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子妤曾全裸豁盡 《骨妹》獲金像提名爆喊:似迴光反照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作為演員,得知自己獲金像獎提名,固然是開心,但開心到喜極而泣,還哭得崩潰一樣的,就非常少見。昨日,廖子妤(Fish)在工作中得知自己獲提名最佳女配角時,工作人員原先想拍片讓她回應,但短短幾秒鐘,Fish整個人已陷入崩潰狀態,整條片也只錄得一句句︰「嗚……嗚……聲」旁人未必明白,會報以一句︰「使唔使呀?」但當你細看過Fish之前的工作經歷後,或許你也會感同身受。今日Fish就跟我們做了個簡單電話訪問,讓她在平伏的心情下講一次自己爆喊的原因。聽罷,忍不住也替她抽泣兩下。

第一個機會已是考驗

這段爆喊片,今日在網上獲不少人轉發,Fish坦言覺得好夢幻好搞笑,至於為何爆喊如此,她便歸究自己是個情緒起伏好大的人。「作為演員,這是我最大的優勢,但作為一個人來說都幾大問題。」Fish是馬來西亞人,在當地完成廣播電視電影文憑課程後,2012年便選擇隻身來港發展,任職模特兒和演員。幸運是很快,她便得到一個機會,可以參與電影《末日派對》的演出,但叫人掙扎的是第一部作品,就被要求全裸演出。眼前是一條選擇題,「演」是一個機會,「不演」就未知下個機會何時再來,於是她仔細考量,再特別詢問爸爸的意見,直至得到他一句支持才放心接拍。「我由零踏入香港國際機場的第一步,行到來這一步的確不容易。這六年來的回憶,在昨日接收到這個消息時,一下子全數湧出來,就似人臨死前迴光反照一刻,flashback所有記憶。」

第一部作品《末日派對》,已有裸露演出,可見Fish入行的決心。

「不是為藝術犧牲,我只是盡全力去做」

事實上該片也為她獲得第三十三屆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演員提名,亦間接讓彭浩翔看中,邀請她參與新作。不過所面對的又是另一次跟機會掙扎的遊戲,因為獲邀參與的是同樣要全裸演出的《同班同學》。這次不單要全裸,還有不少女同性戀的親密場面,結果Fish再一次咬緊牙關接拍了。其中有數場戲,Fish與另一演員麥芷誼便疑似情緒失控,在片場內突然爆喊,要導演停機安撫。Fish又因壓力太大而不停甩頭髮,可見心靈的付出也不小。說是為藝術犧牲,Fish謙稱談不上︰「所有戲都是我好努力好努力地完成,我不敢說自己是為藝術犧牲,因為這正是自己想做的事,我只是盡全力去做。」只可惜該片上畫後,無論口碑還是票房都強差人意,所付出的似乎都要往東流。

去到《同班同學》,尺度和意識都更大膽。

《同班同學》以學生妹援交為題,有不少挑戰尺度的場面。

「努力的人一街都是」

來到電影《骨妹》,今次再沒有吸睛技倆,靠的就是Fish跟余香凝(Jennifer)如何演繹這段姊妹情。結果電影未正式上畫,去年底已獲《澳門國際影展》加冕,電影得「澳門觀眾大獎」,演員就獲最佳新演員獎,不過得獎的是隊友余香凝。是否談不上新,便拿不下獎?對最佳新演員獎的的確是,所以相信在宣布提名前,Fish已打定輸數,只是想不到其實自己已夠資格入圍最佳女配角獎。Fish︰「千里馬和努力的人,一街都是,但我能夠在這一刻被重視,我都幾感恩。更感恩是我並非第一部作品便爆出來,因為這幾年的經歷都豐富了我的閱歷。」拍過備受爭議的電影,可惜一直欠迴響,當中所承受的壓力可能得自己知。如今一個提名,外人看來不足為道,但對她而言是一次肯定、一個加冕、一份溫暖,暖入內心並融化成淚水。

《骨妹》一片,兩位演員雙雙入圍,廖子妤(左)入圍最佳女配角,余香凝(右)入圍最佳新演員。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