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祖藍簽徐子珊林欣彤鄧萃雯 搞大經理人公司:廣東話市場要重視

最後更新日期:
人要不斷進步就要學習新知識,有時會基於興趣,有時則為了生活。在現今這個多元世代,做藝人也一樣,除了演技外,還要尋求多方面發展,不能一本通書睇到老。相比舊時只靠人氣掛名招生意,近年的演藝人大多會學手藝甚至考取不同專業資格,真材實料自我增值。就算好像王祖藍開娛樂製作公司,看似做回本業,但原來企業管理背後大有學問,一樣有排學。
攝影:黃國立、梁碧玲、符祥定
髮型:Ted Yeung 化妝:K.T. Tsui 造型:Dicky Lee 服裝:Avenue 1218
王祖藍覺得自己能和旗下員工及藝人打好關係,大家以互信為基礎。
成功打入中國市場,祖藍於國內人氣急升,拍攝多輯《奔跑吧兄弟》及演出劇集,儲得大量幕後製作經驗。
大家對王祖藍的印象可能仍停留在TVB的「福祿壽」或者《老表,你好嘢!》的搞笑小子,但其實他近年已北上在中國大陸闖出名堂,更回流香港成立「手工藝創作有限公司」,簽下徐子珊、杜麗莎、鄧萃雯、林欣彤等多位藝人,主要業務為藝人管理和娛樂創作。榮陞老闆,沒想到仍是腦筋靈活說話生鬼的祖藍,在坐上這個位置時,也會感到有壓力。「當這些事變成生意後,就不只是講藝術,未接觸過、不懂的就要去學,令公司運作暢順是我的責任。」由笑匠轉型做生意人,學的就是如何做老闆。
從兩公婆到藝人管理
老闆不是話做就做,就算有錢投資也要懂如何營運,問祖藍為何會開這種公司,他先是多謝曾志偉、樂易玲和邵氏。「一切都是由《老表》開始,他們認為我對選擇藝員有眼光,能發掘到別人的潛力,還有統籌事情的能力、前後期製作的能力、人際關係,這些東西都很適合做經理人。但問題是我最初打算開工作室,只為了方便管理我和老婆(李亞男)的事務,完全沒想過會變成簽這麼多藝人。」
無論事情是否似預期,公司開了人也簽了,祖藍就的起心肝幹下去,而他和旗下藝人之間,講的是一個「信」字。「大家對我的信心,是來自我本身是藝人,藝人最明白藝人的苦,大家最關心的是會不會簽了沒工開?有多少自由度?我自己做藝人時也是如此,不能逼他們做一些不想做的工作,不會因做了老闆而變,這是普通管理層未必有的心態。」
祖藍笑說自己很容易相信人,連屋企裝修都被騙,所以對生意夥伴先不要落實太多,不收錢不要緊,大家先試試覺得好就正式合作。

