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有片】黃樹棠係劉家良徒弟:想當年同徐克周潤發稱兄道弟

撰文:鄺鈺瑩
出版:更新:

曾於《我和殭屍有個約會》中飾演求叔的黃樹棠,自04年離開亞視之後,已鮮有他的消息。要不是他出演大學生的畢業作品《地平說》,相信也不會有這個訪問,實在機會難得。
作為甘草,棠哥過去演出作品很多,觀眾一見到個樣就認得,只是說不出他的名字。其實近年他多在越南發展,既是演員又是武指,甚至連視帝都做埋,偶爾在中國做一些娛樂活動領班,73歲依然有心有力兼好好火,特別提到昔日稱兄道弟的徐克與周潤發時……

離開亞視之後,黃樹棠在朋友介紹下去到越南發展,更得到視帝的名譽。(黃國立攝)
黃樹棠在越南劇集《Thề Không Gục Ngã》中不時大耍功夫,全劇40集可在Youtube重溫。(網上圖片)

由麗的去TVB又回亞視,再到亞視沒落之後,黃樹棠先後去過星馬泰發展,最後在朋友介紹下,到了越南拍劇,而且是每年一部40集長劇,他說第一部近似《黃飛鴻》,充滿了中國武術,深受當地觀眾歡迎,也讓他得到視帝名譽。「我甚至兼顧武指,因為那邊呃到人嘛,這邊(香港)有咁多大哥呃不了。」年齡對他來說,只是一堆數宇,退休對他而言,更是諗都唔使諗。問到為何要大老遠跑到越南,而不選擇留港,棠哥說主要是不想再被電視台的合約拘束。「當年係唔開心咁離開TVB,所以(離開亞視)唔會再返去,港視有搵過我,但人人都話亞視人個價會低一點,TVB就會高一點,我問對方我應該是那個價,跟他們說俾唔起就唔好搵我,我又唔係初出茅廬的小子,怕他們什麼?」棠哥不否認王維基是有心搞電視,但在他的角度來說,太認真去搞,只會死得更快……電視業聽來實在有點悲哀。
 

黃樹棠在越南拍劇拍到出晒名,唔止有人接機,更經常接受當地傳媒採訪。
黃樹棠在《我和殭屍有個約會》系列中,所飾演的求叔,表面經營遊戲機鋪,但實際上販賣及製作各式驅魔道具、咒符予萬綺雯,並為尹天照提供過期血包。(網上圖片)

唔怕得罪人

TVB拍劇出名有開工無收工,棠哥說自己身體狀況大不如前,通宵捱不了,所以索性不接。但在越南那邊,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完全不會有壓力。加上有感香港的劇集質素每況愈下,為免做壞生招牌,不拍也罷。

棠哥說近十年就算有朋友介紹他與內地的投資者認識,他大多食完一餐飯就算。「因為唔想惹麻煩,怕俾人過橋,我分得好清,在這一行,難道你話無飯開,投資者便會拎舊錢去接濟你?」自認牙擦,也不怕得罪人,閒時與老友喝個下午茶就已足夠。香港觀眾可能以為他是甘草,離開電視台就沒工作?非也,棠哥除了在越南紅到爆外,在中國也不時有工作機會,在香港拍戲只算是賺外快。曾幾何時,他也擔心自已老年的生活狀況。「但原來人老了,唔係用得好多錢。」

《蝶變》早前於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重新放映,戲中的演員劉兆銘、黃樹棠、米雪等人當晚亦有到場,與觀眾分享拍攝點滴。

同徐克無緣

曾於麗的電視擔任武指及演員,因劇集《十大刺客》而大受歡迎,後來棠哥獲徐克邀請,出演電影《蝶變》兼任武指,首次執導的徐克因此作而展露頭角。「當時他跟麥當雄借用我,我全心去幫,但可能沒緣份吧,之後就無再合作,亦都無聯絡,他也可能是急功近利的人,我師傅劉家良跟他也合作不來,之前《七劍》拍到一半就翻臉。」電影《七劍下天山》乃一代宗師劉家良的遺作,他參演及擔任動作指導,其主診醫生曾透露劉因拍攝《七劍》而令病情惡化。

「人情味唔係話無,但當各有各忙就少見,我唔會怪,大家都明白這圈子,一班人打天下,上位之後就各散東西,好聽叫緣份,唔好聽叫名利。我同周潤發拍《親情》玩得好埋,之後開戲(《血汗金錢》)都會搵佢,十幾年來稱兄道弟,但分開之後,見面都會打個招呼……跟成龍、洪金寶也是在心中,他們有他們的層次。」棠哥說時帶點唏噓。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