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萬綺雯清靜無爭「執到好籌」 4日情定陳十三:我冇揀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鋪天蓋地,到處都是無綫台慶劇《致命復活》的報道,到處都是「誰是終極Big Boss」的劇透。今時今日,港產電視劇還能留住觀眾、還能引起話題,甚至首周收視比台慶還要高兩點的,台前幕後真正飲得杯落!

和女主角萬綺雯拍完照,約好了在西貢的西餐廳裏邊吃飯邊做訪問。遠遠看到提早到場的她,果然先點了一支紅酒自斟自酌起來,不過這杯酒,顯然不是用來慶賀收視報捷的。

這就是萬綺雯,那邊廂昔日亞視姐仔一個二個前仆後繼爭入大台在台慶夜爭緊排位,這邊廂的她,則是減產再減產,還豪氣推掉重頭劇《老表,畢業喇!》,不管外面再喧嚷再熱鬧,沒有什麼重要得過自己的清靜。

攝影:符祥定

髮型:Domanic Tao@The Attic

服裝:ZIZTAR

蚊蚊其中一支「好籌」就是與郭晉安等人合演近日備受關注的劇集《致命復活》。

萬綺雯說她拍電視劇有一個習慣,每收到一份劇本,都會新開一本筆記簿,記下所有場口、每場戲的對手戲跟誰、該穿什麼連戲,還有感情瓜葛到哪裏,28年如一日,從不馬虎。「要刨劇本、要保持情緒進入角色,再加上阮喬這個角色有大量哭戲,又要守着太多不可告人的秘密,我待在我的角色裏、老公(編劇陳十三)則待在他的角色裏,寫一個劇本說的是好幾個角色……所以整個過程很痛苦,我們各自待在各自的空間裏,拍完要好好休息一下。」

演舞台劇推劇減產 不感可惜

18歲入行,拍了28年戲,萬綺雯仍能做到單純和簡單,殊不簡單。

這一休,就是一年多,萬綺雯從一年兩套劇減到一年一套,今年連《老表》也推掉,未來整年都還沒有計劃重回電視台。

別人為趕拍劇日夜顛倒、袒胸露背為了在台慶夜裏爭一席之地的時候,她則靜悄悄完成了和馬浚偉的舞台劇《偶然.徐志摩》,然後和陳十三飛到泰國度了幾天假,下一步是完成了20場在上海演出的舞台劇《我和春天有個約會》後,就帶着一對外甥去看北極光。

「好笑的是,我不知道不知不覺中,自己對一個小朋友的影響有多大。姊姊的一對兒女從小喜歡跟我一起,我從來不去商場購物,一有空就開車帶他們去海邊揀貝殼、看我最喜歡看的紅磚牆。到了外甥女長大,千里迢迢從元朗考進一家金鐘的中學,就是因為有紅磚牆;到選大學,她挑了蘇格蘭一間坐落在海邊的學校,每天從宿舍走到學校得花15分鐘。他們倆都很像我,很單純很簡單。」18歲入行,拍了28年戲,還能做到單純和簡單,殊不容易。

今年46歲,萬綺雯家住元朗村屋,外公外婆則是在錦田,從小的活動重心就是元朗、錦田兩邊走,對慣了的都是花草樹木,還有農田。「家裏3個女兒,我最像媽媽。外公、媽媽和我3個都最喜歡花花草草,外公還在世的時候,大家的話題也總離不開花花草草。從小就對着大自然,所以一直以來,我有我的世界,不喜歡買東西、不喜歡和別人爭,直到現在,有時候我還是會從海邊撿一塊木頭回來,純粹就是因為覺得它漂亮……我想保留這些,不想變。」

我是真的從小就不喜歡爭,從小就知道是你的,你避也避不掉。勾心鬥角是雙方的,我不愛爭,所以這些新聞在我身上從來不會成立。

「家裏3個女兒,我最像媽媽。」萬綺雯說與外公、媽媽都最喜歡花花草草,外公還在世的時候,大家的話題也總離不開花花草草。(微博圖片)

