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直擊.戴偉浚】「我是職業球員,便要想和做職業球員的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英國,是以實力決定一切的地方。

只要你有一項技能很突出,英國人便自然會尊敬你。

足球亦是,不分種族、不分膚色,你有能力便會獲得認同。

來自香港的18歲小將戴偉浚,便是在這種地方成長。

香港01記者蘇子暘 英國直擊

戴偉浚成為職業球員,一切生活都以足球為先,包括不會喝凍飲。(蘇子暘攝)

戴偉浚於貝利的生活(按圖放大)

+2

沒有太多人知道戴偉浚的消息,因為他早在11歲便和父親移民英國,亦很少出戰香港隊比賽,除了他年輕時的小南國及港青隊友,很少人對他有印象。

記者來到曼徹斯特追訪他日常訓練,如球隊在早上10時操練,他當日8時半便到場,練完波後留在基地吃午飯,有時會專程到China Town找按摩師按摩全身,大多時間都是回家休息,因為休息亦是職業球員的工作。

戴偉浚的家鄰近Ashburys站,對於有個記者由香港來到曼徹斯特煩他數天,他淡言說「沒什麼感覺」,對於自己近期成為香港網民最關注的足球員,他又一句「沒所謂,我很少看」,甚至說「媽媽會讀出關於我的報道,但我發覺有篇新聞一半資料都是錯的,我便叫她不要看算了」,說着其聲調很平淡,18歲仔似乎未受外界影響。

出街食飯謝絕凍飲

但外界真的會影響到他?這裏是英國曼徹斯特,不會過香港的蘭桂坊夜生活,亦沒有隊友找你夜蒲飲酒媾女。外面的食物多是漢堡包、薯條等垃圾食物,特別是戴偉浚長大後父親多出外工幹,自己一個人生活很少出外吃飯,通常每次出街便買3、4天菜,自己在家煮飯。打開雪櫃,都是紅白綠色的食物,「主要吃雞肉和白飯,以前我不吃羊肉,受不了它的騷味,但不吃紅肉又不會有力」,就算出街食飯亦謝絕凍飲,全因中醫說對身體不好。

戴偉浚身處和香港完全不同的世界,再說,他對這個很悶的地方一點都不介意。

媽媽會讀出關於我的報道,但我發覺有篇新聞一半資料都是錯的,我便叫她不要看算了。
戴偉浚

戴偉浚(上排右二)曾效力小南國,當時與陳俊樂(10號)份屬隊友。(戴偉浚提供)

戴偉浚兒時珍貴圖片(按圖放大)

4歲時戴偉浚便跟父親踢波,8歲左右開始到小南國訓練,合作過的隊友有陳俊樂、梁諾恆、姚浩明、劉浩霖等,後來小南國改為東方,兩三年後戴偉浚「一腳踏兩船」又踢香港巴塞足球學校,全因貪其有機會出國比賽。

「可能自己小時候只得踢波,令我很喜歡足球;出外比賽見到別人水平比我高、球場又靚,令我下定決心要到英國。」家人的支持是最重要,幸好父親又熟悉足球,對兒子大力支持,戴偉浚便於11歲移民英國。這個決定必然難下,戴偉浚亦記得7年前朋友的冷言冷語:「很多人都覺得我們傻了,在英國哪有可能踢得到?有教練直接說已留定位置給我一年後回來踢,覺得我衰硬。」

7年前朋友冷言冷語

在此重申,戴偉浚承認小時候不是跑得最快或身體最強壯,天份亦非最高,不過亦在比賽中拿過最佳射手及MVP等獎項,他指下定決心當職業足球員、遠走英國學法都是「博一博」。

要進步便要在很累的狀態下訓練,才能令體能和技術進步。如果累便不練,夜蒲完又請假,這種態度很難進步。我試過在貝利青年隊比賽時,發燒都落場比賽,你不踢又少了個進步的機會。
戴偉浚

來到英國入讀Bradfield College和雷丁青年軍,當時差不多每星期都練足6日波,幸好戴偉浚自少有補習英文,溝通還不成問題,只是第2年、第3年開始便開始感到吃力。「外國人比我早發育,在青年比賽,如果你力量較強便很容易贏,那時起我在雷丁上陣的機會便愈來愈少。」民已移,就算多難捱都要捱下去,球會沒得上陣,自己便找當地較小型的Local club及Sunday League,結果連同原有的校隊,試過4日踢4場波,幸好年輕人新陳代謝較快,多踢幾場都頂得順。雷丁始終是英超/英冠球隊,水平甚高下教練對戴偉浚說不會有什麼機會上陣,結果他便四出試腳,到過歐陽耀冲當時效力的葡萄牙體育會、又到過葡甲派達德(Piedade),最好笑是考英國會考前一星期,他才到葡超的賓菲加試腳,得到的回覆是「隊內已有太多如自己般水平的球員」,結果只好回英國考會考。

