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有片】從二胡神童到電影配樂 朱芸編:音符中才找到自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與其說朱芸編選擇了二胡,倒不如說是命運總會為心中所屬帶來不期而遇,假若沒有一位同樣是二胡演奏家的父親,7歲那年沒有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接觸二胡,他與音樂的情緣亦將徹底改寫。

早在11歲之齡以香港代表身分赴英參加威爾斯靈閣嶺國際音樂賽,並從53個國家選手中奪得民族音樂組總冠軍。去年,年僅25歲的他更獲邀為國家主席習近平伉儷和英國威廉王子伉儷表演二胡。然而獎項與掌聲背後,這位一直為夢想打拼的小伙子,依然渴望在大千世界中找到屬於自己的舞台,從樂器演奏到電影配樂,實現無邊界的音樂領域。

攝影:梁碧玲

朱芸編7歲時首次接觸二胡,並不是因為父母的刻意栽培,而是出於孩童的好奇。

也許音樂是與生俱來的一種天賦,沒有刻意的栽培,朱芸編7歲時首次接觸二胡,一切也只是出於孩童的好奇,「因為爸爸也是位二胡演奏家,所以家中擺放了很多二胡和音響,當然他們從來都不讓我走近,怕小孩子少不更事會將之弄壞,但他們愈是不想我做的事,我就愈想靠近,不單趁爸爸不在家時偷偷地拿來把玩,甚至會摹仿他演奏,對二胡的興趣亦油然而生,媽媽雖然看在眼內,但亦不會過問,最後當然是被爸爸發現,同時也看出我有點天分,於是他就成為了我的啟蒙老師,從此踏上學習二胡之路。」 

11歲的二胡神童 

眼前的朱芸編,謙恭有禮,比想像中還年輕,實難以看出能擁有如此豐富的演奏經驗,並曾獲多項本土及國際獎項。自小已接觸音樂的他坦言,父母從沒有強迫他練習,反而自己的興趣才最重要,「爸爸從沒規限或強迫我每天練習,而是以循序漸進的方式教導,先將基本功練習好才逐步進階,興趣亦隨之遞增,同時激起我的鬥心,總想快點將眼前的目標完成,不斷進階,當時的我甚至會廢寢忘食地不斷練習,連爸爸也忍不住叫停呢。」

9歲開始參加比賽的朱芸編,其音樂之路可說是一鳴驚人,11歲已成為香港校際音樂節二胡、板胡及高胡3項深造組組別冠軍,「當時我只是小學生,個子不高,其他參加者都是中學生,我是踏着游泳時用的浮板上台比賽的,甚至聽到台下的竊笑聲,回想當時的畫面也覺有趣,隨後更收到男拔萃書院的取錄,這年無疑是我的豐收之年。」 

赴英求學時期,甚至走到街頭表演,但對他而言,音樂一點也不孤獨。

問及參加比賽的難忘事,朱芸編不諱言首次到英國參加威爾斯靈閣嶺國際音樂賽 (Llangollen International Musical Eisteddfod),令他對演出有更深刻的體會,「從沒試過在四千多人面前演出,置身舞台中,我能看到最真實的自己,能夠以音樂感染台下每一位聽眾,觸動他們的心靈是我最享受和嚮往的事情,打從那一刻開始,我知道我是屬於音樂這個大舞台的。」同是那一瞬的時空,也讓他拋開了獎項帶來的枷鎖和壓力,「以前背負着獎項曾令自己感到迷失,執着要做到最好才不負於此,卻忘了最初對音樂的本心,最後想通了,世間總有不同的意見,不認同自己的人,但一直讓我樂在其中的是音樂本身,而非外界的虛幻,從此對音樂的熱愛更為肯定。」 

毋忘音樂初心 

人生總在選擇和好奇之間互相交錯,當大家滿以為在音樂道上順暢無阻的朱芸編會在大學選修音樂本科時,內心潛藏對外界的好奇卻再次燃燒,甚至猶豫是否應該繼續這段音樂旅程,「為大學選科前的那段時間,剛巧身邊有一班從事律師的朋友,他們主張我報讀法律,認為無論對將來的出路或前途均較為有利,當然我也對法律頗有興趣,除了趁暑假報讀相關課程外,亦曾於律師行跟隨大律師實習,記得那時每當遇到大案件,如謀殺案,就會走到高等法院聽審,感覺很新奇,然而直到選科的最後一刻,心中依然惦記着音樂,眼前厚重如山的法律文件,多如繁星的paperwork始終並非心之所屬,反而在細密的音符中,才能找回自我,所以最後我在沒有諮詢任何人的意見下,包括父母,做了一次任性的決定,選擇到英國倫敦大學國王學院,主修西方音樂學和作曲,從此對音樂再無二心。」  