每次有劇播出,少不免總有追蹤組連日跟拍女主角的日常。我記得萬綺雯的偷拍照不是在自家花園裏把弄一園子花草,就是一個人走在海邊看海片石仔,日子簡單得是真的一成不變。

1989年,這個18歲女都沒坐過飛機的鄰家小女孩,為了入圍可飛到希臘拍外景才走去選亞姐。結果一選就當選亞軍,一入行就被亞視力捧做當家花旦,其實1年5套劇、同時踩幾組戲、拍到沒日沒夜她不是沒試過,眼下的清靜日子真的是靠她自己爭取而來。

萬綺雯和陳十三這個組合,總讓人想起《我和殭屍有個約會》那個老好日子,他們的幸福婚姻,也算是成就了這個系列劇集的圓滿結局。(微博圖片)

1993年捱到肝病入廠,為健康寧放棄如日中天的事業,出律師信和亞視解約;2000年因《我和殭屍有個約會II》紅到無綫出重金邀過檔,卻失驚無神飛去拉斯維加斯和陳十三閃婚,「很多人說我在最紅時放棄大經理人公司、又拒絕無綫,實在太傻。我跟他們說,什麼放棄?我只是在那時選擇了我認為最珍貴的東西,第一次選擇健康 ,2000年選擇我老公,有沒有選錯,時間會證明一切。」

爭風呷醋 不是我作風

有趣的是,每次萬綺雯耍手擰頭,每次這些別人恨都恨不來的機會卻又總是送上門來。1993年出完律師信,亞視高層陳翹英親自留人:「轉部頭約!1年拍2套,加你雙倍人工!」2000年錯過了無綫,12年後過檔同樣吃香。人家壓價演大茄要用幾年洗掉亞視味,她偏偏後來先上岸,一加入就做女主角、第一部片酬就高開,盛傳直逼全台最貴的胡杏兒,難怪說不愛爭,入行這許多年,卻總是離不開是非,總有報道說她的待遇人人眼紅。

「我是真的從小就不喜歡爭,從小就知道是你的,你避也避不掉。勾心鬥角是雙方的,我不愛爭,所以這些新聞在我身上從來不會成立。以前我不懂,總是回家問老公,為什麼誰誰不喜歡我?為什麼某某總要踩住我上?為什麼個個都要爭?老公的答案次次都是那一句:『因為她沒有安全感囉!』我老公的話就是這麼有分量,一句話,把我從不明白說到明白。有的角色到我手上,是真的,我『執到支好籌』,但是我做每一件事的投入程度,觀眾光從電視機未必看得出來。為什麼別人拍完戲都會再找我,是有原因的。」

萬綺雯在11月與馬浚偉、陳文剛等人合作演出了舞台劇《偶然.徐志摩》;為了這次演出,她放棄了拍攝無綫重頭劇《老表,畢業喇!》,結果是,舞台劇叫好叫座,她又一次選擇正確。

亞視不是沒有代表作,但到今時今日,視迷談到《我和殭屍有個約會》1、2、3集的情節仍然興致勃勃的,就比較少見。

46年人生,是不是真的就總是「執到支好籌」順風順水?當然不是。萬綺雯說自己喜歡報喜不報憂,一來唉聲嘆氣於事無補,二來有時候那種苦只有自己懂,怎麼說也說不清楚。

最痛苦的5年

「小時候家裏環境不好,媽媽一個人要打3份工,白天做秘書,下班幫人帶小孩外加清潔,除此以外還會拿些針織衣服回家,我們3姊妹就一朵一朵花用人手勾出來,忘了每勾幾個就有5毫酬勞……我不覺得有多苦,能幫輕媽媽、又能賺些零用,還培養了我的好手藝,至今都愛縫縫貼貼,做些手工藝;到入行拍劇,頭幾年兩次捱到肝病入醫院,雖然『黃甘甘』躺在病床上看着媽媽站在床邊哭,不過從此改變了我一生,知道沒有什麼比健康更重要;1990年代拍《殭屍》,每次拍都帶着傷,坐骨神經受傷、吊威吔勒到肝管出血,那種痛痛到抖不了氣、睡不着覺,你不是我,怎麼形容你們都不會懂。然後結婚3年,老公的弟弟患癌症、我的外公臨去世又辛辛苦苦在病床上捱了1年,那是人生最痛苦的5年。

