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梁詠琪佩服廖子妤豁出去 :我當年被一句對白考起

最後更新日期:

電影《骨妹》正式上畫,這是梁詠琪(Gigi) 產後復出的第一部作品,收到劇本時囡囡才一歲大,加上未完全收身,故猶疑過是否接拍,不過當看過完整故事後,第一稿已叫Gigi哭濕了手上的劇本,然後她知道若錯過這部戲,將來可能會哭得更多次。於是鼓起勇氣,就算導演要求淡妝上陣也一一應承。然後大家看到她在沒太多修飾的容顏下,於大銀幕前哭到呼天搶地。「我入場睇時都覺得醜怪,好想走,哈哈……」不過談到豁出去,Gigi自覺從影以來,反被一句對白考起,而這句對白就是來自農曆新年一定重播的《嚦咕嚦咕新年財》的「臭八婆」。

在淡妝下,還要於大銀幕前哭至呼天搶地,作為女星都算另一種犧牲。(梁碧玲攝)

借醉狂哭

電影《骨妹》裏,Gigi飾演一個俗稱已上岸的骨妹,嫁到去台灣開民宿,老公對自己好好,過着少奶奶生活。生活寫意但就是不愜意,內心一直有根刺潛藏着,久不久會伸出來刺一下自己。覺痛,便要止痛,用上酒精麻醉,結果愈喝愈多,變成酗酒。「我不好酒,但想到一個人源於心靈上缺乏安全感,要借酒精麻醉自己,所以拍到這部分,也特意飲少少紅酒達至微醺效果才埋位,以掀動情緒。」

作為復出作,定必有最好準備才肯上陣,尤其壓軸一場嚎哭戲,對Gigi來說是要嚴陣以待,有時演戲會借自己的舊記憶去入戲,但今次就單憑全情投入到角色裏便做到。Gigi說︰「最大的準備就是要投入這個角色的人生軌迹,要想像自己有個朋友或愛人,之間一直有個誤會,到她死了才發現原來一直錯怪對方,這已是不可能挽回了,有種覆水難收的遺憾,真的好痛,那種痛好自然便讓我流下眼淚。」

尾段Gigi得知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後,一時間更責怪自己,淚崩當場。

如今做新人要加倍努力

戲中分兩個時空,Gigi飾演當下的詩詩,年輕版就由廖子妤(Fish)負責,Fish曾表示有看大量Gigi的舊作去揣摩角色,將二人的舉止言行銜接得流暢點,作為前輩又看到端倪嗎?「我感受到有少少自己的影子,但我覺得她是憑自己的演技演出來,她是位好用心的演員,有看過她之前的作品,她給我感覺不是這樣,這是努力的成果。」廿年前,Gigi也是一位剛入行的小妹妹,看見後輩的發奮,也令她不自覺地回想那些年。「當年自己較幸運,有機會去學習和發揮,現時新人有某程度的局限,而香港演員的機會似乎又比以前少,做新人確要加倍努力。」

廖子妤的拚搏不止在《骨妹》看到,從她的舊作也是每幕都在展現決心。「好佩服,她是破釜沉舟,清楚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亦好明白行出這一步,無論得不得到預期效果,都要走下去,所以她遇到《骨妹》是個好好的機會。」若時光倒流,年輕的Gigi獲同樣的性感邀請,會願意放手一博?「當時未去到我手上已被經理人閘住了,後來較掌握到自己工作時,又真的有人找我演一些需要裸露的藝術電影。自己都有認真考慮過,但始終過不到自己那關。要拍自己都能接受的角色,不是為突破而突破,否則只會大家都累。」

為演得似前輩,廖子妤開拍前努力重溫Gigi的舊作。

讓她脫胎換骨

後輩的豁出去,也讓Gigi想起自己也有放開的時候。每到農曆新年例必在電視重播的《嚦咕嚦咕新年財》,片中的Gigi予人煥然一新的演出,由造型到言行都不似梁詠琪,現在重溫也讚歎杜Sir杜琪峯能令她脫胎換骨。「最記得有一場戲講我牌品好差,還戴住頭盔論論盡盡地打麻雀,然後發爛渣鬧湯盈盈『臭八婆』!在片場我一直都講不出這三個字,好似太激,於是問導演有沒有第二個詞彙可代替,但導演好堅持,叫我講啦!不會有事的。有時就是那份信任,於是豁出去便講。這角色是顛覆觀眾對我歌手的形象,那次算是演得最放的一次,現在再看仍是好喜歡。」沒錯,這是繼《家有囍事》後,已打入百看不厭賀歲片的第二位。

髮型︰Pius Yiu(Orient 4)
化妝︰CircleCheung@ndnco

一句「臭八婆」,足令Gigi要想過度過。(影片截圖)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