在大學選科時,朱芸編曾想過讀法律,但始終選擇了主修音樂,從此對音符再無二心。他剛於The Fayre of St. John’s慈善聖誕頌歌匯活動演出,為銘琪癌症關顧中心籌款出一分力。(右圖)

電影配樂的夢想 

3年的大學生涯,讓他發掘和學習到音樂上的另一領域,以學術和批判性思維表達情感,「起初真的有點不習慣,沒想過修讀音樂須兼顧這麼多的paperwork,後來卻發現critical thinking對於在意識形態上的表達,以至演奏都有密不可分的關連,讓我對音樂的理解,甚至演出水準均能進一步提升。」 

至於為何會將興趣伸延至電影配樂?朱芸編笑言事緣於一次的演出,「記得Year 3時的一次大型演出,校方一直聲稱會全力支持,當時有感單是二胡演奏有點單調,故提出製作一段背景音樂(backing track),可讓整個演出更為豐富,但校方最後卻以資金不足為由而婉拒,讓我不免有點深深不忿,於是決定自己親自製作,花了數天的時間將之完成,就這樣無心插柳下開始參與音樂製作這一環,後來想到既然自己懂得音樂製作、西方作曲、地方及流行音樂,以及中樂根基,再加上早於小學時代已對電影配樂充滿憧憬,如《Harry Potter》、《Star Wars》、《Superman》中的配樂,好聽之餘,亦令我留下深刻印象,夢想有天能參與其中,故最後決定到英國皇家音樂學院修讀電影音樂和音樂製作碩士課程,望能擴闊音樂視野。」 

命運早已為有準備的人安排妥當,朱芸編遇上了他的伯樂。

遇上好伯樂 

「千里馬遇上伯樂」從來都是人生最值得慶幸的事情,在英國修讀碩士最後一年的朱芸編,面對沉重的學費和生活費不免感到徬徨,幸好命運早已為有準備的人安排妥當,此刻的朱芸編獲得英國電影和電視藝術學院The British Academy of Film and Television Arts(BAFTA)全額獎學金,經濟壓力頓時一掃而空,其才華兼且得到賞識。

「坦白說,音樂這個行業講求connection,遇上好的伯樂才能發揮所長,慶幸BAFTA給予我很多學習和參與製作的機會,包括為英國電影協會(BFI)紀錄片《Around China with a Movie Camera》、英國廣播公司(BBC)的紀錄片《The Story of China》進行配樂。」 

對於朱芸編來說,能夠躋身荷李活製作無疑是音樂事業路上的一個轉捩點,然而在香港長大的他直言,本土尚存很多對音樂有熱誠,而且才華橫溢的音樂人,也許是外在條件所限而未能得以發揮,「香港是我長大的地方,而且我相信音樂從無疆界,哪裏都有好的音樂,他們欠缺的可能只是一個機會,箇中的無奈我亦曾感同身受,所以若然可以的話,我依然想為本土音樂界出一點力,回饋這個屬於我們的家。」 

大人物前演出

在台上令人眼前一亮的朱芸編,去年獲邀為國家主席習近平伉儷和英國威廉王子伉儷表演二胡,「演出當日經過多重嚴密保安檢查,體會何謂嚴陣以待,我分別演奏一首中樂及一首西樂,中樂是《戰馬奔騰》搖滾版本,另一首則是電影《羅密歐與茱麗葉之後現代激情篇》當中的邂逅樂章,象徵中英邂逅,演奏完畢後,習主席親切地問我從哪裏來,有什麼夢想?威廉王子與王妃則對我手上的二胡感到非常好奇,甚至忍不住伸手摸摸。今年7月有幸獲威廉王子邀請,為其私人宴會演奏,席間更遇到不少知名人士,如Eddie Redmayne、Candy Crush創辦人,真的十分榮幸。」

今年獲威廉王子邀請作私人演奏,朱芸編的實力再次受到肯定。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