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大運直擊.專訪】石偉雄愈「熟」愈吸引 從傷患低谷學會忍耐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倫敦奧運,我坐在電視旁,聽着訪問中的男生哭泣,他一直哽咽,介懷自己失手。

那時候我卻想:「究竟他用哪種髮泥?為何翻騰後頭髮沒塌下?哭起來也很美啊。」 5年後,轉了髮型,頭髮蓬鬆自然;他稚氣不再,受右肩手術影響而暫別賽場16個月,眼淚亦不再。

等待最叫人揪心。但石偉雄說:「沒有責怪自己。從來努力不代表有回報,靠的還有天時地利人和。」

香港01記者楊宇翹、梁鵬威 台北直擊

對「石仔」於賽場上的深刻印象,緣於2014年仁川亞運,那時候在舊公司修葺報道版面,他憑跳馬摘金創歷史,「石破天驚」好像從此誕生。那天起我們洞悉到香港體操的可能,也期待着里約奧運。惟隨着時間流逝,一班沙場老將如吳翹充、黃曉盈和石偉雄,飽受傷患困擾。起跑、踏板、飛躍、落地,台上一跳不消十秒,台下除了苦功,或者更需要耐性。

(楊宇翹攝)

(楊宇翹攝)

石仔去年4月完成里約熱內盧奧運測試賽後,返港施手術治療已斷裂的右肩筋腱,回顧當日決定「開刀」,他未有想過後顧之憂:「沒有害怕之後的事,一知道入不了奧運,就『的起心肝』返港做手術,因為愈早解決愈快復出,所以心情都是平靜,就當自己休息一下。」

然而「小休」長達16個月,好動的石仔於康復期間心癮難奈,未能復操坐立不安,就算去年11月重踏訓練場,亦一直為做好動作而心急,狀態和技術未如從前,他就會急躁起來。「契機來的。無論你是任何水平的選手,勞損也好、意外也好,它總是找着你。受傷是迫運動員去接受、迫你等、迫你要安安靜靜面對。」石仔也隨着這次休養,迫出耐性來。近日因咳漱不停而自怨自艾的我不禁問:「受傷,有冇怪自己?」

(楊宇翹攝)

+2

石仔想了一秒道:「沒有責怪自己;從來努力不代表有回報,靠的還有天時地利人和,我對體操的感覺依然,會玩到玩唔到為此。」髮泥身外物;男生,愈「熟」愈吸引。

(楊宇翹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