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梅艷芳逝世13年 莫鎮賢文佩玲細味復刻回憶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留下只有思念,一串串......」永遠的香港天后梅艷芳霎眼間已離開我們13年,但近至圈中好友、歌迷,遠至整個香港甚至世界,依然對她念念不忘。思念除了源於梅姐的歌聲及風采,還有她無私地提攜新人的精神。因此,將由多位資深歌手,帶領一眾新人舉行屬於梅姐的慈善音樂會,以薪火相傳的方式,懷念一代天后。而其中兩位資深歌手莫鎮賢及文佩玲,在今次的訪談中,大講與梅姐之間獨有的回憶......

攝影:梁碧玲

莫鎮賢中學時已認識梅姐,覺得對方像個大姐姐一樣。

與梅姐相遇到遺憾

莫鎮賢唸中學時,已認識梅姐。沒有梅姐的鼓勵,後來唸設計的他就不會參加歌唱比賽入行,拿的是筆而不是咪高峰。他覺得認識了梅姐的最大得著,就是會學懂人情世故,「記得有一次,我到錄音室探梅姐班,佢買咗蛋糕,但就同工作人員講係我買嚟請大家食。梅姐出咗嚟做嘢好耐,我初出茅廬之下,佢好關照我。」當時梅姐已是樂壇的當紅人物,但沒有擺起任何架子,對新人呵護備至,這種風範,讓莫鎮賢記憶猶新。

雖然張如城是他學生,但他講過會有教無類,所以仍會給予對方指引。

可是,莫鎮賢回想過去,卻指自己年少氣盛。「有一次梅姐發生咗一啲事,當時我好年青,我見到佢嘅時候同佢講:『我好擔心妳!』我唔識得佢係嗰一刻,唔需要咁多慰問,當時覺得係『熱臉貼冷屁股』,之後就發脾氣話:『咁我以後都唔關心你!』咁就呯門走咗,自此之後無再聯絡。」事件發生後,莫鎮賢慢慢有類似經歷,才真正明白到梅姐當下的心情,有時只需要朋友靜靜待在身邊就足夠。可惜,直至梅姐病逝,莫鎮賢都未有機會與她冰釋前嫌,「有次見到同門師弟,佢同我講梅姐瞓喺病床嘅時候,問:『莫鎮賢係邊?』,我當下即刻流眼淚,嗰陣時我真係好幼稚。」這讓莫鎮賢學會「珍惜眼前人」老掉牙的道理,今次慈善音樂會也是個大好機會,他冒著推工作要賠錢的風險,回到香港帶著梅姐的遺物去演唱,藉此悼念,彌補遺憾。

「張如城係我教嘅!」

縱使莫鎮賢與梅姐鬧翻過,但梅姐一視同仁的態度深深影響著他。淡出樂壇後,莫鎮賢成為了歌唱老師,門下有不少弟子,包括1998年香港小姐向海嵐,還有一個他從未提起過、但知名度很高的學生-張如城。莫鎮賢無奈地說:「張如城係我教嘅,佢係一個好努力嘅學生,係創作方面好有天份,但唱歌同台風,反而令到佢咁紅,其實係害咗佢。」不過,張如城確實很熱愛唱歌,每次有新作品出街,他媽媽都會第一時間尋求莫鎮賢幫助,並說:「唔係有教無類咩你?」這四個字,讓莫鎮賢沒有放棄過張如城,就算對方的唱腔、台風出自他教導,還是為對方提供指引,因為張如城是他學生,他必須一視同仁。

文佩玲1986年參加新秀,揮低過許志安、黎明,奈何她深知自己不適合在娛樂圈發展,最後選擇退出。

另一邊廂,與梅姐一樣新秀入行的文佩玲,因為接觸過莫鎮賢的情況之下,參與今次慈善音樂會。雖然文佩玲與梅姐的交情不深,過往只在幾次公開場合見過面,但是她對梅姐逝世13年還是帶有深深的感觸,「我和梅姐的音域同樣都是中低音,唱她的歌會很舒服。加上她是香港人的回憶,能夠見到她的精神可以繼續,是一件非常值得高興的事。」

文佩玲1986年參加新秀,擊敗許志安及黎明,成為了冠軍。可惜她在1992年便退出娛樂圈,後來做過保險從業員,還要獨力養大女兒。問到直到現在,曾有想過復出嗎?她很爽快地說:「咁又無點樣去諗。其實我知道自己嘅性格唔係好適合係呢一行,不過就算我無再做歌手,我都有一路keep住唱,所以要出嚟唱係無問題。」當唱歌為業餘部分,反而更自在。

文佩玲至今仍愛聽歌,受囡囡感染之下,愛上韓國組合。

文佩玲:香港樂壇未死

十年人事幾番新,更何況文佩玲已離開樂壇近20年。近十年來,經常有人講到「香港做歌手不易」、「香港樂壇已死」,文佩玲作為前輩,又有甚麼看法?她對此表示:「其實又唔係咁睇,始終香港可以發展、可以訓練嘅場所,其實唔夠。歌手又缺少時間去練習,如果可以改善,就會好一點。」也許如此,文佩玲認為近幾年比較突出的歌手,就是鄭欣宜。旨因對方在唱歌方面,有下過苦功,對自己的歌唱事業也不遺餘力。

當不少人指「香港樂壇」已死的同時,「韓流」已吹襲香港好一陣子。歌迷鍾情韓國偶像組合,原來文佩玲都是當中一份子。「我囡囡仲係好細個,佢就好鐘意聽Kpop,成日都聽佢哋啲歌,作為母親都想貼近子女的想法,久而久之我都鍾意埋一份。」文佩玲笑言了解韓國樂壇的程度,比香港樂壇更深,被耳濡目染之下,最喜歡SHINee。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