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滿足吳彥祖「另類集郵」 林嶺東復出找數:欠他一部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般人聽長輩說教,總有點聽不入耳,但如果說話出自拍攝《監獄風雲》、《高度戒備》等本土經典的大導演林嶺東,聽他的話總會有一番得着,尤其是想投身電影工作的年輕人。年屆60的林導演仍健步如飛,坐在你面前會散發莫名的威嚴,或許是作為話事人打滾片場多年。他道出3件事:「導演的誠信、如何幫演員打入大陸市場、帶新人離開這個井(香港)」全是為後輩、為電影工業着想,苦口婆心,絕對值得一聽。

攝影:余俊亮

不計近日上映的《沖天火》,林嶺東對上一部作品是2015年的《迷城》,再之前則是實驗性質,於2007年和徐克及杜琪峯合作拍《鐵三角》。繼續數的話已經是2003年《奇逢敵手》、《黑獄風雲》那個時代。明顯地,林導演近10年是處於半退休狀態,當去年《迷城》上畫,大家都以為他是一時興起「玩兩手」,沒料到他突然在今年又有新作,相信不少人遇見林嶺東,都會向他發出疑問:「林大導你復出了嗎?」沒想到眼前這位面容嚴肅的大師,聞言後哈哈大笑:「沒有,我只是找數給Daniel(吳彥祖)罷了。」

也許是作為話事人打滾片場多年,林嶺東會散發莫名的威嚴。

跟吳彥祖互欠一戲

那傢伙(吳彥祖)在「另類集郵」,所有導演都合作過了,唯獨欠我一個⋯⋯他欠我一個男主角,我也欠他一部戲。答應演員的事一定要做到,因為我是導演,不能沒誠信。

這實在好笑了,為何一代宗師要找數給吳彥祖?明明這兩個人的名字,在《沖天火》之前從沒有連在一起,「數」從何來?「別人沒問我也很少提起,其實《迷城》當初是開給Daniel拍的,不過在正式開鏡前,他的太太生了女兒,要做爸爸就來不到片場啦。」提起Daniel,林導演總是帶着笑意,原來大師並不如外表般一本正經,反而不停開他口中的「好爸爸」玩笑。

第二次跟導演林嶺東合作的張孝全(右)也拍到周身傷,不過他和吳彥祖(左)同樣認為,換來的興奮多於痛楚。

「某天他透過朋友介紹來見我,我們一起去飲茶,談着一些電影事,我曾經想拍和夜場有關的故事,Daniel完全有那種坐在酒吧一角的男子風貌,我們談論角色設定,他很有誠意邀請我出山,好想我開戲。」林大導指,Daniel有本名冊,上邊寫了很多香港導演的名字,其中「林嶺東」那一格是空着的。「那傢伙在『另類集郵』,所有導演都合作過了,唯獨欠我一個,而我也在想以他的名氣一年只得一、兩部戲實在太少,起碼一年7部啦!」為了令對方能有「7部戲」,原本生活悠閒的林嶺東便着手籌備《迷城》。

怎料女兒的誕生讓Daniel未能參演,林嶺東認為,這是男人之間的承諾,好應該完成他。「他欠我一個男主角,我也欠他一部戲。答應演員的事一定要做到,因為我是導演,不能沒誠信。」因此《沖天火》完全為吳彥祖度身訂做,難怪他在戲中比平時更搶鏡,特別有型有款。

帶張兆輝「上大陸」

有了男主角,但是成就一部電影還需要很多元素,資金、演員還有導演本身,談及這些話題,林大導稍為沉思,又回復了嚴肅神情。

「我年紀大了,拍一部戲要用年半時間,好辛苦。最大問題是我還有多少個年半可以花?所以我希望每次都拍得出突破,拍到最好,當最後一次來拍,你問我下部戲是何時,我也答不到你。」年齡的問題,令他有了一個想法。

「我開戲,由最初起草時已將目標定在海外或大陸,想有更多觀眾能看到,不能局限在香港,因為我希望它們比我更長命,愈多人看得到,電影才愈能散播及留傳下去。」今次新作的故事核心,正是圍繞着「人類續命」的題材,林導演笑說:「我拍完戲,都想要有命享。」

