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潮湧出鮮浪潮 章國明父女影壇傳承 「靠個女介紹老闆俾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70、80年代香港新浪潮,給予香港電影工業一個巨大衝擊,有學者認為這浪頭,來自當時年輕一代對香港人身份的認同,引發出一系列展現社會、人文、倫理等問題的電影,為當年的香港電影帶來新景象。

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問題,是近年最熾熱話題,不過主流電影這渠道,已被票房、投資者等理由熨得貼貼服服,難現稜角。

或許就是這個原因,近10年由杜琪峯導演牽頭的鮮浪潮短片比賽,正好為新一代人用鏡頭拍出所想。早前憑短片《命懸一念》去到意大利烏甸尼影展參賽的章彥琦,正是從這股鮮浪潮下湧進大銀幕,參與《救殭清道夫》的編劇工作。

而更有趣是,這位章氏女子,原來系出名門正是新浪潮重要導演之一章國明的女兒。後浪未必要推走前浪,或許可以浪接浪地為觀眾帶來驚喜。

兩父女沒有承認,但當日的確襯色襯到絕一絕地接受訪問。(黃國立攝)

Ashley是《救殭清道夫》編劇,還專程去跟場。(受訪者提供)

用電影打擊女兒志願

訪問時正值《救殭清道夫》上畫中,票房理想,但同時章彥琦(Ashley)正為自己的短片作《命懸一念》到烏甸尼影展張羅,Ashley的機票住宿有資助,這麼高興,爸爸理應一齊去湊熱鬧。「我退休了,冇收入唔去喇!」

章國明1998年加入廉署當導演,2015年退休,過了17年朝九晚五的生活,「我終於可以重回早上7點鐘才睡的日子。」心繫電影,更嚮往一班人度橋度到通宵達旦的奮鬥事,所以即使過了17年「正常生活」,一刻脫離,也想重新擁抱。昔日加盟廉署,全因既可拍東西,又求個生活穩定。「所以我一定會再拍戲的,正籌備劇本,不過到時可能要個女介紹投資老闆給我識。」

在廉署工作17年的章國明,終於退下火線,但即將又會投身另一戰線,重拾早上7點入睡的顛倒生活。(受訪者提供)

女兒早對電影有興趣,無可否認是受爸爸影響。章國明說︰「絕對冇刻意裁培,但我經常在家中看電影,她要避就只能入房。」電影是薰陶,也是教育,當女兒對他說出人生第一個志願是想做修女時,爸爸便播齣柯德莉夏萍主演的《修女傳》讓她看。「戲中做修女要好卑躬屈膝,又要抹地,看罷她決定不做。」

Ashley說︰「做修女只因為細個讀天主教學校,校長是修女,而我根本不知修女的工作是什麼。」

《命懸一念》是Ashley的短片作品,講一個關於防止自殺熱線接線生的故事,當中涉及宿命和復仇,一念之差足以影響一條人命的生存機會。全片超過一半是傾電話場面,但也成功營造出一份逼力和緊湊。

見到女兒的名字在外國影展出現,又是另一種開心。章國明在Facebook是這樣說。(受訪者提供)

女承父業 絕對開心

電影成為兩父女的最佳親子活動,除了一起看,還一起討論,因為每看完一部戲,章國明均要求女兒講講套戲好看與否?怎樣好看?既可訓練她的說話技巧,也可從中大談人生,灌輸智慧。「其實都是借個機會去講道理,易入耳一點。」

潛移默化就是這回事,慢慢女兒也對拍攝產生了興趣,甚至連爸爸也不察覺。章國明說︰「直至有日她要求要部新相機,後來她又叫我走到電腦前看看,原來她拍了條短片想我欣賞,當中已經加了些特效是我不懂的。」

Ashley︰「上YouTube看After Effect教學便懂。」

隨後囡囡在校內有參加獨立電影評賞班,「每星期均會看一些獨立電影,再加以評論,從而認識志同道合的朋友,並自薦去幫手做跟場,又幫手度下故事等,算是參與創作。到後來再認識《救殭清道夫》導演甄柏榮,促成今次擔任編劇之路。」

當日為生活,怕收入不穩,於是找了一份既可拍攝又收入穩定的工作。今天女兒要重踏這條創作之路,還要在外面闖,做爸爸的有何感受?「我絕對開心,當我睇完她第一條片,已經心諗點解會叻我咁多?至於難搵食的實情,我一直有講,這始終是她的選擇。」

在意大利影展巧遇志偉哥,事關他囝囝曾國祥也有出席影展。(受訪者提供)

章國明的風趣,成為兩父女最佳的溝通橋樑。(黃國立攝)

章國明作為爸爸,算感情好外露,外露到要在網上跟大家分享喜悅。(網上畫面)

點講呢……仲有進步空間

Ashley當過編劇,又當過短片導演,即將又會跟《樹大招風》導演之一歐文傑合作,擔任編劇,兩個崗位,哪個更似自己想要的。「編劇的工作比較根本,一套電影可以包裝到吸引,但如果故事寫得不好,如何吸引都是冇用,所以我想繼續從這裏出發。」

雖然爸爸是導演,但女兒甚少主動去問他意見,未有製成品,也不想去驚動老人家,因為這位老人家的批評,並沒有就血緣關係而作出修飾。

Ashley說︰「當《命懸一念》剪好第一個版本,未有配樂時,便放給爸爸看,但當時他不喜歡,可能25分鐘的短片,足足有17分鐘是電話對白,令他感到悶。」

中大哲學系畢業的Ashley,好想在作品中滲進一些人生思考題。(受訪者提供)

章國明說︰「好記得第一次看,我問點解你要拍套這樣的電影出來?是不及格的。」其實Ashley心裏有數,因為該片的靈魂在配樂,只看軀殼,難有正評。「當她加入配樂後再給我看,好厲害!點解可以好睇咁多呢?」

至於女兒的另一創作《救殭清道夫》呢?「點樣講呢……有進步空間,我當然是針對個劇本啦,導演拍得好厲害!哈哈……」

Ashley說︰「我大學主修哲學,拍電影除了追求娛樂性,也希望當中會有Message帶出,能夠吸引一批日常沒去想這些問題的觀眾入場,然後看罷可以滿足地離開是最好的。《救》片的故事,就是用旁人覺得主角是垃圾人生時,如何利用自己的天賦去爭取想要的東西。」

能否說服爸爸不緊要,最重要是他睇首映時,看到女兒的名字在大銀幕出現,還是心甜的。「行內好少人姓章,現在多了一位。」章國明微笑地說。

章國明自稱是「老鮮浪潮」,在YouTube有條頻道,時有新片上載,而這條航拍片,當中的Credit就夠搞笑,其中電影公司名為阻住攞傢俬。(影片截圖)

後記︰7萬蚊,買樓定拍戲?

當年的新浪潮人物,看看今天的鮮浪潮女兒,最替她開心是拍攝成本有政府資助。

「我們當年是自己出錢拍,叫實驗電影,現在有政府資助7萬元喎!」

Ashley說︰「因為經常超支,最近已加到10萬。」

「以前拍戲比較困難,當年警察月薪才300元,但一卷菲林就要20蚊,拍到3分20秒,一Roll機就是燒銀紙。3萬元,當年可以買到層樓,哈哈……」
話分兩頭,如果當年有7萬元在手,你又未必會拿去拍戲吧!
「不會!我會買一層樓先,然後再拿4萬元去拍戲!哈哈……」章國明,就是穩陣派。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