葡萄牙體育會派達德賓菲加皆拒絕

「當時真的沒有溫過書,因為我早已豁出去當足球員。」口裏說不,成績卻很誠實,3條A、5個B,數學更是「A Star」,公平嗎?「這個成績在英國只是很普通,夠讀state university,但不算十分好。」有時上天真的很不公平,如派路等待安察洛堤、亨利等着雲格改造,戴偉浚沒溫書又考到「普通」成績,幸好賭上所有時間的足球終獲回報,由經理人推介下到貝利試腳成功,全職代表他們的青年軍。

這只是小伙子職業足球生涯的開端,雖然戴偉浚踢完第一場青年比賽後,教練已透露想和他簽一年職業合同,但始終由U18跳上一隊的距離很遠,平時在旁看一隊練波更深知自己的不足。那到底英甲的水平有多高?

戴偉浚有時會專程到China Town找按摩師按摩全身。

記者不是足球員,也不是專業教練,難用肉眼分辨出球員技術高低,倒是他們的水平卻「聽」得出來。公開操練當日只得百多名觀眾,沒有打氣聲下主場理應很冷清,但場上球員每腳傳球、射門、碰撞聲都十分響亮,英甲的節奏比港超快得太多了,「英甲可能是全國最難踢的聯賽,球員技術不算最優秀,節奏卻是最快,加上球會間實力很接近,教練要求很高。」據戴偉浚透露,主帥奇勒要求中場球員每場比賽要跑11.5公里,他有場友賽半場跑了6.5公里,還被奇勒指跑得不夠快。

賽後翻看比賽片段

「足球就是這樣,一方面就是製造問題,另一方面要想如何解決問題。」實力差距令戴偉浚想盡辦法去提升自己,早前在青年軍練習後,會到私人教練「補鐘」,試過一周會練多3課,更重要的是不停「睇帶」。「全職踢波後我多了很多時間更專心在足球上,特別是回家後,我便會翻看自己比賽片段。」據指所有球員每場比賽的精華都會放上網,讓球員登入重看,雷丁要求更高,會有教練專門對表現寫下評價,分析一舉一動有何優劣。拍片,香港球會都有,肯定不像英國球員般重複又重複地看,重複又重複地做。

戴偉浚希望全季上陣30場攻入5球。(蘇子暘攝)

戴偉浚於貝利訓練及比賽圖片(按圖放大)

+2

「很重要,單是看自己扭波及別人扭波已學到很多事。」戴偉浚指扭波有3種方法,一是自己身體帶動,即「硬爆」;二是睇準別人出腳時才起動;三是自己引誘對方出腳,即假動作。「年輕時還可以單靠速度橫行,來到英國人人都比你快,便要學懂如何用技術贏波。」說易行難,戴偉浚於休季時,一星期便跟兩個私人教練特訓,最瘋狂試過一周練多7課。

休季跟私人教練一周練多7課

「我是職業球員,便要想和做職業球員的事。你生活要很檢點,知道何時食飯、吃什麼、何時私人練習、按摩肌肉等;生活、訓練及休息,所有小事加起來就有很大分別。甚至練波你看見教練在那裏放雪榚筒,你便要知道教練想你做什麼練習,因為你腦海都只得足球,沒有其他事情。」

成功沒有秘訣,C朗來到曼聯都要狂操健身,美斯到西班牙前全靠父親聘請私人教練一對一練扭波,想贏人便要練得比別人多。「很多人說,你練完波健身,或者練波前健身很不正常,其實這就是高水平球員應有的行為。要進步便要在很累的狀態下訓練,才能令體能和技術進步。如果累便不練,夜蒲完又請假,這種態度很難進步。我試過在貝利青年隊比賽時,發燒都落場比賽,你不踢又少了個進步的機會。」

目標全季上陣30場入5球

這種日復日、年復年重複着同樣的事,就是戴偉浚所喜歡的足球。

「如果你真的喜歡足球,你踢波便只想着贏。」

足球生涯於英甲貝利起步,首戰已後備上陣全取三分,下一步?

「全季上陣30場,攻入5球。」

說出來時充滿自信,過幾秒後霸氣盡失,笑笑口補多句:「應該得啩。」有人說戴偉浚很「寸」,但這也許只是18歲年輕人的直率與靦腆。

請記住他的名字──戴偉浚、Tsun Dai,將來有可能在英冠,甚至英超出現的香港人。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