張兆輝(中)是林嶺東的基本班底之一,林導演指不應該埋沒他的演技,並希望更多觀眾能夠看到他做戲。

青春是人類最無法控制的事情,林導演亦慨嘆老的不只是自己,香港整個電影業都老了,更萎縮到無法生存,在無可抗拒地北移之下,他也希望演員的使用限制可以有所調整。

「拍一部戲是需要很多人手的,我先說演員,不論男女近年都很缺乏,有叫座力的來來去去那幾個,男的幾乎都過40歲,近10年最後生那個叫余文樂。」他指出這情況是由於有一批演員,在中國市場開放之時一早已打了進去,連偏遠地方的民工也認識,投資者開戲的話很難不起用他們。

「明文規定合拍片3個主角中要有1個是中國演員,這確實會影響劇情,我有了兩個男主角,餘下的女主角就一定要在中國尋找,香港的女星就更難上位。這意味着新人要更加努力表現自己,競爭對手不止是香港的演員。」

為此,林導演一有機會便會把心儀的演員「拉上去」,其中一個是張兆輝。「我經常跟阿輝講,你有能力,要搵食就要多點上大陸曝光,不要浪費。」他強調這不是個人問題,是大家都共同面對的。「橫掂在哪兒拍都要付出,不如行多一步,上埋上面,機會是有的。」

林嶺東導演認為沒有人會突然變奸,因此在他的作品中,所有奸角背後都有一個成魔的過程。至於一部電影的good ending,他覺得是給觀眾一點安慰,緊張了兩小時後可以釋懷地步出戲院。

幕後人才更缺乏

林導演的看法很清晰,電影人就是一心拍電影,哪裏有空間能展現自己的藝術就去哪裏。「不必過分理會政治,我也不會理的。」他覺得現在電影業人手非常不足,台前如是台後更嚴峻。「今次我的拍攝團隊有70%新人,有些連基本功也未學懂,以前我也沒察覺在香港這麼難找人,原來現在稍有經驗的都已上了大陸,因為那裏需求超大。」換言之,就是要有更多人願意入行,否則導演想帶也無人可帶。

電影市場和20年前有很大分別,林嶺東也坦言自問今次作品不似港產片,事實上就是合拍片。「當年我拍《目露凶光》只用了1,300萬,換做現今肯定不夠。」香港本身的市場太細,難以找投資者,惟有靠大陸資金,但林導演認為站在製作人的立場看,這不是壞事。

林導演說:「要拍出無論任何國家的人,也能看得明白的電影。」

「製作費多才能拍得出大場面,做導演的思路要擴闊,不能只用舊式的香港橋段,美國人拍戲也不是只着眼於美國群眾,現在是講求全球化的世代,要拍出無論任何國家的人,也能看得明白的電影。」無論錢多與少也有它的限制,能擺得落多少自己的東西,要看個人功力。對得起投資者,也是當導演的責任。

談了60分鐘,最後問林導演現在拍戲難道真的只能去中國?他摸着面前的咖啡轉兩轉,沒有喝,語重心長地說了句:「年輕人一定要打開眼界,不要放棄電影夢,只是實踐的地方未必是在香港,別把自己困於井中,好戲自然會有人欣賞。」

為圓電影生涯夢想,吳彥祖等足18年,等到林導演肯重出江湖。

吳彥祖:等足18年打爆鼻也值得

作為林嶺東出山的契機,幾乎要三顧草廬的吳彥祖,終如願能拍到這位動作片大師的作品,雖然重要性排在寶貝女之後,但對他來說絕對畢生難忘。「由《監獄風雲》開始一直都有看林導演的作品,好代表到香港電影,不知怎去形容,總之就是好正!到入行後很期待合作,但他竟然退休,好可惜。等足18年一知道他肯重出江湖便即時找他,能拍到這部戲是圓了我電影生涯的夢想。」

他對林大導讚不絕口,原因是那種真車、真刀、真打的獨特風格。「得到他答應為我寫一部戲,真是無上光榮,就算開鏡第二日被打中鼻骨,差點要去做矯形手術也是值得的。」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