「不過慶幸的是,我和老公可以陪在對方身邊度過……我總是提醒自己,常把好事掛在嘴邊,事情就自然的會變得愈來愈好。我又總是覺得,人生就是一個磨練的過程,每一次遇到困難,我都知道自己又變強了、咬着牙關又捱過了,下次再遇到,我知道自己的功力又深了一層,承受力又比以往再高一些。」

為什麼當年父母健在,卻要靠母親一人捱大3個女兒?是的,萬綺雯說過,小時候家裏總是家嘈屋閉,父母親一見面就吵個不停,直到18歲那年父母離婚,才總算圖得了個安寧。從那以後,她們3姊妹就和父親不相往來,直到他去世。

很多人說我在最紅時放棄大經理人公司、又拒絕無綫,實在太傻。我跟他們說,什麼放棄?我只是在那時選擇了我認為最珍貴的東西,第一次選擇健康,2000年選擇我老公,有沒有選錯,時間會證明一切。

與陳十三4日訂情 轉眼16年

「小時候我不怪爸爸,因他很疼我們3姊妹,只是跟媽媽合不來。他給我一種感覺,好像想做的都做不到,鬱鬱不得志,也是緣分,他總覺得自己運氣不好、總是出現絆腳石。這個世界有人跌倒能站起來,有人不能,你只能跟自己說,要引以為鑑……我覺得沒爸爸不疼女兒、不想見女兒,我總覺得他可能想等到有一天爬起來了、把自己照顧好再回來找我們,結果好幾年前收到他的消息,是知道他已經去世。我曾經想過,到最後他也沒來找我們,晚景可能過得不太好。」

事隔20年,萬綺雯再演上《我和春天有個約會》藍鳳萍一角,20年如1日,也只有她做得到。

因為父母的婚姻並不圓滿,不多不少也影響了她自己的感情觀。萬綺雯說,年輕的時候好幾段戀愛轟轟烈烈(前度甄子丹曾經為了她拋棄前妻、又在亞視台慶公開下跪求婚),不過一說到談婚論嫁,就怕步上父母後塵、就會卻步,「小時候總以為對方是最好的,總覺得我們兩個之間就是世界上最浪漫的事,其實是自己想得太完美了,最大的挫折莫過於,以為已經找到了最適合的人,到頭來發現我們倆,根本不適合……直到遇上陳十三,我們只用了3天時間,就跟對方倒出了一整個人生,然後到了第4天,他就向我求婚。我是個感覺走先的人,很多事情你問我為什麼走到這一步,我不會答,那種『就是他』的感覺要是早出現,我早就嫁了,時間證明一切,我沒有選錯。」

這些年吃素又學佛,萬綺雯說這一生遇到的每個人都在前世有淵源,第二世再遇到,有的人是來拿債、有的則是在報恩。我問她,陳十三這一世是來報恩還是拿債的,她說,是同修。

「長大了以後,我知道這個世界是沒有一模一樣的人,沒有所謂的perfect match,我和十三前一世應該也是好朋友,這一世一起選擇了這條路,互補不足。我們的理念都是一樣,都想要簡簡單單的生活,這一路走來,開心還是多過不開心,你說是不是已經有賺?」

萬綺雯明年6月將與「無障礙劇團」合作演出,推掉電視台的邀約,去演無償的演出,很切合她的風格。

後記:大愛

別人接受訪問,都愛提醒記者,記得幫忙寫這個、記得幫忙宣傳那個,訪問尾聲,萬綺雯也託我多寫兩句,不過不是自己工作、不是未來大計,而是「無障礙劇團」。

「去年開始接觸魏綺珊和她先生陳文剛搞的無障礙劇團,明年演完《春天》就會回去再和他們排戲,準備6月的演出。這件事我覺得很大愛,讓一班聾人、視障、肢體傷殘、精神病康復者都能像正常人一樣有平等接觸藝術的機會,你來看一次就知道,這些人自編自導自演一套劇,有多滿足有多快樂。你能幫我寫一寫嗎?寫完就有更多人支持,能幫更多人了!」

推掉電視台的所有邀約,竟然是去演無償的無障礙劇團,果然是萬綺雯風格。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