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只一嘗心願舞台劇做慘情戲 楊淇死足幾次夠淒美:喊到收唔到聲

撰文:洪曉璇
出版:更新:
游學修、楊淇、DJ當奴、白只、朱栢謙等合演改編自小說《甚麽天長 怎樣地久》的舞台劇《久天長地》,日前拍攝宣傳海報。

近期香港疫情轉趨穩定,多個大型表演節目陸續出台,游學修、楊淇、DJ當奴、白只、朱栢謙等合演改編自小說《甚麽天長 怎樣地久》的舞台劇《久天長地》,日前拍攝宣傳海報。白只最近不停演出舞台劇,他笑言不是「轉行」:「咁我都係舞台度出嚟嘅,只係中間走過去做音樂,得閒又去拍電影,呢個時勢有劇搵我,梗係返嚟『屋企』啦。依家我都做緊幾個騷,我排劇排到半夜,之後趕嚟影相,影完即刻去排戲。其實我舞台劇一直做喜劇,自從拍咗電影,被人定咗型我好陰沉,連今次舞台劇都要做慘情戲,不過叫做有得做正經戲,一嘗心願啦!」

白只話自己以前舞台劇做開喜劇,拍完電影被定型做陰沉角色。

女主角楊淇率先劇透,自爆角色要死足幾次夠淒美:「因為故事都有穿越成分,所以預咗要死足幾次,今次劇本都『慘慘哋』,不停要我哋勾起痛嘅感覺,所以我不時捉住Wasabi問要咩類型嘅痛,我都擔心排戲會喊到收唔到聲,加上做舞台劇係現場對住觀眾,如果要心痛到流眼淚,咁就演技大考驗。」

游學修型格上陣,很快投入痛心情緒。他指同劇演員夠分量,舞台上交流過足戲癮:「今次大家關係都好close,好似我同白只係校友,導演係白只演藝學院嘅老師,監製又係演藝大師姐,喺前輩面前更加要打醒十二分精神!過去一年我投放比較多嘅時間喺網媒,呢次重踏台板感覺,都有啲啲唔同,但作為表演者係享受觀眾即時畀你嘅反應,好想快啲到9月開騷。佢哋好早就搵我做呢個劇,當時我嘅網台都未開,但係受到疫情影響,依家網台上軌道,要大家夾時間排戲,但係我太愛呢個故事,我直情想改電影版,到時睇吓有冇老闆投資。」

+3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