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張繼聰白只同場陪跑 萬梓良當戲劇導師︰演戲令我最快樂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經歷過80、90年代,電視送飯的朋友,都一定會迷過萬梓良,當年他是一年一劇的重頭男主角,非大劇或台慶劇,TVB都不敢驚動他。而他在劇中的經典對白︰「So What?」《流氓大亨》、「好安答」《成吉思汗》、「什麼(國語)」《他來自江湖》、「一家人最緊要齊齊正正」《萬里長情》,全都是當年全港人的潮語。

在那些年成長的張繼聰、白只,同樣愛上這位電視好安答,好想有一日可以跟他交個手。20年後,小伙子長成,機會來了,在電影《今晚打喪屍》中,3人終於遇上。以往隔住個Mon都感受那股氣,今次湧到眼前,更厲害的是還附上一份父愛。

萬子聽到記者要求用喪屍聲大喊「So What!」,整個人定一定。「你記得So What?」點會唔識呀,我仲記得你噴到Do姐成臉口水。(符祥定攝)

萬子在戲中叫牛榮,是老一輩阿爸,事事講尊嚴,甚少跟仔仔溝通。

萬子爸爸

萬子哥的演技,曾經是大家的笑點,大篤鼻涕掛臉,又會噴到對方成臉口水,但這演技亦只此一家,自他減少演出,總有點掛住掛住。去到電影發展,萬子哥判若兩人,由電視劇中的大好人,變成Tony哥、臭口全、Peter朱的大奸角,連迷戀開萬子的張繼聰都有所疑惑︰「電影中他是爛躂躂,專演好壞好衰的角色,但返到電視劇又可以演回善良角色,現在明白這叫戲路廣闊,可以駕馭不同角色,就像一盤水,演什麼角色就會變成什麼人。」

張繼聰找到自己的答案,白只就在今次合作中找到夢想中的爸爸。白只說︰「他在戲中演我爸爸,可能我一直缺乏父愛,我完全感受到他那種澎湃的愛,正正是我想要的那種爸爸。」原來白只爸爸非常內歛,任何喜悅憤怒都藏於一副木納面孔。張繼聰便憶起當日白只在台灣金馬獎奪得最佳男配角,做兄弟的,在家中也興奮得跟老婆相擁而泣,但身在現場的世伯反而一臉平靜。張繼聰說︰「當鏡頭影到世伯時,我仲同老婆講這位台灣觀眾幾似世伯喎!」白只說︰「他們衰到私下問我是否世伯親生。」食慣冷麵,突然來碗火辣辣的特辣三哥米線,那份刺激令白只吃得暖入心︰「我好想有這樣的爸爸。」

有萬子哥,仲有老拍檔吳家麗,這組合給予不少朋友無限回憶。

《流氓大亨》結局這幕戲,當年震驚全港,不單是一Take過冇NG,而且劇中已成植物人的Do姐,突然流下一滴眼淚,開創電視劇集Open Ending的先河。(網上圖片)

陪跑都做出最佳紀錄

從訪問所見,這套《今晚打喪屍》,萬子哥明顯拍得好開心,開心在幾位後輩都交到戲給他演。「演員有天份好緊要,話頭醒尾,我都會受他們影響的,因為跟他們做對手戲。我演出時都會看看身邊演員的準備功夫,他們好醒目,自己會因應對手怎樣演去度,同喪屍不一樣,哈哈……」

跟高手合作,兩位後輩都打醒十二分精神,問有冇壓力似乎多餘,不如問如何將壓力化作動力。張繼聰說︰「鄭則仕有同我講過,當你遇到殿堂級演員,不用理會這麼多,跟住跑就是,人家100米跑9秒,你跑到9秒7都會是你的最佳紀錄,今次就好應驗,總之不要想太多,嗌Action我就跟住做,好爽。最緊張的反而是攝影師,驚跟不上或者Out Focus。」

星爺對萬子哥相當敬重,在《喜劇之王》中便有向他致敬,而吳孟達一角本來是想找萬子哥演出的。(網上圖片)

張繼聰白只兩兄弟,讀演藝時已份屬老友,今次終於可以拍住上!

張繼聰夠滑頭,識講嘢,萬子哥笑住提白只可以學習下。(符祥定攝)

快要「登陸」的萬子哥,有病在身,所以來年將會減產,但絕非退休,有心儀的角色都會接拍。「演戲令我好開心,病痛都少一點。」

萬梓良︰演戲令我好興奮!

今次主角除了張繼聰白只萬子之外,更重要是一班喪屍,而萬子哥亦有機會一嘗這股喪味,化行個喪屍妝。「化妝師噴上粉底是冰涼的,然後天氣熱,你會流汗,於是又要用風筒吹乾,又冷又熱,真係正常人都變喪屍。」自己都還好,眼見一眾臨記化好妝要等足12小時,情況就更苦。

萬子好戲就大家都知,在片場上,他甚至在不自覺間成為一名戲劇導師,因為他一舉一動,都被在場的後輩密切留意,希望從中偷到一招半式。今年即將踏入60歲的萬子哥,一直以來都以演戲為終身事業,可有想過作育英才?

萬梓良說︰「好耐之前,King Sir有叫我做過一堂客席,試過了,興趣不大。今年都60歲,完成手頭上工作後,都有退休計劃,就算要工作,我還是會揀演員。做演員得到的滿足感是最大的,演戲令我好快樂,好興奮,就算身體有不舒服,只要演上一個角色,所有事都會忘掉,所以做演員是最快樂的,最能發揮自己。」

場地提供:TOWARD Studio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