(Ian)為創立自家服裝品牌戶口一度只剩下90元,這亦是陳媽媽第一次為兒子感到憂心。縱然媽媽表明不想透過報道才得知他面對的難題,不過Ian始終沒有改掉報喜不報憂的性格,除了不想再次令家人擔心外,亦因為自我保護意識太強令他選擇默默承受,壓力爆煲晚晚失眠仍跟自己說:「Everything will be better.」入行兩年,Ian自認成長不少,開始懂得打開心窗表達意見,更慢慢重新建立對人的信任。

撰文:陳芷穎

攝影:梁碧玲

服裝:Initial Fashion

場地:Nutshell Hong Kong

Ian為創立自家服裝品牌戶口一度只剩下90元,這亦是陳媽媽第一次擔心兒子。(梁碧玲攝)

01最賞睇娛樂大獎」即日起至12月23日接受投票喇,答埋簡單問題,隨時贏最新5G手機12 Pro!

參加《全民造星》毅然放棄排球 Ian不感可惜從未後悔

陳卓賢曾經是香港男子排球隊代表以及甲一球隊南華成員,但成為排球運動員卻偏偏不是他的夢想。畢業後,Ian將大部分時間投放在ViuTV選秀節目《全民造星》中,亦正式與排球員這個身份劃上句號。大家或許會覺得有點可惜,畢竟天份和資質不是人人都有,Ian卻毫不猶豫說:「唔可惜,運動員嘅壽命一定有限,始終打到某一日就會完。之前目標都實現咗,當中學到嘅係多過我拎到嘅成就。」

放低排球,Ian入行後的處女劇作《男排女將》又跟排球扯上關係。或者就是冥冥中自有主宰,能夠在工作中重拾昔日的興趣,Ian亦難掩興奮:「入行放棄咗排球,諗住之後都唔會接觸到。竟然人生中第一次拍劇就係關於排球,所以幾有緣份。」因疫情關係令拍攝時間長達7個月,Ian坦言最辛苦的不是背劇本、拍攝時數長等等,而是要地獄式訓練保持身形:「要Keep住個身形,好勤力去Train,飲食控制得好嚴謹。當初以為日日食烚菜、雞蛋都係三、四個月嘅事,但最尾足足食咗半年冇停過。每日都去做Gym就係Keep住個身形,呢下辛苦少少。」

Ian的處女作《男排女將》跟排球扯上關係,能夠在工作中重拾昔日的興趣,他亦難掩興奮。(梁碧玲攝)

出道後被人看低反而覺得享受 「令佢跌眼鏡嗰種成功感好大」

《男排女將》講述一群被看低的年輕球員,透過不斷的努力與堅持創造出一個又一個小傳奇,最終從聯賽丙組晉級成為甲組冠軍。Ian慶幸在排球路上未曾被人看低,但在成長路上以至出道後卻有此經歷,比起失落他反而覺得享受:「會被人拎嚟比較,我反而幾享受。人哋睇小你,之後你做得好,令佢跌眼鏡嗰種成功感大過你本身一直被睇好。由《全民造星》出嚟一直受到好多批評,都係做好自己,當然進步空間仲有好大。」

回想起十多年的排球員生涯,由細到大極少流淚的Ian卻因對一場比賽期望過高,最終落敗而在球場失聲痛哭:「嗰年我哋成隊都覺得會攞到冠軍,最後輸咗,喺球場即刻爆喊。做得運動員好勝心一定好強,自己亦都有信心會贏,但期望落差,跌落嚟嗰下會好痛。入行之後好勝心轉變咗,以前係我要贏對手,而家係要贏自己,要比起之前嘅自己更加進步,要比上次做得好,係以前培養落嚟嘅心態。」

Ian慶幸在排球路上未曾被人看低,但在成長路上以至出道後卻有此經歷,比起失落他反而覺得享受。(梁碧玲攝)

「假如冇出道,我可能去考飛機師」

畢業後,Ian從沒打算要做職業排球員,全因他深明做全職運動員的艱難,加上參加《全民造星》已佔用大部分時間,於是他毫不猶豫選擇放棄排球:「全部時間畀晒《全民造星》,愈玩愈投入,好似開咗條路畀自己行,更加珍惜這些難得嘅機會。喺香港做運動員好難,打排球更加冇全職運動員,嗰下冇猶豫就放棄咗排球。我唔會覺得可惜,運動員嘅壽命有限。以前某啲目標,好似代表香港、拎獎都實現咗。慶幸有做運動員嘅呢段時間,當中學到嘅心態係多過我拎到嘅成就。」

假如沒有參加《全民造星》或沒有入行,Ian指現時應該會是一名飛機師,享受着在天空飛翔的滿足感:「參加《全民造星》冇諗過入行或者變做藝人,純粹想識多啲玩音樂嘅朋友。冇諗過會有咩出路,好幸運行到最後。假如冇出道,我可能去考飛機師,畢業嗰時都Plan緊,好鍾意喺天空飛。除咗有成功感外,仲可以喺外地Stay體驗好多嘢。」

