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Cue后」吳安儀受爸爸影響打桌球 初一練波順便逗利市

吳安儀比賽時專注而認真,平日的她則少女味爆燈,流露一臉稚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晉身世界級「Cue 后」的港產90後女桌球手吳安儀,在桌球壇上的成績愈戰愈勇,年前她曾因戰敗於桌球一姐伊雲絲手下而經歷了人生低潮,甚至想過放棄打桌球,幸好她最終都能走出陰霾。年僅25歲的她去年更首次出戰World Championship Qualifiers與男桌球手作賽,成為當中唯一女將。安儀雖未能贏得該場比賽,但明白到即使輸了也不是世界末日,學懂了用正面的心情面對失敗,繼續努力打出好成績。

攝影:李孫彤 部分圖片提供:吳安儀

吳安儀比賽時專注而認真,平日的她則少女味爆燈,流露一臉稚氣。

提起吳安儀這個名字,第一樣聯想到的一定是桌球,這位港產「Cue后」的父親吳任水亦曾是世界大師賽八強精英桌球手。安儀予人的印象離不開她於賽事中的英姿,比賽時專注認真的眼神,氣勢懾人。訪問當日差點認不出她,身穿桃紅色Tee襯白色短工人褲及粉紅色波鞋的她,少女味爆燈,流露一臉稚氣,與比賽場上的她判若兩人。此刻才知安儀私下有這麼純真可愛的一面,難怪她在父親眼中永遠長不大,永遠是父親心中的寶貝。「我有朋友說笑叫我做『Cute后』,他們會覺得我比賽時的樣子很兇惡,有次比賽後朋友還問我打桌球時為何這麼生氣了,其實我只是專心而已,或許是我比賽時變成了『Kill后』。」

選Cue先過爸爸一關

這日安儀帶同了她的私家Cue(桌球桿)而來,Cue對桌球手來說當然非常重要,堪稱是戰友,「若要形容我與我的Cue之關係,我會覺得我的Cue就像是爸爸似的,很重要,又會經常跟我一起出去比賽,有它在我看到就會安心,如果失掉它我會不知道怎打比賽,信心會由100降到0,想像不到的恐怖,我暫時不想嘗試。用另一支Cue真的可以差很遠,別人的Cue用不慣就是用不慣。」安儀自開始打桌球至今用的Cue必定要先過父親一關,「全都是爸爸幫我挑選的,他會先揀選一些再給我揀,而現在我用這支就是我自己揀選了,再給爸爸過目,他過關我才決定用的。Cue一定要試上手方知是否適合,爸爸很有經驗,他把Cue一拿上手拍兩拍,感受Cue的彈性和震動,就知道是否一支好Cue。」

吳安儀所用的Cue,每支都必須先過父親一關。

吳安儀的父母一直讓她自由發展,選擇自己喜歡的路,對愛女無限量支持。

眾所周知,安儀與父親的感情極佳,父親也是她桌球路上的啟蒙老師,「小時候我對打桌球並沒有興趣,是有一次看見爸爸穿上一套比賽服,突然之間覺得他很有型也很紳士,心想自己穿上這套衫又會否像爸爸這般帥氣呢?從那時起開始對打桌球產生興趣,爸爸教我打,用心栽培我,卻從來沒有逼過我去學習,從小就讓我自由發展,現在我成為職業桌球手,他自然更加高興。」她視父親為偶像,父親在她心中是個super daddy;「我覺得爸爸很厲害,好像沒有事難倒他,還會不時有些小發明,很有創意。爸爸真是半點脾氣都沒有,有次我去看他比賽,他正落後,我很戥他緊張,誰知爸爸望向我竟從容地向我微笑,表現很冷靜。媽媽說我的優點遺傳自爸爸,缺點則遺傳自她,她在家中負責做衰人的角色。」

吳安儀暫時列小組首名,穩奪16強資格。(資料圖片)

自言在桌球壇上仍是「小學雞」的她,以學習的心情去迎戰每場比賽。

教練鼓勵 負面短訊愈寫愈正面

她於2014年WLBS世界女子職業桌球錦標賽以0比6敗給桌球界一姐伊雲絲的一役,令她陷入人生的低潮。2015年WLBS比賽擊敗伊雲絲,復仇成功。她比賽以來感到最大壓力的一次,就是在World Championship Qualifiers比賽,首次對戰男桌球手,「那場比賽我緊張到腦海完全一片空白,那刻我走到球桌前看着那些球,我卻不懂得怎樣去打,根本思考不到,從未試過有這種感覺。那次對我來說是很寶貴的經驗,可能一來未試過如此大場面,又可與十分出色的Peter Lines對賽,加上我是唯一一名女選手,自然倍感壓力。其實教練在出發前已叫我就當是一個體驗,好好珍惜這次機會,好好享受比賽。」

「晚上我發短訊給教練,我有個習慣是會邊打字邊修改,由我第一句很負面,之後打完一直改,覺得太負面了,再改,愈改愈正面,到最後的版本是:『我知道現在輸了9比0,我打得不好,很緊張,不知道自己今天在做什麼,但我覺得由我決定要跟多些男選手打比賽開始,我就知道這條路不易行...... 反正這是一個學習過程。我比你想像中堅強。』 然後教練回覆說他喜歡我這種態度。」安儀表示,將來仍會不斷參加比賽,不過,她不認為是要挑戰其他人,自言在桌球壇上仍是新丁的她,以「小學雞」來形容自己,以學習的心情去迎戰每場比賽。

經過一年的努力,又到了安儀最喜愛的節日 ── 農曆新年。每年農曆新年,安儀都會與家人歡度,今年也不例外,「過年前我們會一家人一起大掃除,我又會幫爸爸媽咪封利市,當然也會一起吃團年飯,到了新年就會到我大伯和二伯家拜年。農曆新年是我最喜歡的節日,因為有利市收,我又可以『攞正牌』吃很多零食和蘿蔔糕。我覺得我煎的粒粒蘿蔔糕是最美味的,粒粒也是正方型,每邊都會煎到金黃色,最好就是有少少燶燶地就更香口了。我們還會吃盤菜,每年通常會吃兩個,只在農曆新年才有得吃的。」而她即使在過年期間也不忘繼續努力練習桌球,「日間拜完年,晚上我便會到爸爸打工的桌球室練波,那裏有很多從小看到我大的uncle、auntie,我就可以順便逗利市了,哈哈。而我今年終於可以派利市了,雖然我未結婚,但我會封利市給大家姊的BB仔,他是爸爸媽咪的第一個孫,是我家裏的新成員。我的新年願望就是所有家人都開開心心,身體健康。身體健康是非常緊要的,因為去年我出外比賽時,有幾次都病倒了,發燒和又痾又嘔,所以我今年除了要好好準備比賽這個任務之外,還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我也祝大家新年快樂!」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