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林德信入行十年事業不再被動:唔製造機會畀自己,邊個會?

撰文:陳芷穎
出版:更新:

亞洲最大型戶外NFT藝術展覽「ARTAVERSE」早前登陸中環海濱活動空間,林德信(Alex)與WASHI JEANS創辦人吉川浩幸先生合作,打造一場嶄新的時裝藝術劇場體驗。吉川浩幸先生展出花逾二十年研究、以和紙打造的牛仔褲,每條牛仔褲的背後都包含着無數的工序以及獨有的故事。他更將WASHI 2021《The Life on Earth》系列中名為「AKATSUKI曉」的牛仔褲送贈Alex,而Alex亦以這份禮物為靈感創作出多幅畫作,實行將時裝與藝術融合。兩位接受《香港01》專訪時大談合作感受,而Alex亦對吉川浩幸先生的堅持和追求深表佩服。

林德信與WASHI JEANS創辦人吉川浩幸先生合作,打造一場嶄新的時裝藝術劇場體驗。(陳順禎攝)

吉川浩幸先生花21年研發和紙牛仔布 將日常生活融入牛仔褲設計

吉川浩幸先生說「AKATSUKI曉」與Alex的性格以及形象相符,故特意挑選這條牛仔褲送給對方,「係強烈嘅陽光,日出、正面嘅能量。佢(Alex)嘅性格都係好正面,好啱佢。」每條牛仔褲的背後都是吉川浩幸先生的心血結晶,經過整整21年的開發過程,他成功研發出和紙紗線,其後再利用紗線編織出和紙牛仔布,製作出以冬暖夏涼、輕量乾爽為特點的牛仔布,「和紙係從樹上嘅天然材料,最難係佢成日斷,好似一張紙。點樣做twisting,令佢成功變成布料。」

每條牛仔褲的背後都是吉川浩幸先生的心血結晶,經過整整21年的開發過程,他成功研發出和紙紗線,其後再利用紗線編織出和紙牛仔布。(陳順禎攝)

聽到吉川浩幸先生分享每條牛仔褲背後繁複的工序時,Alex亦深深被對方的堅持打動,「21年時間研究,將日常生活融入牛仔褲設計,每一條褲代表每個人生階段、生命出現的事件,包括愛情、結婚。每一個故事都好靚,佢講嘅時候好簡單,但愈諗就愈有層次。」

提起身穿的牛仔褲「AKATSUKI曉」,Alex佩服表示,「經過差唔多20間廠嘅工序、手功先完成,同香港人嘅節奏好唔同。係佢記得以前細個住好舊式村屋,趟門就有和紙。到佢大個做Fashion就醒起和紙好犀利,冬天保暖、夏天又涼,就諗有冇得將呢個技術同牛仔褲Mix埋,於是就設計咗和紙嘅fabric。」對於今次的合作,他們滿意之餘亦很喜歡兩種文化的結合,Alex欣賞吉川浩幸先生的細心和追求,而吉川浩幸先生亦非常欣賞香港人的速度。

Alex身穿的是WASHI 2021《The Life on Earth》系列中名為「AKATSUKI曉」的牛仔褲。(陳順禎攝)

入行十年學會主動爭取工作機會 「如果機會唔製造畀自己,咁邊個會?」

談完二人的合作,Alex亦有分享自己的工作動向。適逢今年是Alex入行第十年,他希望可以主力做音樂,「初初入行係好想做音樂,而家我問番自己,係咪仲好似十年前咁鍾意做音樂?我仲有呢個決心,好想做多啲,因為呢十年儲咗啲經驗,會唔會比十年前嘅我有進步?而家係獨立(歌手),做音樂唔可以有期望,總之想做就做。」

比起十年前,Alex的進步是在事業上變得更主動,不再被動地等待機會,「更有自信自己畀機會自己,加埋而家係獨立,如果機會唔製造畀自己,咁邊個會呢?」而第一個嘗試就是與WASHI JEANS、BOTANIC UNION合作舉行的嶄新時裝藝術劇場體驗,首次做音樂導演、製作人以及編劇,過程好玩之餘亦令Alex構思將來個人演唱會的可能性,「開騷未必會好似香港人睇開嘅演唱會模式,希望可以Develop多啲。」成為獨立歌手後,Alex表示比起有公司時自由度更大、與合作單位的溝通更加直接和快捷,但換來的就是資源的減少,收入有因而受影響嗎?他反而指現時管理金錢上變得更精明,「你問我之前收入係幾多,我都唔知,可能嗰時後生對錢冇乜概念,以前有啲stupid。而家要自己了解,就開始有自己要求同睇法,係一個進步。」

比起十年前的自己,林德信的進步是在事業上變得更主動,不再被動地等待機會。(陳順禎攝)

Alex渴望踏上《聲生不息》舞台 「呢個機會唔係個個人有」

爸爸林子祥正參加內地歌唱節目《聲生不息》,林德信坦言很想參與節目,「疫情第一年,我見到佢好悶,因為疫情前佢好忙,不停去唱歌。我見佢上年有番工作,個人即刻醒番、開心番。平台愈嚟愈大,《聲生不息》係全世界都睇緊,唔係個個人都可以踏上呢個舞台,如果我都可以上到去,一定會去,一定會做足所有功夫,因為呢個機會唔係個個人可以有,要好好去珍惜同增值自己去做最好嘅表演。」看到爸爸與葉蒨文(Sally)每一集的表現愈來愈出色、愈來愈享受,Alex可說是完全放心,「都唔使擔心,佢哋咁有經驗。」

對於近年北上發展的藝人,不少網民都認為他們選擇離棄香港市場和觀眾,Alex認為大家應該單純從音樂角度出發,「呢個問題好複雜,我只會用音樂嚟講……音樂嘅夢想淨係想搵到觀眾同你一齊,喺香港又好,去第二度又好,就係咁pure嘅接觸,唔需要諗到咁複雜。透過音樂分享訊息,搵到呢個connection係最緊要。而家好多人上內地,因為搵到啲觀眾,搵到啲機會,淨係呢樣嘢。」至於掛着星二代的名銜壓力大嗎?他說控制不到別人的睇法,唯一可以做的就只有做好自己,「好多嘢會令一個星二代有負擔,如果佢真係好愛自己嘅工作,只需要Keep住做好自己嘅作品。一定會有好多人覺得你係Daddy媽咪嘅影子,啲人點講你、點睇你控制唔到,控制到嘅係你準備好自己。」

+8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