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少秋都試過冇工開 飲啤酒度日好頹:喺屋企唔知點算好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見到,有聲嘅!(影片截圖)

2017年除了是汪明荃入行50周年,還有鄭少秋秋官。他將會5月舉行50周年演唱會,近期接受包括商台《雲妮鍾情》和《有誰共嗚》電台節目訪問,回顧50年來在演藝生涯的心路歷程。不過,鄭少秋都好有時代觸覺,深明觀眾最難忘的就是他的Fusion菜歌《香港料理》,揚言演唱會一定會唱潮歌:「Hip Hop就梗要跳嘅,《香港料理》就一定要唱嘅,因為佢哋(觀眾)話係K-Pop始祖喎,又話要跳返嗰啲舞喎,咁要唱囉。」其後,秋官還透露與吳岱融之間有段「情」:「話說吳岱融就話佢喺新加坡當兵嘅時候,聽我隻碟《天涯孤俠》去過日子,佢同我講好欣賞我嘅歌,所以今次都會喺演唱會做嘉賓咁。」

鄭少秋入行50年,期間都有辛酸過。(資料圖片)

初入行即陷半失業 靠織棉紗幫補

秋官入行50周年,點少得講起入行經過?他16歲就參加訓練班,「當時就冇咩心機讀書,就發下明星夢,最初老豆都唔係好睇好,因為佢係教書,始終都想我哋讀好啲書,咁我阿媽就好支持我去做嘅,不過總之就唔多人睇好。入咗去之後,就有參考下謝賢佢哋呢啲咁成功嘅例子,希望自己都可以好似佢哋咁囉。」加入訓練班之後,秋官就得到一次演出機會,做話劇《手足情深》,更憑此奪得了最佳男主角,他笑言:「人一世就係得呢次拎最佳男主角,之後就冇再拎過囉。」得獎之後,他就到電影公司試鏡,終於做到明星。

秋官簽了電影公司後拍了幾套粵語片,可是當時正值粵語片面臨式微,所以無工開:「當時冇嘢做,但奈何張約未完,我又接唔到其他嘢,日日喺屋企唔知點算好。」年少想發明星夢的秋官,講到零工作初期生活過得很靡爛:「當時日日就坐喺屋企,又學下人飲下啤酒咁囉,好似好低潮、好困苦。」後來秋官發覺要有一技之長,方能夠生活下去,所以有嘗試過轉行:「最衰有個朵,唔能夠出去做嘢。有個朋友喺棉紗廠度做,咁佢就喺廠到拎綿紗,後來我就自己投資,叫個朋友喺廠買個機器返嚟,仲要慢慢去廠到學織。」但唔知點解,低潮時做咩都黑仔過人,因為技術問題,最終不能交貨,結果賠了夫人又折兵。

鄭少秋當年拍第一套《書劍恩仇錄》,當時佢仲要求唔好剃頭!(網上圖片)

唱歌翻身紅遍女人街

幸好天無絕人之路,除了織棉紗之外,秋官還會唱歌,後來有朋友介紹,可以到歌廳唱歌,最後有機會出碟《愛人結婚了》,而迅速走紅。秋官提起此事,都非常開心:「當時首歌紅到連女人街幾乎每個鋪頭度播,有人話女人街播咩歌,就代表紅咩歌。」直到1976年,秋官有機會做拍TVB第一套武俠劇《書劍恩仇錄》,「好多人都估唔到係我做,之前又係馬來西亞做嘢,食返肥啲,可能咁樣就搵我試下。」鄭少秋因為此劇,開始建立深入民心的大俠形象。可是秋官做得多大俠,就覺得自己被定型,長此下去都不是辦法。於是1992年,有機會在《大時代》做丁蟹,鄭少秋都放手一搏,接了此劇,好在反應都好好。當重提到「丁蟹效應」這個話題,秋官就話:「我冇因為咁而唔開心過,我份人都好隨和,好明白做呢一行,好多時都係笑罵由人。」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