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一籃球】羅意庭的籃球鬥心來源:阿媽呃我話去香港旅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直以為,自己對羅意庭的事一清二楚。然而翻看去年與他的訪問,「9歲初拍皮球,12歲打入著名的全港青少年籃球聯賽」,我竟把別人的兩年狠狠刪走。沒可能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但不得不承認,為方便為節省時間,我們放棄了追尋事件或人物的來源,就如羅意庭的那兩年。

29歲羅意庭做過兩次「插班生」,一次是廣為人知的北上CBA挑戰,另一次就得倒數19年,南下香港定居記。「阿媽呃我,話去香港旅行」,然而旅行變移民、大屋換公屋、簡體字轉繁體字……對於10歲的他,只要電視仍播着美少女戰士、閃電傳真機、NBA地帶,大概也心滿意足。

20年來,大家顧着看羅意庭有幾寸,入樽有幾輕鬆,背後的成長故事卻未有理會。(曾梓洋攝)

+11
+10
+9

這名南華控衛,出生於廣東深圳,爸爸為香港人,媽媽是內地人,與當年典型居港潮南下的家庭一樣,98年阿庭持單程證與媽媽來港,一家團聚。10歲仔未懂事,要轉校搵屋,阿媽得「要呃要氹」才讓他甘心南下。對於香港的概念,莫過於回歸、單程證、居港權;對深圳河另一面的認知,羅意庭靠的往往是「大台」屏幕的影像。

98年來港   對香港毫無概念

「內地看到翡翠台,自己會睇卡通片,四驅兄弟、足球風雲、美少女戰士,我鍾意Sailormoon因為是主角啊,還有禮服務面俠;也會看電視劇,陀槍師姐、烈火雄心,感覺香港好繁榮,高樓大廈多,自己愛留意波鞋,感覺香港是個容易買靚鞋的地方。」

2000年前,亞視仍有產出,除了TVB阿庭亦愛NBA地帶,張丕德、徐嘉樂、蔡錦豐,98年高比仔首個明星賽碰上告別的米高佐敦,逢星期日上午11時開播,然後10大金球;一切「大台」影像都是香港、深圳20年的關聯記憶。

2005年加盟勁旅南華,至今贏得9個銀牌錦標、5個甲一總冠軍。(資料圖片/陳焯煇攝)

「插班生」重新適應讀書環境,簡體字變繁體字,英文水平低,「上堂根本聽不明白」。不過「屋企人食咩就食咩」,就連由深圳4層大樓搬去石籬邨的200呎單位,羅意庭憶述:「屋企想一齊生活,當時不能夠埋怨太多。」那時候阿庭的香港生活是這樣:12時半放學,速速回家吃午飯做功課,3、4時衝落街場打波,但以前街場龍蛇混雜,所以「有段時間媽媽陪同,我打波,她就看報紙」。

羅意庭表示,曾於亞洲盃外圍賽獲內地球迷打氣,既感動亦是一個肯定。(Getty images)

(資料圖片/陳焯煇攝)

大隴街、荃榮街街場「打躉」練出好勝心

別人感覺羅意庭傲氣滿滿,或以為灣仔修頓、旺角花墟等街場才是他的蒲點。但孕育這個南華控衛的,卻是葵青、荃灣區兩個街場。「石籬邨附近、香港道教聯合會圓玄學院第一中學旁的大隴街遊樂場;第一個入樽在這裏發生,那時候14歲,起初掂網再到板,慢慢拍到框,循序漸進,最後得咗。」當時於全港青少年籃球聯賽打出名堂,他亦轉至荃灣荃榮街遊樂場「打躉」:「熊貓酒店後面工廠區,那個場我們俗稱東亞,那時有個不文明規定,最勁的人只會星期五、六到場。」街場人生哲理就是「跟隊」幾十隊,輸波麻煩等幾個鐘,「所以訓練出一種好勝心、鬥心」,羅意庭說着。

11年南華生涯見證不少高低起跌,惟不變的是羅意庭的鬥心。(資料圖片/鄭子峰攝)

北上CBA重新學習籃球

鬥心不只為南華帶來林林總總的獎項,2010年阿庭決定再做「插班生」北上重新學習籃球。從小到大眼看職業球員身光頸靚,惟那時候加盟CBA(中國職業籃球聯賽)球隊福建潯興,練習休息飲水30秒,樽蓋未開好就得準備衝回場內;就連普通「3人8字」熱身,亦得全力衝刺,每分每秒亦費精力。「大陸職業訓練,一星期有11課,只有星期日和星期四朝早休息,我計計,原來那時候一星期等於香港一個半月的訓練量……教練要求好高好高,不是跑,是要你衝,任何訓練都是衝!在CBA我才知道,當初在港接觸的籃球,原來是這樣基本。」

還記得今季銀牌,那天羅意庭攻入17分、尾節更轟入3個三分,他指「很久亦未感覺如此的無拘無束」,那個笑容相當真摯。(資料圖片/李澤彤攝)

5年CBA長征後回流南華,縱使至今場內對他的噓聲未有減退,但這幾年羅意庭的確多份穩重,跟我們一起笑着Klay Thompson與他的「輕鬆入樽」,亦滲透出份外幽默。惟20年南下北上南下,不變的又會是什麼?

「每件事做想到最好的態度。」羅意庭說。

無論喜歡他與否,香港、甲一還得需要更多的羅意庭。

(資料圖片/陳焯煇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