我認為自己幕前幕後都要進修,香港好多公司都是同事之間溝通出了問題,要做好這一點,我先要提升自己的聽講能力……現在這個位置不能在傳遞訊息上出錯令人誤會。

自言是摸住石頭過河,祖藍希望和藝人們一起進步。「一開始我都叫他們不要太大期望,我不會開空頭支票,一來就講很多好說話,出幾多隻碟、開幾多部戲之類,不切實際。我的公司名叫手工藝,真的是做手作仔為藝人度身訂做,現在娛樂圈的玩法不同了,一個藝人是歌手、主持或是KOL,大家的形態不同,我會跟他們說有什麼是做不到的,先給你一個最差的預算,但會給你最好的準備和安排。有些人本身已是80分,我能否幫他推上90分?而有些人入行時只得20分,我就要想辦法先推他上去合格。」
藝人和經理人最重要是溝通,大家都有責任,祖藍明白以前的公司很怕捧紅了藝人後他會走。「其實大家問心,我幫到你的你不會走,如果我幫不到你留住你也沒用,大家合不來勉強沒幸福。可能在業績上這是很蠢的想法,但我覺得應該講個信字。」他指要邊學邊做如何幫大家安排工作,其實都幾累,所以暫時還是別一口氣簽太多人為妙,現在簽的都真是情投意合。
新公司簽下杜麗莎、林欣彤、徐子珊、阮兆祥、鄧萃雯、羅霖等十多位藝人,並獲得曾志偉及邵氏支持,令祖藍信心大增。
企業方案幕前幕後齊進修
2003年從香港演藝學院畢業,祖藍指自己一路走來遇到很多前輩貴人,令他凡事都有得着。「以前入演藝跟King Sir(鍾景輝),他第一年要我完全做幕後不能演戲,這個過程是要給我知道幕後如何工作,不能只做一粒星。引申到企業管理的層面,就是高層要關心前線和了解他們,當前線自己解決了問題,高層就不必開這麼多會,煩惱自然少一點。」
祖藍表示自從有創業打算後,看了很多書和請導師為自己和拍檔作企業訓練。「做老闆,我認為自己幕前幕後都要進修,香港好多公司都是同事之間溝通出了問題,要做好這一點,我先要提升自己的聽講能力,指的是在事情的轉達之上,例如A說我知的東西,我要如何去傳達給B聽,以前沒發覺這麼重要,現在這個位置不能在傳遞訊息上出錯令人誤會。」
「我覺得這一行有實力是打不死的,只要有實力永遠都能生存,所以我經常同藝人講要學更多東西強化自己。」祖藍認為香港娛樂圈現在是需要合作,不能再做獨家村,所以他也抱開放態度。「最重要是看那件事怎樣做,劇本怎樣配合,我都不停提醒自己不能用人唯親,要將最適合的演員放進去不能硬來,如果必要時我不如打造一個角色給你,好過硬推出去演一個不適合的角色。」他指好像《老表》中李亞男也只是配角但觀眾都對她加分,如果換她做女主角一定會收到反效果,因為她不是那種風格,用人唯才是行得順的重要因素,也是祖藍重要的一課。
為藝人開拓新市場
對祖藍來說,做藝人最重要曝光率和基本收入平衡,他也鼓勵藝員要有自己生活。「我都是這樣出身,經常要警惕自己不能忘記初衷。」祖藍最希望能為旗下藝人創造更多工作機會,所以會經常搞新意思。「如果沒工開又怎能展現才能?所有廣東話市場都要重視,但不是止於香港,我會幫大家開拓更多能以廣東話演出的市場。當然國內也是必要的,從製作角度看,你上去學的回來一定有用,這麼大的世界去看少少已會有好大進步和得着。」成為老闆後,祖藍的使命是開多一道門,讓更多人能見到香港的藝人,由自己公司開始去幫助演藝界,如此抱負,實在稱得上為小巨人。
廖碧兒以酒會友引進高級美食
廖碧兒對旗下的美酒事業每一步均非常了解,而且凡事親力親為,有時連包裝也落手設計。去年她更在香港仔開設了中央廚房,單是設置煙燻爐已近100萬港元。
演出ViuTv劇集《綠豆》而再次備受觀眾注意的廖碧兒(Bernice),想當年的華裔小姐冠軍,更紅到去荷里活拍戲,但近年似乎淡出幕前,原來在大家不為意之時,她已發展出非常厲害的個人生意,成立美酒王國。
2008年在美國工作時,廖碧兒機緣巧合下到了美國的釀酒聖地Napa Valley,嘗試了當地的葡萄酒。一試難忘,之後她便開始研究葡萄酒,隨後更考獲國際品酒認證資格,包括WSET(Wine & Spirit Education Trust)課程第3級。
早幾年,她更於Napa Valley買地種葡萄兼在法國買下近千萬元的酒莊,每年均會親身前往,學習收割葡萄、發酵、製作及調酒等過程,由揀葡萄以至木塞也一手包辦。她笑說試過在兩日內來回法國,只為試味及調整旗下產品,然後又趕回香港。如此用心,難怪其自創品牌Bellavizio能夠獲得不少國際殊榮。
4年前她跟幾位好友於中環開設酒吧,原本希望有個聚腳地,沒想到成為另一事業。
在品酒取得成果後,她對飲食的野心未有停過,原來她去年在香港仔開設了中央廚房,單是設置煙燻爐已近100萬港元,並要從美國訂購。她指:「這兒主要供應煙燻的魚、肉、腸,用18小時低溫慢煮。其實我在外國常常食,但這些食材香港要靠進口才有,現在成了香港首個煙燻工場,可以一次過大量地供貨,有認識的朋友在外國開農場,可以提供肉類,三文魚我就選用了人工養殖,其實主要看客人想要什麼。」
成了飲食專家,廖碧兒希望將這種高級飲食文化帶來香港,剛開業時,不時到工場做甜品,又親自研究如何令烤肉更加入味。「就算一個burger都研究很多時間,因為外國有好多人會食物敏感,要避免這些問題才是好食物,所以成本會增大,我們盡量想方法去減低成本。香港小朋友的食物很多都需要gluten free(不含麩質),但香港做這種食物的地方不多,自然也很貴,我希望做到外國的價錢一樣,甚至更低。但也不知會不會成功,至少這是我的興趣。」
李思欣認為做生意如果被客人問到口啞,實在說不過去。
李思欣研究鑽石用專業待客
李思欣(Charmaine)2004年由香港演藝學院畢業後加入無綫,拍攝過不少劇集都令人印象深刻,她坦言藝人處於被動角色,不是說要工作就一定有,故決定空閒時間去做生意,認為藉藝人的知名度或對生意有正面影響,2013年跟3朋友合作投資網店賣鑽石。「我覺得投資至少應該對該門生意有基本認識,所以讀了個鑽石鑑證課程,也頗難的,因為以前不知道鑽石要分那麼細,看色、淨度都要用放大鏡。」經營數年,李思欣的公司現在旺角設有辦公室,客人在網上選好便可以前往看貨辦,「大部分會上網買鑽石的客人都已有一定認識,有些更會帶私家架生上來自行鑑定,那我作為賣家沒理由反而一點也不懂。」
雖然鑽石生意頗為穩定,但李思欣直言並不打算開地舖或以珠寶店形式經營,原因只有一個:做不到。「一粒鑽石也要幾萬元,我們現在有客才去訂貨,便不用『責』太多錢,外國很流行這種方式。」李思欣說起鑽石來頭頭是道,但她強調仍較注重演藝工作,「生意上我主要處理對外的宣傳,其他合夥人也會體諒我,如果未來公司規模再大一點會再修讀珠寶設計。」李思欣再進修發展副業,老公的支持不可或缺,范振鋒先後有不少投資經驗,亦有傳授一些心得,「他也明白做生意一點不容易,很支持我發展副業,因為藝人收入不穩定,有盤生意安全感會大一些,雖然投資也有風險,但他認為藝人應該積極一點。」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