假如沒有參加《全民造星》或沒有入行,Ian指現時應該會是一名飛機師,享受着在天空飛翔的滿足感。(梁碧玲攝)

創立自家品牌戶口只剩$90 亦是媽媽第一次擔心自己

人生路上的每個選擇,Ian都獲得家人無條件的支持。他安心追夢同時亦從不讓家人擔心,經濟上的問題都是自己想辦法解決:「由細到大佢哋都由我選擇,爸爸媽媽教我自己做抉擇,要自己承擔個後果,所以佢哋好少干涉。讀書時有獎學金,我由細到大甚少問佢哋攞錢,唔夠錢用自己諗方法,嗰時有去教排球。屋企人甚少擔心我嘅經濟狀況,我會絕處逢生覓出路。」

Ian創立自家服裝品牌時就曾試過戶口只剩$90,亦是陳媽媽第一次擔心他的經濟狀況。經過這件事後,Ian始終沒有改變報喜不報憂的性格,全因不想再次令家人擔心:「未試過戶口撳唔到錢,因為呢件事經歷過,係幾好嘅體驗。我媽咪睇到個報道Message我『點解咁都唔同我講,我係你媽咪』,由細到大都係習慣自己去面對,所以媽咪知道都幾大反應。一嚟係點解唔同佢講,二嚟係覺得點解要睇報道先知阿仔發生咩事,佢就好擔心。而家啲哥哥家姐會主動關心我,可能知道我一直面對緊啲難題。但屋企人知道我絕對唔會同人Share,我性格係即使問我都唔會講太多,報喜不報憂,唔會想人哋擔心。」

Ian創立自家服裝品牌時就曾試過戶口只剩$90,亦是陳媽媽第一次擔心他的經濟狀況。(梁碧玲攝)

自我保護意識太強 壓力爆煲晚晚失眠

不想令身邊人擔心再加上自我保護意識太強,Ian遇到任何事都選擇默默承受,入行後亦曾試過壓力爆煲晚晚失眠:「初初入行晚晚失眠,受到外界抨擊時自己食晒,就會諗好多嘢然後失眠。同屋企人講佢哋又未必明白,亦會增添佢哋嘅擔憂,就不如唔好講,同自己講Everything will be better。」

過份的壓抑更令Ian情緒出現問題,幸好遇到好兄弟江𤒹生(AK)以及經理人花姐,他們就成為了Ian紓壓的渠道:「有一排情緒好唔穩定,好陰沉、好憂鬱。花姐同AK就會明白我,見我屈住屈住就會主動開解我,慶幸身邊好多主動關心我嘅人。有一次演出,有一粒音唱得唔好,自己就會匿埋一角,可能兩、三日唔出聲。初初最嚴重嗰時係特別多呢啲時候,一落台就唔出聲自己坐埋一邊,跟住走返屋企又諗又瞓唔着,持續幾日,自己畀自己好大壓力,迫到自己好緊。」

不想令身邊人擔心再加上自我保護意識太強,Ian遇到任何事都選擇默默承受,入行後亦曾試過壓力爆煲晚晚失眠。(梁碧玲攝)

入行兩年自認成長不少 重新建立對人的信任

入行兩年,Ian自認成長不少,無論是性格上又還是與人的相處。他曾經試過被人利用而變得不易相信別人,更將自己的圍牆愈起愈高,直到成為MIRROR成員,Ian開始打開心窗表達自己意見:「而家會多咗表達自己意見,畀人感覺冇以前咁難捉摸,圍住自己幅牆冇起得咁厚。另一方面係性格,以前孤癖少少,拍劇演啲樂天角色令自己都有轉變。搵一個知心朋友已經好難,呢一行更加難。慶幸大家經歷同一樣嘢,好信任佢(AK)。我唔係特別容易相信人,因為經歷過被一個好相信嘅人,利用自己嘅信任,所以慣咗好獨立,遇到啲咩又唔同人講,能夠依賴嘅只有自己,自我保護機制愈嚟愈強。我同AK講好多嘢,佢冇利用我對佢嘅信任,佢值得我信任,就慢慢建立返對人嘅信任。」

MIRROR成軍兩年,Ian非常感謝粉絲一直的支持:「多謝大家一直以嚟嘅支持,我哋12個當初都冇諗過會行到今時今日,粉絲嘅出現畀咗好大推動力。有一班人支持住我哋,更加要做好自己唔好令佢哋失望。」希望Ian感受到背後強大的後盾,遇到難關時別忘記回頭望,亦希望往後的日子中,你可以依賴的並不只有你自己。

點撃睇更多專訪靚相同《男排女將》劇照:

+39
+39
+39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